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四十七章猪被白菜拱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唰!”


        

刀剑入鞘,月秋雨手中剑式收招的同时,身后十数道身影跟着同时倒下,一道道血炼如细雨一般喷洒而出。


        

“老二,你不是说夫人已经来了吗?她人在哪?”月秋雨不耐烦道。


        

站在肖言夕身后,一副慵懒之姿的秦无忧四下看了看全然陌生的环境,无所谓道:“我也想知道。还有,叫我二当家。”


        

“一直都是你在领路,你现在告诉我你不知道?”


        

“都是第一次来,谁会知道路怎么走?”秦无忧很是无辜的耸耸肩说过,指着面前舍利城中最高的那座闪着金光的塔,再度开口道:“我不过是看那高塔。。。


        

“永夜皓月明,火莲华业火!


        

超然顾尘寰,幽冥舍利子!”


        

。。。。。。


        

话未说完,便被那响彻霄汉,冠绝宇内的高声唱喝之音打断。秦无忧不禁微微一笑,随即改口道:“现在,我好像知道了。”


        

舍利城正中心,那金光最为耀眼的高塔之下,百余里的青石板所铺就的广场之此刻以站满了数万之众,唱喝之音便是声源于此。 记住网址m.dzs5.com


        

闻声赶来的三人隐于不远处楼宇之顶,小心观望了许久,尽是陌生面孔,不见虞美人与夫人。


        

“秦无忧!你不是说夫人也来了吗,人呢?你特么的在逗我!”月秋雨急声道。


        

“别乱叫!那无常老鬼在呢,小心再被抓回去,我保证不救你。”秦无忧按住月秋雨的不合时宜,出言道。


        

月秋雨依旧不客气道:“谁用你救?你根本不是在找夫人,你是哐我来帮你争邪王之位的。


        

姓秦的,我警告你,夫人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夫人不出现,你再怎么朝我乱叫也没用。


        

无常鬼和日月教的人都来了,却迟迟不开启大会,说明他们没能抢到舍利,所以夫人没事。不过,无常鬼算计了邪王之位这么久,就算没有舍利在手,他应该也有别的应对办法才是。如今迟迟不开启朝圣大会,他有事在忌惮什么?


        

咱们三个虽然是天纵英才,从他手里逃走,生了些变数,但还对他构不成威胁,所以。。。”


        

秦无忧话未说完,月秋雨便打断道:“所以我们要在夫人赶到之前,解决了眼前这些麻烦,不能让他们给夫人裹乱。”


        

话音落,意识到不妙的秦无忧再想阻拦月秋雨以然来不及。刀剑在下一刻出鞘,带着离水剑意的拔刀式劈出,朝广场上的阴鬼派所在而去。


        

“额。。。!勇气可嘉,就是人傻了点。


        

唉,这情爱之力果然不容小觑啊。就是可怜了剑圣他老人家,养了这么多年的猪,被白菜给拱了。啧啧啧。。。”


        

秦无忧不住长吁短叹的啧舌间,邪宗众人以然朝这边看来。迎着那数之不尽杀气,月秋雨与肖言夕二人迎风而立,针锋相对。很是理直气壮,全然不去在意是自己冲撞了人家的朝圣大会。


        

秦无忧再想躲避,以是不可能,刚欲起身间,月秋雨再度高声道:“尔等都给我听着!邪宗首座是夫人的,谁若是敢觊觎这邪宗首座之位,那便要问问我手中的剑?他,答不答应!”


        

“放肆,哪里来的鼠辈胆敢搅扰我朝圣大会!是嫌命太长,活得不耐烦了吗?”不需无常鬼开口,以有人上前朝月秋雨警告道。


        

“呵呵,搅扰?小爷我乃是新任御虫谷谷主——月秋雨,朝圣大会,我如何来不得?


        

倒是你又是何方鼠辈?没规没据的,胆敢对本座不敬!”月秋雨依旧是不怕事大的回应道。


        

那男子一时哑口无言,支吾了几声,方才开口道:“放屁!江湖上谁人不知御虫谷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被六大世家覆灭,又怎会冒出个御虫谷谷主出来?”


        

月秋雨很是不耐烦的挥了下手中的刀剑,指向那男子的同时,出言道:“我不跟你废话,站一边去,叫那老鬼上来受死!”


        

“凭你也配与我家掌门一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孙贼,你连给我们掌门提鞋的资格都不配!”那人更是针锋相对,誓要压月秋雨一筹。


        

“钪!”


        

利器碰撞之音陡然响起,刀剑以收刀式归鞘,而那刚刚与月秋雨叫嚣的人却再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横在自己身前格挡的弯月刀,一股滚烫的鲜血喷涌其上,刀身跟着断为两截。


        

血是自己的血,自胸膛正中不知何时出现的刀口中喷出。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月秋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却不能吐出半字,嘴唇动了几下,便轰然倒地,没人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聒噪!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出来多嘴?”月秋雨傲然而立,朝着死尸自语道。


        

自邪王陨落,阴鬼派一直招兵买马,如今虽是人多势众,但也不免杂了些,自也就没人去过分在意那男人的死,只是对眼前的月秋雨多生出一丝惧意,一时不敢冒进。


        

这般便轻易将众人唬住,秦无忧看在眼里,心下微微一笑,便也上前一步,对上一直站在原处冷眼旁观的无常鬼,高声道:“既是朝圣大会,怎少得了我邪宗首座?老鬼,本尊现在来了,还不速速朝拜?”


        

“所有人一起上,杀了他们。”


        

无常鬼没有半句多余之言,很是平静的朝手下人下令道。


        

众人听令,杀意再起,月秋雨刚刚建立的那一点点威势瞬间荡然无存。阴鬼派教众如许久没见到猎物的恶狼一般,朝秦无忧三人扑杀而上。


        

“秦无忧!谁让你也出来的?你是不是傻?”月秋雨离水剑意挥出,挡住面前齐齐落下的数十道弯刀之势的同时,朝第一时间飘身退开的秦无忧不爽道。


        

“额。。。!


        

一般这种会面双方不是该各自义正言辞的讲一番道理才对?若是我发挥好了,或可兵不血刃解决了眼前的局面,箫夫人便是这般被我所折服。就算再不济,也能拖延一些时间才对,只是我没料到无常鬼不讲规矩,跟我胡来!”秦无忧躲在二人的庇护之中,踩着玲珑步法的同时,辩解道。


        

“箫夫人是谁?”月秋雨突然发问道。


        

“这个时候你跟我谈论箫夫人,这重要吗?”秦无忧反问道。


        

“是你先提的!”月秋雨砍退冲上来的杀招的同时,不客气的回击道。


        

“嗡!”


        

玄铁重剑斩下,暂时震开冲上来的人后,肖言夕打断二人道:“箫夫人是五毒门的掌教,这个不重要。二位当家,我们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脱身?”


        

“还是老四沉着冷静,早知道你会造成如此局面,就不救你出来了。”秦无忧跟着附和道。


        

“是你把人招来的!”


        

“是你先站出来的!”


        

“二位当家,这个不重要!”肖言夕再度打断道。


        

不待二人回话,一股迫人的压力瞬时压来,阴风透入骨髓,连呼吸都伴着寒气。无常鬼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秦无忧近前,平声道:“他说的没错,对于将死之人来说,什么都以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