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三章逃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傻子都知道这是要办喜事,就是不知道他要给谁办?莫不是我和夫人?”月秋雨说着,突然来了精神,朝秦无忧发问道。


        

“不对!有杀气,我得先走一步。”


        

秦无忧说着,正要转身离开间,一道如山涧清泉一般欢快的声音先一步传出:“无忧,你可算是回来啦!人家等你好久了!”


        

秦无忧闻声,玲珑步法急催动到极致奔逃下,一条手臂不知何时以然搭在自己肩上,晟风枫的声音跟着传了出来:“还好按住了,不然你要跑起来,还真没人能追的上你。


        

二位当家,山城之行如何?”


        

秦无忧不待回话,另一条胳膊以然被一团柔软握住。一身绿衣,满是欢喜的晟风花吐字生香道:“无忧,这么久不见,想人家了没有?人家好想你呢,每天做梦都能梦见你。”


        

知道逃脱不过,秦无忧索性便也不再逃避,摆脱开晟风花的束缚后,打着哈欠回道:“有人告诉我,当一个人出现在别人梦里的时候,就会夜不能寐。”


        

“是吗!那我以后做梦尽量不想你就是了!不过也没关系啦,从今以后我们就朝夕相处,不用分开了。”晟风花一惊一乍道。


        

“朝夕相处?不用分开了?这是什么意思?”抓住晟风花所言,秦无忧转朝一旁轻摇玉枫扇,看好戏的晟风枫问道。


        

“唰。”


        

玉枫扇收起,不答反问道:怎么不见老四与剑圣前辈?他二人怎么没一同来?” 记住网址m.dzs5.com


        

“回剑冢练剑去了。”月秋雨很是草率的回道。


        

晟风枫眼神微动,一闪而逝后,抬手朝山庄内做了个请的手势,出言道:“茶以备好,二位当家一路舟车劳顿,还是进去叙话的好。”


        

众人步入正厅各按主次顺位落座后,不待秦无忧再度发问,月秋雨先一步开口道:“枉你还是大当家,我有难,你为何不去山城救我?”


        

“我这叫决胜千里之外!若没有我运筹帷幄,你早死八回了!”晟风枫回击道。


        

“你放屁!忘忧酒馆的存在还用你说?江湖中人谁不知?”


        

“江湖中人谁又会知道你那倒霉师父一直在那里醉生梦死?”


        

“那也与你无关!现在赶紧给我说清楚,你们家老二人在哪呢?小爷我现在就要办了他!”


        

“你还长脸了!自己都被人办了,你能办谁啊!啊?”


        

“不服是吧?那现在打一架!”


        

“秋雨,退下。”眼见争执的月秋雨拔出刀剑下,夫人放下茶杯的同时,出言命令道。


        

月秋雨立时收起嚣张之状,很是乖巧的退到夫人身后。秦无忧这才有机会发问道:“说说吧,这几个意思?”


        

晟风枫习惯性的摆开折扇,并四处打量着这满堂红彩,朝秦无忧反问道:“怎么样?二当家,枫布置的可还满意?”


        

“呵呵!你说呢?”


        

晟风枫这才开口道:“二当家人一直在山城,可能还不知道。您的弟弟,护国大将军不日便要北征萧国了。”


        

“宇王动作倒是够快的,可那又如何,与我有何干系?”秦无忧再问道。


        

晟风枫笑意更浓了三分,接着开口道:“起兵之前,宇王送信入秦川,征询一品夫人意见。”


        

“很合理,然后呢?”


        

晟风枫笑意又浓了三分:“一品夫人的回信中,言要见军候夫人一面。王上他恩准了,下旨不日完婚,所以我便把小花带来了,她和你同去秦川拜见一品夫人。”


        

“不可能!我不相信!”


        

提及婚事,秦无忧提高语气,起身回道。


        

晟风枫依旧微笑着将秦无忧按住,再度开口道:“就知道你不会信,所以我把王上的诏书与一品夫人的回信都带来了。不信你自己看,是不是一品夫人的笔迹?”


        

“呵呵,我连母亲长什么样都忘了,你现在给我看她的笔迹?你在同我开玩笑吗!?”秦无忧针锋相对道。


        

“无忧,不要和风风吵架,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晟风花从旁不合时宜的开口道。


        

“小花住口!这儿没你事。”晟风枫朝小花吼过,再朝秦无忧开口道:“秦无忧!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当我想把妹妹嫁给你?要不是小花她瞎了眼非你不嫁,你做梦去吧!


        

现在连笔迹都不信,那你信什么?叫一品夫人亲自来这请你不成?”


        

“福伯呢?他老人家在哪?除了他,我谁都不信!”


        

“去秦川了,自己找去!”


        

“你跟我闹呢!福伯他去秦川干嘛了?”


        

晟风枫反是不再激动,坐回原位,平静道:“夫人还有一封信,要把芊芊妹妹送去秦川,而且还是要福伯带领解语白衣护送。”


        

提及芊芊,秦无忧也安静下来。像忘了因为指婚的争吵一般,朝身后冬雪开口道:“冬雪姐,我累了。叫小花引路,麻烦你帮我收拾一下房间。”


        

“好的,我现在就带她过去。”晟风花很是听话的起身,拉着冬雪离开正厅而去。


        

待小花的欢笑声彻底消失后,秦无忧方才开口道:“都吵够了,你现在可以说正事了。能让你从启城那个暗流汹涌的朝堂上离开,光是婚事可还做不到,事情一定不会简单。”


        

晟风枫勉强一笑:“本来以为事情会很简单,不过现在麻烦了。”


        

“别卖关子,说重点!”月秋雨半点不给面子的说着,就差拔刀相向,只是碍于夫人在场,不敢放肆。


        

晟风枫同样不客气的回敬道:“重点就是你做错了事,得我亲自跑过来给你擦屁股!”


        

“枫老三!别以为夫人在,我就不敢打你?”


        

“月秋雨!别以为你动用了罗生堂,日后就会相安无事!”


        

“罗生堂”三字一出,月秋雨立时沉默下来。眼神里满是认真的盯着晟风枫,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生堂下,断情绝生。”


        

见月秋雨安分了下来,晟风枫自也不再发火,重新整理了下自命风雅的仪态后,方才开口道:“这个江湖,看起来是非生即死,实则不然。只要彼此默契的守着誓约,便没人会真正在乎谁的生死?


        

前提是你能真正的做到如死人一般沉寂,大家便默契的选择去相信你真的死了。可一旦有人打破了这份默契,那便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这道理你可以不懂,但那立下的生死誓约你会不知道吗!?罗生堂已经不存在了,他就不该再出现!”


        

“事情是我惹出来的,与你们无关,我自己会处理的。”月秋雨第一次不同晟风枫犟嘴,语气有些沉重的说完,便独自离去。


        

“剑圣不在,你处理的了吗?我是造了多少孽,认识你们这两个不怕事大的玩意。”晟风枫朝着其背影,连同秦无忧一起,叫骂道。


        

秦无忧终是有机会从旁插嘴道:“发生什么了?”


        

“为了完成夫人交代给他那关于御虫谷之事,三当家的碰了个已经消亡了的存在。所以这次,他们怕是要真的消亡了。”


        

“罗生堂?那个只要是想,就能知道北洲发生过所有事的存在?”秦无忧确认道。


        

晟风枫点头应下:“没错。不过我还不确定的是,此事起因究竟是三当家他碰了罗生堂,还是罗生堂碰了什么更可怕的存在?”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办?”秦无忧再问道。


        

“明日拜堂,然后你差虞美人先送小花去秦川,我们三个去把麻烦找出来,解决它。”


        

“知道了。”


        

“这么说你同意成亲了?”看着秦无忧转身离开之际,晟风枫发问道。


        

“天晚了,早点睡。”


        

入夜。。。


        

听雨山庄内万籁俱静,唯流水作响间,一道身影悄然躲开所有守夜人的目光,溜出山庄,急奔山下而去。


        

行不过三里,那身影忽然顿住,寒光一闪,刀剑出鞘,朝身侧密林处斩下。


        

“铛!”


        

撞击之音传来,刀剑定格在格挡的玉枫扇之上。密林中晟风枫的声音传出道:“你是瞎的吗?老四都比你眼神好!”说话间,两道身影先后自密林中走出。


        

月秋雨收刀剑入鞘,看着晟风枫与秦无忧二人,不爽道:“你们两个在这做什么?”


        

“逃婚。”


        

“抓他逃婚。”


        

秦无忧,晟风枫二人先后开口道。


        

“你又在干什么?”晟风枫反问道。


        

“帮你追他逃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