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一章大会结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位夫人,月将尽落,看来尊上此番入冢怕是难再出来了?”舍利冢外的广场之上,邪宗各分支对峙间,无常鬼躬身朝二位夫人出言道。


        

“老鬼!奉劝你讲话注意些,莫要痴心妄想!就算二当家他出不来,有我月秋雨在,邪王的位子也轮不到你!”月秋雨横刀而立,抢先一步朝无常鬼警告道。


        

“哪里来的无名鼠辈,胆敢对掌门无礼,找死!”同样无需无常鬼开口,站在其身侧的一位身形佝偻的花白老者,立时不忿道。


        

“老东西,凭你也配对小爷我的指手画脚,我看找死的人是你!”


        

说话间,月秋雨手中刀剑出鞘,离水剑式引动,直朝老者斩下。


        

“呼!”


        

一道阴风掀起,直将离水剑式抹去。招魂幡再度祭出,反朝月秋雨而来。


        

“来的好!”


        

月秋雨越发兴奋起来,提剑便欲迎上,却是被身侧一道玉手按住,反将月秋雨拽了回来。冲上去的春夏秋冬四美,各施手段,将那招魂幡挡了回去。


        

“你如今身为御虫谷谷主,不可在朝圣大会无礼。”夫人不痛不痒的语气,朝月秋雨训斥道。


        

月秋雨立时收起乖张,很是听话的赔礼道:“秋雨知错,夫人勿怪。”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对于月秋雨那别有深意的温顺,箫夫人看在眼里,朝夫人开口道:“夫人还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啊!就连这后生晚辈都拜倒在您石榴裙下,俯首听命。”


        

“邪宗大局为重,还望箫夫人不必言语相激,力保尊上一统邪宗才是。”夫人依旧是最初的语气,平声道。


        

“无需夫人提醒,本座知道该怎么做?反是夫人,还希望您也要信守承诺。我暗毒门追随的是舍利冢内的尊上,不是夫人您!”箫夫人再度开口道。


        

“箫夫人放心,他会走出来的。”


        

“夫人如此笃定?”


        

夫人摇了摇头:“我不信他,但我信尊上。他是尊上亲自选定之人。”


        

夫人说罢,不再管箫夫人,上前朝以然亮出刀兵的阴鬼派,还有那一直中立,坐看结局的日月教和天地盟一众,高声道:“时辰还未到,尊上能不能走出来,不是你无常鬼说的算的!


        

就算尊上他真的走不出舍利冢,邪王之位也是由我七大分支首领共同推举出来,不是谁都能随便觊觎的!”


        

无常鬼露出诡异一笑,应下后,转朝箫夫人问道:“敢问箫夫人,假若是尊上出不了舍利冢,您可会推举夫人为新任邪王?”


        

“不必麻烦了!有本尊在,便不会有你所谓的假若出现。”


        

不等箫夫人回话,舍利塔顶,那金光最闪耀之处,一道让某些人听了很是不舒服的声音,先一步传了出来。


        

众人闻声,逆光看去,秦无忧的身影很是随意的依靠在一处顶梁之上,自顾自的把玩手中紫竹。


        

“尊上果然好气运,竟能自这舍利冢中活着走出来!只是不知,现在的尊上还有没有能力做我邪宗首座之位!?”无常鬼语气中带着嘲讽,朝秦无忧开口的同时,更是暗示日月教与天地盟的两位掌教。


        

日月教教主——水无月与天地盟盟主——天仇两人暗自踌躇,不知如何决断下,无常鬼再度开口道:“二位掌教莫要忘了,尊上事何人所推举的?二位曾经又做过什么,想必无需本座多做提醒吧?还请二位掌教谨慎选择,莫要白白断了前程!”


        

“嗖!”


        

不等二人回话,秦无忧手中紫竹以然射出,钉在招魂幡上,刺了个洞出来。


        

“你。。。!”


        

不等无常鬼多说,秦无忧便打断道:“无需他们做选择,本尊来替他们选!”


        

话音落下,塔顶上的秦无忧以然消失不见。不待无常鬼展开招魂幡,身后一道电光以然闪烁着劈下。


        

第一次感觉恐惧离自己如此之近的无常鬼急忙引动招魂幡招架,并飞身闪退。


        

“咔!”


        

电光落下,招魂幡生生被撕扯为两段,零落在地。


        

如此结果,无常鬼久久不肯去相信,死死盯着秦无忧,那因为怒及而不住颤抖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


        

一个明明可以随意碾轧的蝼蚁,竟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刚刚那一击所蕴含的力量绝不简单!


        

对于无常鬼的反应,秦无忧看在心里,面上依旧是懒散之态,语气却是不容拒绝道:“你不服我,要反我,这我不怪你。所以今日我不杀你,但日后若是为恶,本尊诛你阴鬼派满门!”


        

大势已去,知再无机会的无常鬼忍着屈辱,朝秦无忧应下道:“无常谢过尊上不杀之恩。”


        

“还有谁不服本尊为王?”


        

无人上前,整个广场寂静的可怕。


        

秦无忧一一扫视众人后,再度开口道:“既无异议,那自今日起,凡我邪宗教众,当唯本尊之令是从!违令者,诛!为恶者,亡!”


        

“谨遵尊上法旨!”


        

春夏秋冬四美,带着虞美人一众,高声应下,暗毒门也在箫夫人的带领下紧随其后,日月教与天地盟一众自也乖乖的随之俯首。


        

。。。。。。


        

“臭小子,还不给为师滚过来!”


        

秦无忧一众刚刚走出舍利城,剑圣的声音便第一时间传了出来。朝跟在夫人身后,不住嘘寒问暖的月秋雨高喊道。


        

“你滚!你个老东西,小点声!别吵到夫人。”月秋雨看也未看那一直担心自己安危的剑圣一眼,全无所谓的回骂道。


        

“你个混账东西!如此公然欺师灭祖,还不快给为师滚回剑炉练剑去?”被月秋雨如此无视,剑圣再度怒声骂道。只是面上没有半点怒意,反是藏了一丝欢喜在里面。


        

“要滚你自己滚,小爷没空!”


        

“孽徒,你别给脸不要!小心为师逐你出师门!”


        

“求之不得!”


        

。。。。。。


        

看两人怒目圆瞪,谁也不肯罢休的架势,想来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秦无忧无奈摇了摇头,果断选择无视后,朝夫人开口道:“夫人,接下来准备去往何处?”


        

“尊上今日虽是震慑住邪宗部众,但也不过是靠那舍利树一时之威而已。若想真正统一邪宗还远远不够。”夫人开口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点头:“别说整个邪宗了,单就无常鬼一人,他这辈子都不会服我。”


        

“既如此,尊上为何不直接杀了他?”夫人发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我的目的是立威,撕了他的招魂幡已经足够唬住他们了,我为何还要杀人?


        

邪宗是夫人的,无忧从未想过要坐这首座之位,今日之所以如此,属事急从权的无奈之举。日后您便可以我之名号令邪宗,来完成您的大业。”


        

“眼下邪宗有两件事刻不容缓,第一真收拢人心,积蓄力量,蓄势待发。第二找回失踪了的罗浮山。”夫人开口道。


        

“需要无忧做什么?”


        

“罗浮山。他的消失与尊上有关,如今没人知道他在哪?而公子你是尊上选中的人,又有九百载气运加身,或许会有结果。”


        

“罗浮山吗?无忧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