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四十九章闯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辈的要求稍稍有些无礼了,恕晚辈不能听命。所以,无忧可以说‘不,’退出这舍利冢吗?”秦无忧微施一礼,恭谦道。


        

“可以,不过你要对老夫下杀手,老夫岂会容你随意离开?”灰衣老者沉声回道。


        

“。。。。。。”


        

“前辈说话做事还真是讲道理啊!既如此,那晚辈就只有。。。得罪了!”


        

话音未落,七道紫竹以然分射而出。老者全然纹丝不动,看着雷网铺开并将自己困在中心。


        

对于老者如此轻敌,视自己于无物,秦无忧不禁嘴角微微上扬,掌中雷法汇聚,直朝老者落下。


        

“哐!”


        

雷法炸裂在金光之上,久久不曾断绝。激荡而出的劲力将秦无忧护体紫竹激出,更是险些掀翻出塔外。


        

摄人的碰撞之势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方才渐渐消散,灰衣老者依旧闭目盘坐,纹丝不动,对于适才秦无忧的全力一击仿若清风拂面一般,半点痕迹也未曾留下。


        

“这雷法确实精妙,破坏力亦是惊人,足以称得上绝妙功法,与我邪宗的那些无上功法不相上下。只是此法一旦施展,怕是你以无力再战。


        

老夫不明,如今舍利既在你手中,为何不习我邪宗功法?”看着已经脱力,不住喘息的秦无忧,灰衣老者出言问道。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不见老者有出手要自己命的意思,秦无忧便也放下心来,瘫坐在地,喘允了气息后,方才回道:“舍利虽在我手,晚辈不过也只是探过一次,未曾修习过。”


        

“你莫不是看不上我邪宗之法?”老者语气明显生出怒意,朝秦无忧质问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世间万法虽各有异,然万变不离其宗。追根究底,所寻源头皆为一。


        

我邪宗功法虽邪意诡道了些,但绝对没有优劣之分。在无忧看来,反是另辟蹊径,不失为一道捷径。


        

世人所传‘邪意诡道,霍乱苍生。’在无忧看来不过是天下小人之心尔。邪又如何?邪,可不代表恶!


        

无忧之所以不习这舍利内的邪宗功法,一是未得长辈允准,二则是这上面所载功法非无忧所欲,又何必学它?”


        

“哈哈哈。。。”


        

老者放声狂笑过后,眼神中多了一丝赞许,不管秦无忧为何不习邪宗功法,看着秦无忧道:“好一个邪不代表恶!单此一句,你若是能在这舍利冢内活下来,老夫便认你这个邪宗首座。”


        

“额。。。!所以,还得继续打?”见自己慷慨赴义的洗脑失败,秦无忧满是无语的问道。


        

灰衣老者微微点头应下:“自然,邪宗教众千万,庸人何以领之?仅凭三言两语便想过关,老夫这守塔长老之位岂不形同虚设?”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既如此,前辈便自行动手吧。无忧已经没力,打不动了。”


        

“舍利之中有一门坐忘心法,可助你恢复力气。你可在此修习,之后再战。”灰衣老者出言道。


        

“坐忘心法?为何我不曾发现?”


        

老者之语一出,秦无忧忙探入舍利中搜寻的同时,出言问道。


        

老者淡然一笑:“现在有了。”


        

声入舍利,神识游离舍利中的秦无忧眼前万千功法中,一道并没有记载功法名字的坐忘心法似活了一般,主动跳出,呈现在秦无忧眼前。


        

“肤体若形,使物疵疠于体外。不食五谷,吸风饮露,若乘云气,可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其神凝,至尔实虚之极,守静笃神。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有神人居焉。


        

菩提守心,坐忘大通。”


        

将这不过短短几句心法揽尽,记熟于心后,秦无忧自舍利中退出,一副若有所思之状的自语道“怪不得。”


        

“可悟出了什么来?”


        

见秦无忧如此言语,灰衣老者满是欣慰的出言问道。


        

秦无忧很是果断的摇了摇头:“完全没有。”


        

“砰!”


        

老者第一次离开蒲团,朝秦无忧脑袋便是一个爆粟,气道:“什么都没悟出来,你‘怪不得’个什么!?”


        

秦无忧揉着痛处,看着被自己气离蒲团的老者,很是认真的出言解释道:“这心法连名字都没有,也不过是短短几句让人听不懂的法决扔在一边,晚辈想说的是,怪不得之前没注意到它的存在。”


        

“半个时辰!你若学不会,那便死了算了。”


        

灰衣老者心下强忍着要杀了秦无忧的冲动,丢下一句话后又重新坐回蒲团,闭目静坐。


        

秦无忧想再多说什么,见老者以然入定,便莞尔一笑,学着老者的样子,就地盘膝坐定,脑海中那些法决不自觉的开始涌出。


        

不过半盏茶时间,秦无忧面上的急促之色以然消失,整个人与舍利塔融为一体。


        

“只教了一遍,便可悟透。此子虽是性情顽劣了些,悟性倒是不差。”不知何时睁开双眼的老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自语道。


        

而入定之中的秦无忧,法决自行流转间,本以透支的体力不知不觉的如泉涌入体,瞬间充盈。


        

而这无名法决最为绝妙之处,便是可自行运转于体内周天,时刻充盈自身。有了这无名法决,天道规则之上的紫竹也开始加速生长起来。就连一直沉寂体内的天道规则,竟也有了一丝悸动,泄了一丝雷力出来。


        

自视己身,秦无忧清楚的感觉到往日只可施展一次的最强雷法,有了这无名心法的供应,想来就是一连打出三道也不为可能。


        

“前辈,无忧在此谢过您给机会。现在,我们可以继续了。”重新睁开双眼的秦无忧,起身朝老者施了一礼后,朝老者笑语道。


        

“惊鸿——鬼泣!”


        

雷暴于眼前,漫天雷光中一道紫竹光影突然闪现。下一刻,七节紫竹便自灰衣老者天灵处刺下,将老者洞穿于蒲团之上。


        

本以为老者会轻易挡下,并把自己击退的秦无忧,不想会是如此结果,自己竟是真的杀了授自己心法的长老!不禁大惊失色,忙收功退开。


        

待雷暴散尽,还不及靠近老者,面前的灰衣老者便以然化作金光消散于眼前,转而不远处出现一道登上三楼的阶梯。


        

虚惊一场后,秦无忧撤去不该有的担心,便也径直蹬梯而上,步入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