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五十章十六颗舍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无二致的空间,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蒲团,依旧是灰衣老者。与之不同的是,面前的是个大肚能容千斤的胖子,老胖子。


        

“这次不会也是要无忧杀了您吧?”秦无忧先施一礼后,试着出言问道。


        

老者露出笑意,点头应下。那肥嘟嘟的胖脸被挤到一起,给人一种无法言表的“快乐。”


        

知道多说无益,秦无忧便也不再废话,紫竹先发,掌中雷光后至,飞身而上。


        

“轰!”


        

雷法还未来得及展开,蒲团之上的老者以然消失不见。下一瞬,一张肥脸以然印在秦无忧眼前,紧接着腹下便是一股热流袭来。那肥嘟嘟的重拳轰出,秦无忧跟着倒飞而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跌落。


        

“咳咳。。。”


        

天衣没有半点作用,护体紫竹也是瞬时崩碎。秦无忧咳了几口血,捂着痛处起身,看着重新坐回蒲团的老者,开口道:“你个老胖子,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手,也太特么的不讲武德了!”


        

“轰!”


        

话音刚落,相同的位置,又是一道重拳落下,秦无忧整个人被再被轰飞开去。


        

“呸!” 记住网址m.dzs5.com


        

秦无忧吐了口嘴中的血沫后,第一时间退到与那老胖子最远的距离,确定其不再出手后,方才安下心来,开口问道:“老胖子,不是说要我杀了你吗!你先出手是几个意思?”


        

话音未落,老者身影再度自蒲团上消失,重拳又一次落下。结果与之不同的是,秦无忧没有被再度轰飞,而是整个人消散在重拳之下。下一瞬,携着雷光的紫竹以然自老者身后出现。


        

对于秦无忧如此手段,老胖子微微一愣,肥脸略微抽搐了一下,回身硬悍秦无忧的攻势。


        

“嗡!”


        

两道劲力相撞,秦无忧再度不出意外的被弹飞开去,老胖子却是没有再回道蒲团之上,反是一步步走向秦无忧,努力的蹲下那肥胖的身躯,盯着秦无忧,笑语道:“上楼去吧。”


        

说罢,整个人便也化作金光消散。


        

“这特么就结束了?这算怎么回事?你还什么都没教我呢?”秦无忧满是诧异的朝着空荡荡的房间高喊道。


        

有了那无名心法在,如今秦无忧恢复伤势以是水到渠成一般自在。休整了一炷香时间,将那老胖子所造成的伤势养好后,便朝着四层而去。


        

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每上一层,便是一次险死还生,遍体鳞伤,那无名心法却是越发纯熟起来。第十层之后,甚至可以感应这舍利冢内的金光之力,化为己用。


        

一层一层,更上一层。秦无忧以然忘记了时间,只是被那些相貌各异的灰衣老者一连虐了十四遍,直到重新恢复体力,迈入眼前的第十五层塔。


        

“呼!”


        

见眼前不再是蒲团与灰衣老者,秦无忧终是长呼了一口气。奈何还未来的及庆幸自己终是爬完了这“千锤百炼”的舍利冢,眼前场景则立时巨变。脚下地面开始疯狂塌陷,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横于秦无忧眼前。


        

“杀阵!?”


        

可制造如此幻境,聪慧如秦无忧,自是不难察觉这整个十五层以被人布下星术杀阵。紫瞳心眼引动,待看清眼前杀阵结构,秦无忧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暗暗啧舌。


        

那只有耳闻,整个北洲有史以来都从未曾一见的最强星术杀阵——九星杀阵!自己今日竟是能有幸一睹其真容,只是不幸的是,自己如今正身处这杀阵之中。


        

一阵自嘲过后,知待在原地绝非良策后,秦无忧脚下玲珑步法引动,朝深渊对面飞跃而去。


        

脚离开地面的下一刻,杀阵再变。一切不再沉寂,深渊底部烈火猛然燃起。周遭温度随之巨升,整个人立时如坠火炉一般,与上次在启城被药神关入药炉中无异。


        

紫瞳心眼看的分明,眼前一切尽是幻象,可这灼人的烈火确是实打实的。秦无忧丝毫不怀疑自己只要沾上一点,顷刻之间便会化为飞灰。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秦无忧急掷出紫竹,欲引动移形换影离开间,周遭烈风跟着刮起,紫竹顷刻之间被绞杀粉碎,自己行动也开始举步维艰起来。火借风势,风借火势,深渊之火越发猛烈,离自己愈发的近,以是不过咫尺距离。


        

“嗡!”


        

命在旦夕,秦无忧却无计可施间,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一柄古剑自空中飞掠而至,出现在秦无忧脚下,助秦无忧借力越过这烈火深渊,免遭涂炭。


        

“疯子,你越界了!”


        

一道带着沧桑与怒意的老叟之音传出,对那烈火中的古剑警告道。


        

话音落下,烈火中被煅烧的古剑自行颤了颤,一道粗狂的笑意随之传来:“哈哈哈!十三娘,不过是一个小娃娃,何必如此认真?高抬贵手,放他过去吧。”


        

“与你无关!若没能力闯过我的绝命阵,他就必死!”


        

话音落,秦无忧脚下之地再度开始龟裂,并不住有火舌喷出,朝秦无忧掠来。


        

“小辈快走!那婆娘又发火了!”


        

说话间,古剑一震,自烈火中飞出并朝秦无忧挥出一道剑气。剑气掠过,塔身划出一道裂缝,并将秦无忧从中带了出来。


        

“砰!”


        

剑气消散,又是新的一层,秦无忧整个人跌倒在一座蒲团之上。


        

“十三娘,这小辈能接老夫一剑而完好无损,我看这考验便就此过了吧,如何?”又是那道粗狂之音传来。


        

“哼!你的剑从来都是只救人,不杀人!


        

一个武道尚未入流,只会些歪门邪道的竖子!连老身的绝命阵都过不去,如何统领我邪宗万千教众?”那老叟依旧是不爽道。


        

“你那绝命阵,老夫过去都要搭上半条性命,更别说一个小辈!”又是一道全然陌生的声音传出。


        

“十三娘,别那么大火气嘛。这小辈人虽无能,志却不短。他可是到现在为止,第一个被老大选中的人,我们多少也要给些照顾。”


        

。。。。。。


        

被一众闲聊之音打扰而起身的秦无忧,见自己天衣完好无损后,方才朝那些闲聊之音处看去。


        

眼前之景,空荡的房间内,十六座石制王座并排而摆,每个王座之上都飘浮着一颗闪着金光的舍利。那些闲聊之语,便是源于这舍利之中。


        

见秦无忧朝这边看来,居中的舍利之上,那最开始守着二楼,传授自己无名心法的灰衣老者身影再度浮现而出,朝秦无忧微笑道:“小辈,还不上前参拜?”


        

所谓的舍利冢十六位长老竟是面前的这十六颗舍利,如此结果,秦无忧微微愣过,便也听话的上前,朝拜过后,主动将舍利取出。


        

舍利出现的下一刻,十六颗舍利同时射出金光,打在秦无忧所捧的舍利之上。


        

有了十六颗舍利的助力,金光不住绽放中,龙渊禅院所见的无尘身影随之浮现,第十七道王座也随之缓缓升起。那孩童朝秦无忧微微一笑后,又朝十六颗舍利见了一礼,便飞掠至那新生的王座之上。


        

“十七,以后这舍利冢的一楼便有你镇守了。”被唤作老大的灰衣老者出言道。


        

见无尘施礼应下后,老大再度问道:“竟有人逼你用了转生决,看来我邪宗出事了。”


        

无尘点点头:“弟子无能,未能振兴我邪宗,反被歹人所害,至我邪宗覆灭,偏安于北洲。还请诸位长者降罪。”


        

“小十七,你同我等一般,以然殒命,降罪又有何用?你如今既然已经有了继位人选,那邪宗的事便与你无关了。”守卫三楼的胖子出言道。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各位。你们指的继位人选,可是在下?”秦无忧试着问道。


        

“自然。此处除了你,还有活人吗?”无尘开口道。


        

“送舍利入冢,非我所愿,不过是受夫人之托而已。所以我可以选择说‘不’吗?”秦无忧再度开口道。


        

“放肆!邪王之位岂容你这般轻慢?竖子找死!”十三娘立时爆喝道。


        

老大则是露出微笑,先安抚下十三娘后,又盯着秦无忧,问道:“现在你还想放弃吗?”


        

见识了那绝命阵的手段和这十三娘的火爆脾气,秦无忧急摇了摇头道:“随便说说的,诸位别当真,千万别当真。”


        

老大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收起笑意,认真道:“自即刻起,你便是我邪宗第十八任邪王,邪宗万千教众,归你一人主宰。日后邪宗未来决于你一人之手,切记你之所言——邪,不代表恶!”


        

“无忧记下了。”


        

“出去吧,心法以被你学了去,在这舍利城中,我十七人的修为便可加持于你身,足够你立威称尊了。你的位子我们会给你留好的,待你结成舍利之日,我等再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