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四十三章讲道理,你真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威压,近乎让人窒息的威压,瞬时充斥于周遭。无尽剑意下,谁与争锋!


        

“噗!”


        

本就伤体未愈,淤血还未尽出的秦无忧一时受不住这如此强大的威压,又是一口心头血喷出,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此刻,秦无忧感受着连举手投足都要费上十二分力气的无尽剑意真正威力,方知何为“剑圣”二字?


        

不过是被一个眼神波及,自己便以是毫无招架之力。


        

“告诉我人在哪!不然便斩了你这老长虫。”剑圣用不容他人拒绝的语气,质问道。


        

因为硬抗无尽剑意而面色凝重的妖娆老者,小心提防着剑圣的同时,语气更加阴邪的出言道:“剑圣莫不是想靠一人之力与整个邪宗为敌不成?”


        

“你找死!”


        

说话间,已是一道剑指点出,剑气立时凝成数柄古剑,随着那剑指立时朝妖娆老者斩下。


        

“轰!”


        

古剑斩下,恐怖的能量涟漪立时散开。那妖娆老者所在之地,一道血炼自满是血雾的能量涟漪中溅出。待那血雾消散,老者却已然消失不见,不知去向。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这老长虫,跑的倒是挺快。”撤去无尽剑意的剑圣,不屑道。


        

秦无忧走近,捡起地上被斩为三段的一条满身血红的毒蛇,笑语道:“这老娘炮谁啊?”


        

“一个只会逃跑的老长虫而已,不值一提。”剑圣依旧满是不屑道。


        

月影则是上前仔细解释道:“回公子,他是五毒门的金蛇太君,五大护法之一。地玄境修为,善用毒驱蛇。”


        

“他干嘛来了?抢舍利?”


        

对于这般草率的出手,秦无忧满是不解的开口道。


        

月影面色沉重的摇了摇头,警惕着周遭的同时,回道:“绝不会这么简单,选了个善于逃跑的金蛇太君出手,想是为试探剑圣前辈他老人家的态度为何?”


        

“现在试探清楚了,然后呢?”


        

“要么不出现,要么便是倾巢而出。”


        

“没差啊,那便无所谓了。”


        

秦无忧全不在意的说着,引动紫瞳心眼戒备着周遭,并继续朝阴界深处行去。


        

“你的瞳术从何得来,倒是有几分玄妙之处。”剑圣走近,闲聊道。


        

秦无忧耸耸肩:“我前朝九百载气运加身,一不小心在启城帮人除了个冰蚕蛊,后来就学会了。”


        

“夺了前朝未尽气运,倒是你娘的风格。”


        

“您老认识母亲?”秦无忧试问道。


        

提及母亲,剑圣却是突然闭口不言,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此态度,秦无忧不免生出好奇,正欲再度出言试探下,剑圣却先一步岔开话题道:“刚才的无尽剑意我感知到箫夫人与他那五个毒物都在附近,你可要小心了。她的毒,就算是死人谷里那糟老头子也不一定都解的了。


        

她若是出手,我恐无暇顾及你们。你需要自己想办法去解决那五个毒物。”


        

“箫夫人?”


        

第一次自剑圣口中听到尊称,秦无忧自是好奇,出言问道。


        

月影上前,语气有些犹豫的解释道:“箫夫人是五毒门门主,她,她一直仰慕着尊主。只是尊主他有了夫人,自然也就没了结果。因此,她对夫人素有间隙。


        

尊主在时,箫夫人甘心臣服,自不会生事。如今。。。”


        

月影话未说完,秦无忧便主动打断道:“如今尊主不在了,她自然也就不再听命于夫人。反而与夫人对立,和那无常鬼勾搭在了一起。”


        

月影沉默以对,秦无忧不禁苦笑着自语道:“如此说来,我们如今处境是被夫人的情债波及所致了?”


        

“箫夫人对邪宗绝无二心,只是因爱不得而与夫人有些私怨。公子乃是被尊主选中之人,自该承继邪宗首座,她若知情,定无异议。


        

想是那无常鬼从中作梗,蛊惑箫夫人,让箫夫人以为公子是夫人选定的,才致箫夫人与公子为敌。


        

若是叫箫夫人释怀一切,或许她会遵从尊主遗愿,站到公子这边也说不定。”月影算是回答道。


        

“怕是来不及了,我们现在已经身在她的毒阵之中了。”秦无忧驻足,笑语着,看着周遭道。


        

秦无忧紫瞳心眼探阵的同时,再朝身旁的剑圣出言道:“无常鬼的本事我见识过,箫夫人既然与他为伍,想来就算再强,武道修为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至于用毒嘛,就算再厉害,怕是也近不了前辈的身吧?


        

我想让前辈高看箫夫人一眼的,应该就是这将毒与星术合为一体的毒阵了吧?”


        

剑圣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点头应下的同时,开口道:“这五毒绝命阵虽然伤不了我,但想要困我却是不难。届时等她引动毒阵将我们隔开,你便只能自求多福了。”


        

“没关系,我可以一直跟在前辈身边,死都不离开半步,她便也就不。。。还真能把我分开!?”


        

一直站在原地未曾动过的秦无忧,眼见周遭环境陡然聚变,再回头身边以是空无一人下,不禁失语道。


        

幽暗褪去,转而铺开漫天血色。面前一道血流突然飞驰而下,渐朝秦无忧蔓延间,秦无忧急飞身退开,并连打出三道紫竹试探这血流之威。


        

紫竹没入血流中,不过眨眼之间,便再也坚持不住,化为飞烟消散。


        

如此结果,脚下踩着紫竹,悬在空中的秦无忧,除了无奈,便也只剩下等待这五毒绝命阵主动变阵,以寻得生机。


        

血流冲杀无果下,一只蟾蜍突然自当中蹦出,吐出舌头,朝秦无忧袭来。


        

静待多时的秦无忧紫瞳心眼看的分明,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手中紫竹雷光肆虐下下,主动朝那蟾蜍张开的大嘴俯冲而下,没入其中。


        

“给我开!”


        

爆喝声随着雷光炸开,雷光闪烁下,周遭一切尽数消散。手中紫竹正钉在一位满头白发的暮年老者手木杖之上。


        

两道目光对视,秦无忧看清老者面容下,不禁啧舌道:“啧啧,满脸脓包,你咋这么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