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七章听雨山庄,名震江湖(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送走了星尘,结束了楼外楼这场不大不小的乱局后,秦无忧四下看了看,见走了那最该死的柳浑后,便出言问道:“柳浑人呢? ”


        

“早走了,那可是一城之主,半步天玄境的存在。谁能拦得住他?


        

不过,我们也该加快速度了。柳浑的出现绝不简单,还有六大世家,他们来的未免也太快了些。


        

那天辰子是看在剑圣旧日情面上,只派了个星尘来拖住秋雨,倒并无杀心,反有相帮之意。可别人,就没这么心慈了。”晟风枫认真道。


        

“跟我来。”


        

同样认真起来的月秋雨说着,便先一步上前带路,径直出城而去。晟风枫收起折扇,自怀中取了一锭银钱,扔向那已经走了老板的酒肆后,便同秦无忧一起,快步跟了上去。


        

出了天幕府,三人又走了小半个时辰,方才停步在一处两岸危乎高哉的悬崖峭壁与中间湍流不息的峡谷前。


        

被眼前峡谷所吸引的晟风枫轻摇折扇,不禁感慨道:“九曲回肠十八弯,百步九折终长叹。


        

怪不得世人寻不到罗生堂,原来是在这鹤飞不得过,猿度愁攀援的迷惘峡内。”


        

对于晟风枫的感慨,月秋雨嗤之以鼻,全不客气的回道:“过不去,那是因为他们太蠢!迷惘的永远是人心,非这峡谷。”


        

“没想到这么有道理的一句话,竟能从你这般粗鄙之人的嘴里说出来,长进了不少嘛!”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晟风枫勉强算作夸赞道,月秋雨确是没了和晟风枫斗嘴的心思,只是注视着面前的迷惘峡,也可能根本就没把晟风枫之言听进去


        

两人言语间,秦无忧也不禁对这眼前壮景所吸引,紫瞳心眼引动,朝迷惘峡深处探去。


        

见秦无忧如此,晟风枫从旁劝道:“没用的,你那瞳术就算再逆天,也看不尽这迷惘峡的。还是留些力气,对付接下来的麻烦好。


        

这迷惘峡内鹰愁不得飞度,鱼苦不得跃出。内多弯且无尽绵长,水急多险,岔路更是数之不尽。且各处景色又是全无二致,使人分辨不清置身之地为何处?


        

凡入迷惘峡者,尽数被其数之不尽的弯路急流,还有那全无二致的景致所迷失,最后被困死在这迷惘峡内。故而才有了那‘九曲回肠十八弯,百步九折终长叹。古来不得通人烟。’之说。”


        

“星术?”


        

秦无忧收回瞳术的同时,不顾晟风枫之言,自顾自出言道。


        

这次反是轮到晟风枫诧异,转朝月秋雨问道:“怎么回事?此处竟还有罗生堂的守护星术在?”


        

月秋雨不屑道:“罗生堂居于墓林深处,有那老家伙的封禁在,没人能走进那墓林,里面的人亦走不出。不可能也不需要在这迷惘峡布什么守护星术?”


        

“不是罗生堂,难不成是剑圣?”晟风枫试着猜测道。


        

“更不可能!那老家伙一生练剑,根本不会什么星术。”月秋雨再度开口道。


        

“轰!”


        

三人交谈间,迷惘峡内突响轰鸣之音,漫天能量涟漪自峡谷深处爆开,河水随之澎湃汹涌而出。


        

急涌而出的波涛之下,先是三两具尸体偶尔起伏,其所着服饰为藏剑山庄弟子,跟着便是七八个官兵相继飘了下来。


        

“刚刚忘记说了,还有人被困在那星术里面。”秦无忧出言补充道。


        

“呵呵,二当家提醒的还真是及时啊。”


        

晟风枫没好气的说完,看着那些官兵的尸体,跟着开口道:“六大世家这么容易便找到此处,看来那柳浑倒是出了不少力啊,当时该第一个留下他才对。”


        

秦无忧不顾晟风枫的事后言说,转朝月秋雨问道:“我们也该去那墓林了,可有捷径走?”


        

“滋要是我想走的路,那就是捷径。”


        

月秋雨说完,不给两人开口的机会,迈步走近迷惘峡处,并摸出一支响箭,朝迷惘峡深处射去。


        

“啾。。。啪!”


        

响箭炸开,回声久久不绝。秦无忧与晟风枫正好奇间,一叶孤舟便自迷惘峡内顺流而下飘出。三人顺势,先后跃入。那孤舟便自主倒行,逆流而上,驶进峡谷深处。


        

孤舟一路逆流而上,行的极快,丝毫不受那湍急的河流影响。而河水里顺流飘下的尸体也越发多了起来。当中官兵居多,六大世家的子弟亦不外如是,还有那楼外楼内声称要屠了秦无忧的一众江湖宵小,此刻也莫名成了这河内亡魂。怕是他们临死前连来此所为何事都不清楚。


        

那两侧峭壁更是惊险无比,密林奇石随处可见,当中猿啼鹰鸣,任意游荡。让秦无忧为之在意的是,这两侧断崖峭壁正中,摆了许多悬棺。连晟风枫与月秋雨二人也是不知这悬棺出处。


        

“罗生堂下,断情绝生。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河尸体,当中可不乏破境强者在。”晟风枫再度感慨道。


        

“现在知道了吧?就算是你进来,一样也得给我飘着出去。”月秋雨从旁很是不客气的开口道。


        

“有人在那。”


        

晟风枫还想争辩,秦无忧却是凝视着身侧一处峭壁悬棺之上,先一步开口道。


        

两人顺秦无忧目光看去,那悬棺之上却是空无一人,遂将询问的目光转向秦无忧。


        

“一个女人,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操控星术之人。”秦无忧主动回道。


        

“一个女人?星术用的如此玄妙,还敢与天下人为敌,行踪又是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北洲本就少侠,且都在我四姓眼底,可这等奇女子之前竟是闻所未闻!”晟风枫轻摇折扇,自语间朝月秋雨看来。


        

“不知道!那老家伙从不准我参与罗生堂之事,他也不肯来此。除了必须我知道的以外,其余的都是他喝的烂醉时,我套出来的。此处,我也是第一次来。”月秋雨朝晟风枫开口道。


        

“是谁不重要,她出现了,我们还无恙,那便证明不是针对我们。”秦无忧从旁说着。


        

如秦无忧所说一般无二,孤舟一路急行,确是没有半点阻碍,更没有那百步九折终长叹的苦处。


        

孤舟一路过山关,出水路,行了近一柱香的时间,便出了那迷惘峡,行至一方山光水色,风轻水软的开阔湖面之上。


        

孤舟速度放缓,荡在这绿水湖面之上,一眼望尽,整个景致浑然天成,没有半点人工点缀之处。这极尽山水之美,不需添,亦不可添。


        

眼前三山环绕,薄雾袅袅,但也依稀可见远处青山绿翠。那所见之美景又尽是隐约映于碧湖之上,彼此辉映,成一处极美之地。


        

孤舟荡散倒影,晟风枫折扇轻摆,立于船头,享受着天巧之功,不禁感慨道:“如此绝美之地,就算是终身封禁,亦不枉此生。”


        

“如此,那你便留在此处守这墓林好了。”


        

月秋雨全不客气的打破了晟风枫的自我熏陶之意境,手中刀剑出鞘,离水剑意朝身后碧湖挥出,孤舟便也借其反推之力,朝前方岸堤而去。


        

行至岸边,三人陆续下船,眼前近景却是又换了个模样。失了刚刚那山水之美,转而换上了凄凉之意。面前尽是残碑荒冢,凌乱于岸堤山脚之处,数不清有多少英灵葬于此处。


        

离三人大概十步远的距离外,那不知生了多少年的垂柳嫩枝,刚好遮着一块上书“墓林”二字的石碑。其余的残破碑铭上便再无半点字迹,寻不到这墓林荒冢立于何时,所葬又为何人?


        

月秋雨第一个上前,朝墓林行了一礼,秦无忧与晟风枫亦随同,以示敬意。


        

礼毕,月秋雨不再前行,而是提着刀剑,跃身翻上垂柳,随意选了个舒适的位置依刀剑而坐,静候来人。而这方如诗如画的天地内,时间流转也变的安静,小心起来。


        

三人仿佛忘了时间,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直到那绿湖水面涟漪再度泛起波纹。


        

“我们不走了,他们也该绝路于此了。”月秋雨望着来时方向,说过,跟着沉声道:“擅闯墓林者,绝生于此!”


        

对于月秋雨如此,秦无忧微微一笑,随手化了根七节紫竹出来,在手中把玩间,悠悠然道:“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


        

晟风枫亦没有如往日一般拆台,反是化玉枫扇为星玄针在手,甩了个棍花后重声落地,随之开口道:“听雨山庄,名震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