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四十八章入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勾魂!”


        

久违了的招魂幡再度被祭出,将秦无忧压在幡下,半点动弹不得。招魂幡之上刮起的阴风如刀割一般刺透秦无忧身体,一点点吞噬着秦无忧生命。


        

无常鬼笑的更加阴邪道:“这次没了夫人与剑圣助你,看你如何得活?”


        

“是,吗?”


        

秦无忧强忍着周身痛楚,露出一丝笑意,朝无常鬼回道。


        

无常鬼收起笑意,沉声道:“我知你手段与气运,所以这次本座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索命!”


        

二字一出,招魂幡更加疯狂了起来,且扩展开来朝秦无忧压下。


        

护体紫竹形同虚设,天道规则依旧沉寂。眼见招魂幡以裹住自己半个身体,命在旦夕下,秦无忧正欲全力催动雷法间,身侧的无常鬼却是面色陡然惊变,急弃下秦无忧,抽身退去。


        

秦无忧正不解间,身后滚滚黄烟以然奔腾而至。黄烟过处,阴鬼派众人才坚持不过半息时间便以尽数倒下。


        

落于广场上的无常鬼再度展开招魂幡,以对抗那滚滚黄烟。招魂幡不住摇动,终是止住黄烟侵犯后,无常鬼高声喊道:“箫夫人,你我同为邪宗分支,何必这般出手害人?”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声落烟散,紧跟着掠空之音响起,本来已经离开的箫夫人飘身落在秦无忧身前,与那无常鬼对视。


        

“箫夫人,这是何意?”无常鬼再问道。


        

箫夫人面无表情,沉声道:“护卫尊上,乃是我邪宗之人分内之事,你说本座这是什么意思?”


        

“想是箫夫人被小人蒙蔽,误信谗言。他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被他人利用以谋取我邪宗首座之位的傀儡而已。”无常鬼继续坚持道。


        

箫夫人全然不为所动,只是回身看了眼朝自己微笑的秦无忧后,转朝无常鬼继续开口道:“他是不是尊上,你说的不算。”


        

“那谁说的算?”


        

无常鬼话音落,一道金光便自箫夫人手中亮出。看清那金光之物,无常鬼再一次愣住,强忍着情绪,开口道:“原来舍利一直在你手中!”


        

“想不到吧?舍利会在箫夫人手中,害你白白在月影和我身上浪费时间。”秦无忧上前,笑语道。


        

无常鬼冷面而对,久久说不出半字,眼睁睁看着邪王舍利自行脱手而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悬在秦无忧头顶。金光笼罩秦无忧周身,众人看去,秦无忧整个人宛如天神一般。


        

“虞美人上下,拜见尊上!”


        

“五毒门弟子,拜见尊上!”


        

一众声音响起,在夫人带领下,虞美人与五毒门弟子出现,向秦无忧朝拜施礼。


        

秦无忧抬手收起舍利,示意众人起身后,看向日月教与天地盟方向,沉声道:“你们呢!?”


        

舍利当众认主,五毒教与虞美人又倾力护持。本就中立的日月教与天地盟自不会在坚持站在无常鬼身边,先后看了看后,相继朝秦无忧行朝拜之礼,称之为尊。


        

“老鬼,本尊在此,还不朝拜!?”秦无忧对上无常鬼要杀了自己的目光,沉声喝道。


        

眼见夫人与箫夫人护在秦无忧身侧,下手强夺舍利以再无机会。无常鬼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几番隐忍后,终是底下头颅,很是草率的朝秦无忧施了一礼。


        

秦无忧满意的微微一笑,转朝阔别已久的夫人开口问道:“夫人,接下来该如何?”


        

“请尊上送舍利入冢。”夫人施礼回道。


        

秦无忧转向眼前高耸的金光塔,试问道:“那便是舍利冢?”


        

夫人应下后,朝身侧春夏秋冬四美示意。四美点头应下,飞身而起,掠过广场,立身塔门前坐定,手捏法决,口诵经文,直到塔门缓缓开启方才停下。


        

夫人指着高塔:“将舍利送入塔顶,内有我邪宗十六位长老守护,你需得到他们认可才行。再出来,你便是真正的邪王了。”


        

“如果我做不到呢?”


        

“尊上将被困在塔中,永世不得出塔。”


        

“以前可曾有人被留在这塔内?”闻此结果,秦无忧不禁发问道。


        

夫人点头应下,并开口道:“数不胜数,丧命者亦比比皆是。邪宗首座,万人至尊,自是得来不易。”


        

秦无忧听罢,很是随意的耸耸肩后迈步上前,在无常鬼身侧停住,小声道:“怪不得你刚才宁可向我行礼,也不肯离开,原来是想我死在这舍利冢里。


        

不过本尊我九百载气运加身,向来遇难呈祥,逢凶化吉,怕是要让你这老鬼失望了。”


        

“尊上一路走好。”无常鬼露出一抹笑意,开口道。


        

秦无忧脚下玲珑步法引动,飞身进入舍利冢。下一瞬,塔门随之重重合上。


        

“咚!”


        

塔门应声而闭,空旷的舍利塔一层除了那被填满的金光外再空无一物,与外面广场看上去并无多大差别。


        

紫瞳心眼引动,见四下并无端倪后,秦无忧轻咳了咳,高声道:“晚辈秦无忧,送邪王舍利入塔,还请众位长老大开方便之门,允无忧登塔!”


        

回音消散,不见有人回话后,秦无忧便自顾自的寻着不远处的阶梯处而去。


        

一路走过,塔内不见一粒尘埃,干净的让人匪夷所思。步入二楼,目及之处,与一楼同样的空旷。


        

与之不同的是,二楼正中摆着一座蒲团,上坐一位灰衣老者,骨瘦如柴,紧闭着双眼,纹丝不动,甚至连气息都感觉不到。


        

“晚辈秦无忧,特送。。。”


        

“舍利何在?”话未说完,自灰衣老者处出言打断道。


        

老者依旧闭着双目,不见嘴唇蠕动,与初见无异。秦无忧暗叹老者定力不凡下,便也听话将舍利自怀中取出,呈给灰衣老者。


        

舍利绽光的同一时间,老者随之睁开双目,与秦无忧对视,那本如死灰一般的老者眼神却如烈火一般,目光摄人心魄,不怒自威。


        

秦无忧急定了定神,老者亦收回目光,沉声道:“舍利选择了你,我邪宗命脉便于你手。兹事体大,不可轻传。”


        

此刻,秦无忧彻底明白无常鬼那最后一抹笑意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不过是一个对视,秦无忧心里以然清楚,面前的老者与剑圣修为绝对不相伯仲。知道此来舍利塔不会轻松,却没想到要考验自己的人竟是这般厉害!而且还仅仅只是第一位。


        

想到此处,秦无忧不禁苦笑出声,试问道:“敢问前辈,在下如何得位?”


        

“杀了我。”


        

“什么?前辈刚刚是说叫晚辈杀了您?”秦无忧满是不可思议的试问道。


        

“没错,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