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四章可伤,不可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岚山主峰,凌云峰。


        

刚刚送走了奏事长老的岚羽,端起桌上以然凉透的清茶,润了润嗓子后,朝身旁弟子问道:“星尘呢,人在何处?最近没给我惹祸吧?”


        

“回掌教尊人,自上次回山后,小师叔他试着闯了一次师祖他老人家闭关之地,现在应该是跑到青竹峰养伤去了。”


        

“哼,什么养伤?他就是惦记门下那些女弟子。整日里只是对女人感兴趣,不懂勤加修习,成什么体统?去!派人把他叫回来,让他滚到后山闭关去。”


        

岚羽说完,那弟子施礼应下,还未来得及离开主殿,门外便有守山弟子先一步走进,朝岚羽施了一礼后,禀奏道:“掌教尊人,山门外有绿林盟盟主——陈天雄求见。”


        

“绿林盟?这群宵小来我风岚山干什么?不见,速速打发他们离开。”岚羽全不客气的开口道。


        

守山弟子却是没有急着离开,反是接着开口道:“那陈天雄让弟子传个话,说掌教尊人听了,便会见他。”


        

“什么话?”


        

“罗生堂下,断情绝生。”


        

闻言,岚羽猛然愣在原地。片刻后,方才恢复过来,脸色却是变的认真起来,沉声道:“带他来密室见我。还有,此事不准对任何人提起。违者,按门规处置。”


        

本是因为收了好处,随意通传一句话的守山弟子,见掌教尊人如此,自也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匆忙施了一礼后,便急寻那陈天雄而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半炷香过后,那守山弟子引着一身雍容华贵,膘肥体壮的陈天雄,推开了岚羽所在的密室房门,将其引了进去。


        

待房间紧闭,岚羽草草打断陈天雄的奉承之语后,沉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句话的?谁人说与你听?”


        

见岚羽对其如此重视,陈天雄像捡到宝一般压抑不住心间的狂喜,那穷凶极恶的面上挤了一脸笑意,显得极度违和,让人生厌。


        

“陈盟主!回答本座的问题。”岚羽加重语气,再问道。


        

陈天雄连连点头应下,有些支吾着试着开口道:“掌教尊人,小人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掌教。。。”


        

“你这是在同本座讲条件吗!?”岚羽越发不悦起来。


        

陈天雄自是不敢得罪面前这位风岚山掌教,忙低声道:“不敢不敢,小人哪敢啊?小人这也是迫不得已,那武林盟日渐势大,且越来越不讲江湖规矩。


        

身为我绿林中人,劫富济贫以是底线,他们竟然还要保护那些穷苦百姓,不许其他的绿林人士劫掠!如今把我整个绿林闹的不得安生,再这么下去,恐怕整个江湖都要被他颠覆。


        

小人想出手整治,奈何那盟主刀剑——月秋雨背后有着剑圣撑腰,小人有心无力,这才斗胆求掌教尊者主持公道。”


        

“知道了!先告诉本座想知道的,你的事情稍后再讲。”岚羽面色不悦的出言道。


        

分不清状况的陈天雄以为事情有门,便急点头应下并满是谄媚的笑意出言道:“回掌教尊者,前些时日听雨山庄遭变,小人闻之,特意前往查探了一番。


        

小人发现除了我们绿林盟,还有其他人也在。他们当时只是把我等当成了听雨山庄的普通山贼,没有过多理会,这才叫小人无意间听了些秘密。


        

从他们谈话中,小人得知,他们是一个叫罗生堂的势力,那月秋雨就是他们的少主!”


        

“陈天雄,你是如何当上这绿林盟盟主的?”岚羽不管陈天雄之语,而是盯着其逃避的目光,反问道。


        

“小人,小人。。。”陈天雄被问的一时语塞,支吾了半天,也是一句话没有说上来。


        

岚羽也不在乎,收回目光,背手于身后,自顾自的踱着步子,继续讲道:“绿林盟?一群江湖草莽,竟然也敢在本座面前胡言乱语?我看你是嫌命太长了!”


        

突然的变脸,让陈天雄愣住,下意识的跪地磕头,开始不住求饶。


        

“哼!”


        

岚羽冷哼一声,再度开口道:“陈天雄,我告诉你!本座的时间很宝贵,你现在浪费的时间以足够你死上八回了!这里不是你的绿林盟,你是在当本座是你们一般的傻子不成吗?


        

本座现在便告诉你,知道罗生堂还存在的人,屈指可数。你一个小小的绿林盟主,随意偷听了几句,就能知道‘罗生堂下,断情绝生。’还特意跑过来找我风岚山?


        

说!是谁告诉你关于罗生堂之事的!?”


        

陈天雄本想借风岚山灭掉听雨山庄的这点小心思被瞬间拆穿,陈天雄怕了,彻底怕了。不住磕头求饶的同时,哭着回道:“掌教大人饶命,小人说,小人什么都说!”


        

陈天雄一阵求饶过后,方才如实禀告道:“那人自称是邪宗阴鬼派的人,说是可以有办法帮我解决掉听雨山庄这个心腹大患,叫我来风岚山找您说出那关于罗生堂之事。还答应小人,说就算您不管,他也会帮我除了听雨山庄。


        

小人也是一时蒙了心智才信了他的鬼话,出言诓骗掌教尊者。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


        

对于陈天雄的不住求饶,岚羽全然不顾。心下暗自思量陈天雄所言,察觉不出半点漏洞后,这才喝令陈天雄闭嘴起身,并带着一丝杀意,出言道:“指使你来报信之人有没有跟你说过,知道罗生堂存在的人,都得死!”


        

“啊——?”


        

陈天雄刚一开口,惊恐的表情便以定格。其双眼满是恐惧,嘴角大张。而在其胸口处,一道分外突兀的掌印,以然夺走了其所有生机。


        

离开密室,径直奔往后山的岚羽,心下还在不住思量着陈天雄带来的消息。


        

让那陈天雄所传消息之人若真是阴鬼派的话,他们借陈天雄来通知我风岚山,显然是想让师尊出手,来牵制住剑圣前辈出山相助罗生堂。


        

可事及那罗生堂,自己就算明知这是个局,却也不得不按其所谋之局行事。这是个阳谋,化不掉,躲不开。只是岚羽现在还不清楚,他们所图谋的又是什么?


        

山城传回来的消息,那秦无忧还活着,说明无常鬼的邪王之争败了。他此举若只是想借机图那邪王之位的话,我风岚山被利用,就算心有不甘,倒也并无多大干系。怕只怕自己还有什么想不到的,会于己不利。


        

“师兄?师兄?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突然出现的星尘打断了岚羽的思虑,岚羽这才意识到自己以然走进了后山,师尊闭关之地。


        

看着面前无忧无虑,只会惹麻烦的星尘,岚羽想将此事讲明,叫其帮忙分忧。但转念一想,便也算了,说出来,自己只会徒增烦恼,便改而问道:“师尊呢?”


        

“应该还在闭关吧?自从他上次打了我一顿后,我就一直没敢再去见他老人家。师兄你知道的,在山城时,我的落月谪星掌折了他的面子,师尊他一直记恨着我呢。”星尘回道。


        

“你还知道自己给师尊丢人了?那还不知道勤加修习,有脸跑去青竹峰胡闹?”岚羽习惯性的教训起面前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小师弟来。


        

“用不着勤加修习,我当时根本没输,现在还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师尊他生气,只是因为我没赢而已,是他老人家太小气了。”


        

“住口,不得无礼!”


        

岚羽还想继续训斥间,一道浑厚之音先一步传了出来:“羽儿,你来了。”


        

被那声音打断,岚羽这才意识到自己扰了师尊静修,急朝前方施了一礼:“羽儿给师尊请安。打扰师尊清修,还请恕罪。”


        

“说吧,什么事?若无大事发生,你从不会来找为师。”那道浑厚之音再度传了出来。


        

岚羽再施了一礼,方才把陈天雄的到访和自己所虑,全部说了出来,并等候天辰子指示。


        

片刻后,天辰子再度传音道:“知道了,回去吧。”


        

“还请师尊明示,我们该如何行事?是否派人前去看看?”对于天辰子这不算回答的回答,岚羽再度开口问道。


        

“袖手旁观,随机应变就好。该做的,为师十八年前便以做过了。至于是否派人前往,你自行决定去吧。”


        

天辰子话音刚落,一旁的星尘便急着开口道:“师兄,让我去吧?我们风岚山可是六大世家之首,这么重要的大事,怎么能不派人去看看?”


        

“大事?你知道罗生堂是什么吗?”


        

星尘很是果断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也不重要,只要可以下山就好。”


        

“不可能!整天就知道下山胡闹,派你去,我风岚山的面子还不让你丢光了!?”


        

岚羽刚刚拒绝,天辰子的声音便再度传了出来:“就叫星尘一个人去吧。”


        

“师尊,这。。。?”


        

天辰子不给岚羽开口的机会,再朝星尘开口道:“此次下山,你会遇上剑圣传人。届时一定要与他切磋一番,但切记,可伤,但绝不可杀!明白了没有?”


        

“星尘谨尊师命。”


        

星尘面上笑意难掩,如岚羽一般朝天辰子所在的方向施了一礼后,便飞一般的离山而去,不给岚羽向自己交待的机会。


        

大雪山,云梦泽,名剑山庄以及藏剑山庄近乎同时收到了与风岚山一般无二的消息。英雄帖后,刚刚安静下来的江湖,再度开始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