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五章排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欸,诸位,听说了没有?江湖第一大世家——风岚山里的那位八大玄门封号之一的天辰子收了个关门弟子!好像是叫什么星尘的?初露江湖,便夺了个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号,力压其他五大世家。”


        

“那可是玄门封号看上的弟子啊!可惜啊,咱没那个机缘,被玄门封号收去做徒弟,哪怕入风岚山的门也好啊。”


        

宇国南边,秦川下游。云州,天幕府界内,城中第一大酒楼——楼外楼的大厅里,如今坐满了各路江湖中人。各类消息,便也就随之开始纷飞了起来。


        

刚有一人感慨过后,便又有人接话道:“年轻一辈第一人?我看不见得吧?这年轻一辈第一人,当是那秦无忧才对!”


        

“秦无忧?他又是何许人也?”有人出言问道。


        

“秦无忧你都不知道?兄弟怕是才出江湖闯荡吧?


        

他可是军神——秦帅之后,如今的我大宇帝国护国军候,一人便力压启城四大贵姓。那可是四大贵姓啊,全然奈何不了咱们这位新晋小侯爷。他手下的秦家军更是勇猛无敌,硬是杀的六大世家之一的长白岭封山不出,只因他们动了秦家军中的一位将军而以。”


        

“还有呢!听说他如今以是邪宗首座,新任邪王了。前些时日的英雄帖之约,诸位可都知晓?那英雄帖要屠的魔头就是这秦无忧!


        

山城一战,六大世家,天下诸英雄合力,硬是奈何不了这秦无忧,反是被秦无忧一人杀的血流成河,无功而返。”


        

“这么神?为何我以前从未听说过?”


        

“所以说你是新闯荡江湖的嘛!一年前,龙渊禅院名动江湖的惊天之物,你可听说过?听闻那惊天之物最后便落到了那秦无忧身上。我猜应该正是那惊天之物,成就了如今的秦无忧。不然怎会十多年岌岌无名,一朝名震江湖!”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可惜啊,如此惊艳之才,不去做那万人敬仰的护国军候,反是自甘堕落,去当那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与我整个江湖为敌!


        

就是不知日后这星,秦二人一正一邪的对抗,到底是谁能压过谁一头喽?”


        

“这位兄弟言之过早了,名震江湖的可不止他们两个,这一辈的江湖风云榜那真算的上是风生水起,人才辈出啊。


        

先不说那星尘与秦无忧,还有剑圣的弟子也出山了,如今的听雨山庄三当家,刀剑——月秋雨,也是位响当当的人物。小小年纪,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闯了个武林盟出来,如今大有跻身第七大世家之列,与你说的那两人不相伯仲。”


        

“还有,还有,大雪山出了个冷莲。听说也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寒冰绝脉。其背后又有大雪山这等势力支撑,想来他日成就必定非凡。”


        

“云梦泽的瑶光仙女也是位神秘的存在,听说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其武道修为如何?”


        

“我辈得才俊如此,那魔头秦无忧就算再逆天,也定然是邪不胜正!”


        

。。。。。。


        

一个个名字,自一个个陌生之人口中吐出,酒楼内的谈笑之音越发嘈杂起来,从江湖各路新晋高手到近日来的江湖奇闻,再到哪家的女弟子出落的让人垂涎。一道道消息连同酒香一起,飘离出楼外楼,传到其临近街边的一家小酒肆内。


        

酒肆临街而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简陋棚子,里面三两桌客人,几个小菜,一大碗烈酒,虽然没有那楼外楼气派,但这酒招棋下,倒也不失那几分豪烈之气。


        

酒肆靠街边的座位上,摆着三碗烈酒。喝酒的人是三位俊朗少年,生的都极是好看。一位身侧放着一把似剑的长刀,一位手摇折扇,很是潇洒,还有一位面上一副懒散之貌,自顾自的喝着碗中的烈酒与桌上的小吃,但他那一身衣衫,却给人说不出的舒适感。


        

“听见了没,年轻一辈里没有你!”自听雨山庄一路赶至此处的月秋雨朝晟风枫开口道。


        

“四姓贵族的子弟是不算做在内的,若是真把我们算进来,那这江湖便没有别人什么事了。” 晟风枫全然不在意的回过,转朝秦无忧问道:“山城之行,枫未得一见。不知那星尘可真有他们说的这般厉害?”


        

“之前我打不过他,现在能与他战个平手。不过若论年轻一辈第一人,我俩都不配。”秦无忧从旁问道。


        

晟风枫收起折扇,感兴趣道:“哦?那又是何人?竟能让二当家如此高看一眼?”


        

“真若论江湖年轻一辈第一人,当属龙渊禅院那位无尘小禅师才是。”


        

“倒是把她给忘了。”晟风枫猛然响起来道。


        

“比起那无聊的排位,我更想知道我们为何要选在这里?而不是去那酒楼。”秦无忧指着楼外楼,再朝晟风枫开口道。


        

晟风枫很是认真的整了整衣衫,一脸认真的回道:“我等过路之人要的就是行路之上的风雅之感,这酒肆最是合适。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此行乃是逆势而为,当低调才是。”


        

“这就是你所谓的低调?”


        

看着满街路人朝这边侧目,秦无忧从旁开口道。


        

云州算不上富庶,但临近南越,两国互通有无下,倒是多了许多商贾过客,自也能称得上繁荣。这街上往来之人许多,凡是路过这小酒肆,尽数侧目向三人流连一看,尤其是女子居多。


        

对于如此结果,晟风枫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本公子的潇洒风度是与生俱来的,就算再低调,也掩盖不住,谁让本公子如此优秀呢?”


        

“你要脸不要!你是山贼,自称什么公子?”月秋雨从旁开口道。


        

一路之上,受不住二人每每主动争取机会互相叫板,秦无忧便出言打断道:“我们为什么要来云州?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秦无忧说着,指着楼外楼内的一众江湖人。


        

晟风枫耸耸肩,示意月秋雨的同时,出言道:“他带的路,你得问他!


        

这罗生堂是不能触碰的昕秘,连我这个晟风家新主都还不知道他们在何处?那群自诩为江湖豪杰的宵小,不可能会知道。想来是被六大世家的动作所吸引,跟风而来,应该还不知道是罗生堂之事。若是知道,定会比如今要兴奋许多。”


        

“知道又何妨?小爷我会在乎他们?给他们十条命,也碰不到我罗生堂半点!”月秋雨从旁开口道。


        

“你刚刚说救罗生堂是逆势而为,又言他们若知道是罗生堂,会更加兴奋?这罗生堂到底是惹了什么众怒?”


        

提及此事,晟风枫不禁叹息道:“呵呵,所谓的众怒与大势,不过是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而已。”


        

“谁的?”


        

晟风枫回道:“整个江湖,整个天下的。


        

罗生堂,第一个举起反抗那腐朽的厉朝大旗的势力。那时的罗生堂揭竿而起,一呼百应。厉朝多番围剿都奈何其不得,堪称这江湖上第一大势力。


        

也正是因为罗生堂的出现,拉开了北洲的乱世。各大诸侯自立为王,纷争不断。才有了后续的多年征伐,致使民不聊生。


        

只可惜罗生堂树大招风,引起众怒。不知是谁起的开端,将这乱世之罪归结在罗生堂一家头上。风岚山便是借此发下英雄帖,号召天下英雄齐讨罗生堂,又有厉朝官军在外围堵,最后罗生堂寡不敌众,终究还是败了。


        

败在了这个天下手里,被扣上了个武林败类的帽子,自此在江湖上消失。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罗生堂除其首领——岳阳老堂主殒身外,其余遗脉都得以存活下来。前提是双方立下生死誓约,罗生堂遭永世封禁,从此不得重出江湖。


        

那次围剿,对罗生堂下杀手的是拥有八大玄门封号的天辰子,而出手封禁他们的人,就是——剑圣。


        

想来秦帅与剑圣之间的情谊,应该便是因此事所结。毕竟罗生堂对于剑圣前辈来说,可不单单是江湖大义这般简单。


        

岳阳老堂主与剑圣乃是至交好友,老堂主夫人更是剑圣前辈朝夕相处,一同长大的师妹。


        

至交好友身死,自己却还要与师妹断情,亲手将其封禁。这般苦楚,非肝肠寸断不可解脱。就算是饮尽那山城的忘忧苦酒,又能如何?”


        

晟风枫接着补充道:“传闻,后来剑圣又自罗生堂中抱了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出来。四姓氏族得知后本想将其斩尽杀绝,却是那天辰子出面作保,把这孩子留了下来,收在剑圣身边抚养成人。”


        

晟风枫说完,将目光转向一旁不知何时沉默的月秋雨,感慨道:“苟利众生,死生以之!


        

这个浊世,对与错,功与过都由那胜者去分说。有些事情我左右不了,也改变不了。但在枫眼里,岳阳老堂主才可谓称得上是‘英雄’二字!”


        

“英雄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死了?不识时务,妄想蜉蝣撼树,与蠢货何异?”一道苍老又满是傲气的声音,打断了秦无忧三人的聊天。


        

“你是谁?”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一位握着宝刀,满脸坚毅之色的男子,秦无忧出言问道。


        

“天幕府——柳浑,见过侯爷。”来人很是敷衍的朝秦无忧施了一礼,回道。


        

听见柳浑这个陌生名字,秦无忧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晟风枫。


        

晟风枫会意,开口介绍道:“天缺刀——柳浑,半步天玄境的存在。这北洲少侠,以前他算一个。不过现在。。。”晟风枫顿了一下,接着开口道:“现在成了闻人家的家臣,天幕府的城主。”


        

秦无忧原来如此的点了点头后,转向柳浑,语气依旧平静的出言道:“你知道你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


        

柳浑点点头:“下官自罗生堂内投诚我大宇帝国,如今身负监守罗生堂一干叛逆之责,自是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柳浑是吧?你现在是在生死边缘疯狂试探,你又清楚吗?麻烦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