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四十四章箫夫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竖子找死!”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被秦无忧一脸认真的随意之语所嘲讽,彻底怒及的五毒门护法长老之一——血玉蟾蜍,那满是脓包的面容下立时生出怒意。


        

怒吼下,手中木杖随之散出昏黄毒气,朝秦无忧袭来。


        

“又放毒,你们五毒门的人就不能来点新鲜花样吗?”


        

在启城秦帅府里每日被药神‘试毒’的秦无忧,早以是万毒不侵之体,再加上有天衣在身,对于这昏黄又令人作呕的毒气自然不去在意。另一只手上又是一道紫竹凝成,朝血玉蟾蜍面门刺下。


        

“砰!”


        

碰撞之音响起,紫竹在血玉蟾蜍嘴中吼出的音波中崩碎,纵是万毒不侵的秦无忧此刻也被这音波侵扰,忽而生出一瞬间的恍惚。


        

临敌而失神,纵是一瞬之间,亦是致命之患。意识到危险的秦无忧急定神后撤,退出那昏黄毒气覆盖范围之外。


        

趁你病,要你命!


        

秦无忧刚刚稳住身形,用力晃了晃那依旧有些昏沉发胀的脑袋,定住心神下,血玉蟾蜍手中的木杖以然当头砸下。


        

来不及多想,秦无忧再度放出三道紫竹阻敌的同时,继续抽身退开。 记住网址m.dzs5.com


        

“你个老癞蛤蟆,暗算我!”


        

见血玉蟾蜍受阻,终是不再追上来后,秦无忧方才舒了一口气,出言道。


        

“交出邪王舍利,饶你不死!”血玉蟾蜍满是沙哑的嗓音,第二次出言道。


        

“呵呵。”


        

秦无忧报之一笑,回道:“真不知道谁给你们的自信,为什么每个人向我这个邪宗首座要东西时,都觉得我一定会死?本尊在启城时的风生水起,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黄口竖子,武道尚未入流,何敢称尊言勇?”血玉蟾蜍依旧厉声道。


        

“呵呵。”


        

秦无忧再一次笑了,回道:“你虽然长得丑,但说话很讲道理,可惜就是有点没礼貌。好再本尊大度,不与你多做计较。


        

叫箫夫人出来见我,本尊有事要吩咐她。”


        

“妄自称尊,罪该万死!”


        

血玉蟾蜍说着,昏黄之气再度散出,周遭亦随之变阵,流淌着昏黄粘稠的液体。


        

秦无忧置身当中,整个人如同陷入泥沼中一般,越是用力,陷的越深。


        

扰人之音再起,秦无忧急镇住心神下,面前老者不知何时以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那庞然大物的蟾蜍再度出现,全不受这泥沼般的束缚,朝秦无忧扑来。


        

紫瞳心眼找不到五毒绝命阵的薄弱之处,面前的血玉蟾蜍又如此咄咄逼人。秦无忧心知若不打服这癞蛤蟆,自己绝见不到箫夫人,走不出这五毒绝命阵,便也不再留手,雷光隐于掌中,七道紫竹分射周身。


        

“困!”


        

蟾蜍压下的同一时间,秦无忧手中雷光也随之爆开。七道紫竹立时腾起,雷光牢笼形成,将血玉蟾蜍困在当中,全然挣脱不得。


        

秦无忧莞尔一笑,不顾雷光牢笼中挣扎的癞蛤蟆,转朝周遭高声道:“无忧请箫夫人出来一见!”


        

三声语毕后,周遭昏黄泥沼消失,一身红衣着身,带着拒人千里的高贵冷艳气质的长发中年美妇出现在秦无忧身侧。箫夫人甩手间,周遭再度变阵,七道血炼生出,将雷光牢笼拆散,血玉蟾蜍自也脱身而出,落于箫夫人身侧。


        

“夫人一生追随老尊主,今日何故拦我去路?”秦无忧先声一步,出言问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邪王舍利不属于你,你也不配拥有他。”箫夫人用如同其冰冷气质一般的语气,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眼神一直停留在箫夫人身上,平心而论,若论美貌,怕是夫人也要逊色其三分。只是那高傲之姿和拒人千里的态度让秦无忧不敢恭维,不禁苦笑一声,回道:“如果我说这也非无忧所愿,夫人可会信我?”


        

箫夫人同样盯着秦无忧许久,方才道:“你却有过人之处,难怪她会选你。”


        

“您说的‘她’可是指夫人?”


        

秦无忧试问过后,跟着开口道:“是夫人与无忧同去的那龙渊禅院没错,之后舍利也落在了我身上。不过不是夫人选了我,而是舍利选的我。夫人她不过也是。。。”


        

“多说无益!本座今日不杀你,但你必须将舍利交给本座!”箫夫人眼神坚定,语气不容拒绝道。


        

沉默,没有半点声响传出,只有两道眼神的彼此对视。


        

许久,秦无忧莞尔一笑,打破沉默道:“其实夫人您根本没有同阴鬼派的无常老鬼合作,您想要的,一直只有邪王舍利。


        

生不能相伴,死亦要相随。箫夫人您还真是用情至深啊,让无忧不禁想到一位长辈,她也喜欢穿红衣,也深爱着一个得不到的男人,误了她一生。”


        

“即知我心,便交出舍利,本座即刻放你离去。”


        

箫夫人注视着道出真相的秦无忧,伸手等待秦无忧交出邪王舍利。


        

“箫夫人您用情至深,无忧本该成全。可无忧还是不能将舍利交出了。


        

此事无关夫人,无忧此来舍利城,一为救人,二为助夫人统一邪宗,这也是老尊主所想,所以邪王舍利不能交出。”


        

“就算你带着舍利入城,凭你现在的修为,也无法从舍利冢里活着出来。你还是交出舍利,原路返回,莫要趟邪宗这趟浑水的好。”箫夫人冷声道。


        

秦无忧再度笑了笑:“我不知道舍利为何会选了我,也没想过要趟邪宗这摊浑水,所谓的邪王之位于我而言,其实全无所谓。


        

无忧只知道夫人想替邪王统一邪宗,我得帮她,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帮她。


        

所以,还请箫夫人让路,无忧定然感激不尽。”


        

话音未落,杀意肆起。整个五毒绝命阵开始急速运转,一道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锁定着秦无忧。


        

天衣随风舞动,护体紫竹应急而生。秦无忧强忍着威压,傲然而立,与要杀了自己,并且能杀了自己的箫夫人对视。


        

须臾间,杀气突散,五毒绝命阵也跟着消散,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你的朋友在无常鬼手里,夫人她也身陷日月教内。你想要帮她,我不拦你,但她统一的邪宗,五毒门决然不会承认。


        

不过,日后你若为尊,五毒门上下会舍命追随,俯首听命。”箫夫人说罢,便转身消失于阴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