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四十六章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舍利城就在本座身后三里外,你要的人就在里面。若想救人,进去便是。”无常鬼沉声说罢,人也消失在阴界之中。


        

对于如此的宣战,秦无忧微微笑过,不管那无常老鬼,转而朝剑圣问道:“他可真的走了?”


        

剑圣摇了摇头,算作回应。


        

“不知道还是没有?”对于剑圣的回答,秦无忧追问道。


        

“不想告诉你!”剑圣不客气道。


        

秦无忧无奈摇了摇头,继续问道:“前辈可信我?”


        

“不信!”剑圣果断摇了摇头。


        

“您相不相信不重要,无忧是要通知您,我现在和老四进城救人,您在外面接应便好。”


        

秦无忧全不在意的说过,迈步朝无常鬼消失的方向而去。


        

“瞎子,跟上去,记得把你师兄平安带出来。”看着秦无忧满是自信的背影,剑圣朝气息尚未喘允的肖言夕开口道。


        

“言夕遵命。”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三里之路,天差地别。阴界阴冷幽暗之感渐去,愈靠近舍利城,舒适温暖之感愈加强烈,光也变的柔和起来。


        

一路无险,秦,肖二人在城门大开,金光不住绽放的舍利城前站定。


        

城门无人出入,也无人镇守,看上去像是只为秦无忧一人所开。


        

肖言夕抽出玄铁,永夜二剑,立身秦无忧身前,小心警惕周遭的同时,出言道:“此处安静的有些怪异,二当家小心有诈。”


        

秦无忧抬手推开肖言夕,示意无妨后,大步入城的同时,不忘朝肖言夕开口道:“那无常老鬼怕我不来,特意去激我一下,要是没有诈,才怪。不过无妨,小爷我九百载气运加身,定能逢凶化吉,万事顺遂。”


        

“轰隆!”


        

随着话音落下,秦无忧一只脚刚刚踏入瓮城范围内,一道轰鸣之音响起,久久不散。周遭也随之骤变,凭空降下那漆黑如墨的幕布将秦无忧二人围拢。


        

不等秦无忧做出反应,幕布之上数道黑影出现,其手中利刃直朝秦无忧刺来。


        

“嗖嗖嗖!”


        

紫竹与玄铁剑急格挡并击退数道杀招的同时,紫竹转守为攻,却是尽数落空,那些黑影尽数消失在漆黑幕布之中。


        

如此攻击,周而复始,幕布也越来越近,压缩着秦无忧二人空间,直到玄铁剑无法施为,两人被幕布所包裹,挣脱不得。


        

“二当家,这就是你的气运加身,逢凶化吉吗?”感受着有人逼近,将二人抬起,朝舍利城而去下,肖言夕努力挣脱的同时,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试了试这黑色幕布强度,见挣脱不开后便也放弃施为,反是按住还在努力的肖言夕,并出言安慰道:“放心!不是还没死呢嘛,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


        

老四,你别乱动。你身上剑太多,小心伤到我。说你呢,还动。。。”


        

对于秦无忧的云淡风轻,肖言夕选择无视后,依旧试着挣脱眼前的束缚。


        

盏茶时间后,二人被人放下,幕布也随之消失。秦无忧眨了眨眼,适应了眼前的光线后,还未起身,碗口粗的锁链便被人自身后缚身,七位如无常老鬼一般的人出现,将秦,肖二人压入一座地牢深处。


        

“他们为何不下杀手?”肖言夕再度出言道。


        

秦无忧全不顾及眼下危局,依旧满是自信的笑意道:“因为我给了他机会。”


        

“机会?”


        

秦无忧点头应下:“没错,可以名正言顺成为邪宗首座的机会。


        

无常老鬼本打算叫箫夫人夺我舍利,再找人拖住夫人,他便可一人参加朝圣大会,强夺邪王之位。


        

即便是我逃出箫夫人之手,也会遍体鳞伤,他同样可以在舍利城前劫杀,坐收渔翁之利。若真是如此,那我们便当真麻烦了,所以我给他个机会,他还听话的珍惜了。


        

他太聪明也太贪了,以为掌控了一切,便也不急着对我下杀手,想办法夺去邪王舍利,如此他可名正言顺承继邪王之位。


        

可惜的是我比他还要聪明,他想到的我都以料到,把舍利提前交给了月影,让他对我的手段白忙活一场,空浪费时间,再转去追月影她们。”


        

“如此,月影姑娘岂不危险?”肖言夕开口道。


        

秦无忧再度摇了摇头:“没找到夫人前有剑圣前辈在,找到夫人后那便更加安全无虞了。”


        

“即便二当家料事如神,我们也不该轻易落入敌手。待那无常鬼知夺舍利无望后,定会前来诛杀二当家。到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二当家恐有性命之忧。”肖言夕道出当中厉害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点头,叹气道:“没办法,不被他们抓来不行啊。”


        

“二当家此话何意?”肖言夕不解道。


        

秦无忧突然站定,嘴角突然微微上扬,露出诡异之色的同时,开口道:“因为。。。我们得知道老三人被关在哪才行!”


        

说话间,秦无忧周身紫气泛起,押送之人不及反应,携着雷光的紫竹以然爆开,众人随之应声倒地。


        

“破!”


        

锁链应声震碎,秦无忧舒展了下身子,并替肖言夕解开束身锁链,将四剑归还后,看着地牢深处,自语道:“这舍利城我们初来乍到,若没他们引路,哪能这么快找到关押老三之处?”


        

地牢最深处,一道玄铁所铸的悬空囚牢内的月秋雨对上秦无忧微笑的目光,没好气的切了一声后,不爽道:“若不是那老女人用毒,我绝迹不会被他们擒住!”


        

“三当家!你没事吧!?”闻月秋雨之音,肖言夕急声关切道。


        

“还能狡辩,说明他没事。”秦无忧替月秋雨回道。


        

秦无忧说话间,玄铁剑以然自身侧飞出。重剑斩下,囚牢立时崩碎,月秋雨翻身而出,尝试着活动了下筋骨后,不爽道:“丫的,可把小爷我憋坏了!老四,借把剑,跟我杀出去报仇!”


        

接过离火剑的月秋雨还未动身,便被秦无忧先一步按住,开口道:“淡定!有你动手的时候,不过不是现在。夫人可还在朝圣大会等你呢。走吧,御虫谷谷主——月秋雨。”


        

“夫人自启城来救我了?”闻言,月秋雨忘了被抓之辱,满脸激动的问道。


        

“你可能误会了,夫人是来参加朝圣大会的,救你应该只是顺路。不过剑圣来此,应该是单纯的为了救你的。”秦无忧回道。


        

“那老家伙来添什么乱?和他有什么关系?谁把他叫来的?”月秋雨全不客气道。


        

“咳咳。。。说话注意些,现在他已经是老四的师父了,小心你们兄弟相残。”秦无忧从旁提醒道。


        

“总算办了件人事,不再天天喝那苦酒了。”月秋雨说着,先一步离开,寻自己的刀剑。


        

秦无忧微微一笑,自顾自的开口道:“有故事,绝对有故事。”


        

“什么故事?二当家在说什么?”


        

秦无忧笑的更浓,迈步离开的同时朝肖言夕问道:“剑圣苦饮忘忧,定是有一段痛彻心扉,难以忘却的纠葛。


        

老四,江湖上以前可曾有个用刀很厉害的女人出现过,后来因事渐渐淡忘在江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