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六章石头剪刀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不杀我的理由?”


        

柳浑自问过后,再度出言道:“秦侯爷动辄便要杀人,莫非真如江湖人士所言一般,要做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不成!”


        

“那是本候的事,与你无干。在你死之前,本候想知道,你到底干嘛来了?”秦无忧出言道。


        

“生死誓约已破,罗生堂再无活路。侯爷预行之事不可为,柳浑特来此奉劝侯爷迷途知返,莫要再执迷不悟下去了。”


        

“我若是说不呢?”月秋雨从旁,沉声反问道。


        

“秦侯爷非要自寻死路,那便怪不得下官了!”柳浑突然提高声音道。


        

声入楼外楼,整个楼外楼立时安静下来,尽数朝声源这边看去,让本来因为吵嚷而高声报菜名的店小二口中的“红梅落雪”顿在原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街上路人早以尽数散去,目及之处,只剩柳浑与秦无忧三人对峙中。


        

“秦侯爷?哪个秦侯爷?”


        

“还能是哪个秦侯爷?北洲还有第二个秦侯爷吗?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楼外楼内,那本来在喝酒的一位带刀男子,说话间,弃下酒杯,提刀便跃窗而去,第一个朝秦无忧劈了下来。


        

“砰!” 记住网址m.dzs5.com


        

刀剑出鞘,离水剑式挥出,那男子还来不及近秦无忧身,便如冲上来时一般,利落的倒飞回去。


        

顶流八品的武道修为,如此轻易便被击溃,且再无半点战力。如此手段,让楼外楼内一众人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啥也不是。谁给你们的勇气,也敢妄称江湖豪杰?”


        

月秋雨看也未看那倒在摊位上的男子,很是平常的朝一众人开口道。


        

看着被月秋雨激怒的一众目光朝这边看来,晟风枫很是无奈的朝月秋雨说道:“一定要这样解决问题吗?低调一点不好吗?”


        

“他们不配。”秦无忧从旁火上浇油道。


        

“疯了,都特么的疯了。”晟风枫摆开折扇,努力说服着自己保持风度,千万别跟面前这俩傻子计较。


        

秦无忧三人如此全无所谓的态度,将众人最初的那一点惧意彻底被怒气冲散。所有人双目圆瞪,杀气冲霄,叫嚷着誓要将面前的魔头灭杀于此。


        

“明明是你出手打的人,他们为何还要杀了我?”对于一众人的聒噪,秦无忧满是不解的出言问道。


        

“邪宗首座,年轻一辈翘楚,江湖中谁人不想靠杀了你扬名立万?最主要的,三当家有个不讲道理,还贼护犊子的师父在,北洲没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他出手。”晟风枫自一旁出言解释道。


        

“秋雨,我听雨山庄——三当家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一人一剑,力压江湖群雄,从此以后你便是天下第一了。”对于众人对自己的喊打喊杀,秦无忧全不在意,依旧不急不缓的朝月秋雨开口道。


        

“哼,谁稀罕?”月秋雨无动于衷道,丝毫没有要再出手的意思。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开口道:“麻烦总要解决,必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才行。既然大家都不想,那不如用最公平的选拔方式——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输的人上去打,如何?”


        

两人被秦无忧说的一脸莫名,不知那石头剪刀布是为何法?


        

秦无忧再度叹了口气,方才开始细心的解释起规则,并在两人很是赞同的目光下,把第一次便输了的月秋雨送了上去。


        

看着月秋雨无奈出手的表情,晟风枫很是满意的回味刚才的石头剪刀布,并看着自己出的“剪刀”,自语道:“有趣,着实有趣。此法绝迹称得上是我北洲有史以来最公平的选拔人才方式。”


        

月秋雨嘴上则很是不爽的抱怨着运气不佳,并提着刀剑上前,立身于众人面前,先做了个嘘的手势后,方才指着身后的秦无忧,开口道:“我辈江湖中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就在我身后,哪个想替天行道的,上来一战!赢了我,那魔头的性命便是你的了。”


        

语毕,除了零星的叫嚣之音偶尔自人群中传出外,却是无一人敢上前与月秋雨一战。只是进又不进,退又不退,畏畏缩缩的僵在原地。


        

“好!这是要一起上吗?那我便不客气了。”


        

碍于剑圣的存在,众人明明没有出手的意思,却是被月秋雨理解为群起而攻之。


        

下一瞬,不容分说,月秋雨手中刀剑的离水剑意便再度挥出,并主动飞身冲上。


        

离水剑式,剑圣绝学。本是毕生难得一见的无上绝学,如今近在眼前,众人却是来不及惊叹,因为剑意锁定的正是自己。


        

“嗡!”


        

漫天能量涟漪瞬时扩散,离水剑意炸开,凭空生出漫天水花,挥洒在众人脸上。


        

那被人推到最前面,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本以为必死的中流六品的男子,感受着面上的水珠,庆幸自己竟能在离水剑意下活下来的同时,急朝月秋雨所在看去。


        

眼前,一位身着风岚山道服,面上稚气犹存的星尘不知何时出现在那男子面前,以双手硬接住那离水剑式的刀剑,面上依旧是谈笑风生。


        

“你就是剑圣前辈的弟子,月秋雨?”星尘带着笑意问道。


        

“你又是谁?”月秋雨反问道。


        

“那便没错了,打的就是你。”星尘得到了确认后,双手松开刀剑,引动掌势,主动朝月秋雨拍下。


        

“风岚山?他是星尘!


        

兄弟们,风岚山的人来了!我们一起杀上去,诛杀魔头——秦无忧!”


        

眼见月秋雨被星尘压制,抽身不及下,人群中再度有人叫嚷起来。一呼百应,本是畏畏缩缩的一众江湖宵小,纷纷提刀朝秦无忧冲杀而上。


        

“嗖嗖嗖。。。!”


        

七道紫竹自秦无忧手中分射而出,哀嚎之音应声而起。秦无忧看也未看那一众人,便借紫竹移形换影,与月秋雨合力,朝星尘攻杀而上。


        

“唰!”


        

玉枫扇摆开,晟风枫依旧是一副风雅之姿,自语叹道:“唉,果然还是不能给傻子勇气,太麻烦。”


        

晟风枫说着,很是风雅的端起酒碗,送入口中的同时,看也未看身后一眼,便抬起玉枫扇,格挡住刺向自己后心的一剑,并暗自用力,将出剑之人震退。


        

“等一下!玉枫扇?是玉枫扇!他是启城的枫三少!”人群中,终是有人认出了晟风枫,出言喝住了一众人。


        

知道自己省去了这麻烦,晟风枫长舒一口气,再度为自己倒了一碗酒,放到鼻下嗅了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再度自语道:“傻是傻了点,好再还算有点见识。”说罢,便朝众人开口道:“既以知道本公子身份,还不速速退去!有些事,不是你们这些宵小可以随便觊觎的?”


        

“我等有眼无珠,还望枫三少莫怪。”最先认出枫三少的那人,朝晟风枫施了一礼,便带人退开。


        

如此轻松解决了眼前麻烦,晟风枫换了个姿势,继续品着那全无味道,却怡然自得的烈酒,转向还在同星尘苦战的秦无忧与月秋雨二人。


        

“砰!砰!”


        

三碗烈酒入肠间,又是两道劲力爆开。被不住逼退的星尘连出两掌轰退秦,月二人后,借势退出刀剑攻击范围外,并抬手示意二人停手,并朝秦无忧出言道:“几日不见,武道还是不入流,不过本事倒是厉害了许多,差点我便打不过你了。”


        

“本来你也赢不了。”


        

“那是因为你们以二打一,此非丈夫所为,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


        

“凭什么?”


        

“这样公平!”


        

“呵呵。”


        

秦无忧笑了,被面前如此认真的星尘逗笑了。


        

笑过,秦无忧指着一旁自顾自饮酒的晟风枫,回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公平?你若非要公平,那便是我们三人一起,同你一个人打。”


        

“三人一起,我没机会赢。不过师尊有命,此次下山,星尘要与剑圣传人一教高下才可。”星尘出言道。


        

“然后呢?”


        

星尘思索了少顷,方才开口道“师命难违,此战必有结果才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星尘说罢,便纵身而去。


        

眼见星尘身影消失,秦无忧口中隐忍的那口心头血方才喷出,并转朝身旁的月秋雨出言道:“刚刚那一掌,我不相信你一点事都没有。”


        

“我忍着。”月秋雨强忍着,回道。


        

晟风枫也轻摇着折扇自那酒肆走出,自命风流道:“以一敌二,还有这般手段,此子确是不凡。”


        

秦无忧全然不顾,看着星尘离开的方向,朝晟风枫发问道:“审判王庭管不管卸别人一条腿的买卖?卸他星尘一条腿,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