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三十九章无尽剑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沉寂,许久的沉寂。


        

当着天下众英雄之面,秦无忧如此挑衅,纵是肖玖墨城府再深,此刻面色也难看到了极致!


        

本欲借天下大势压住秦无忧,以图自己之利,如今却反被全然不屑与天下为敌的秦无忧反将住!肖玖墨现在想立刻诛杀秦无忧于面前,可却投鼠忌器,碍于解语白衣的恐怖,不敢妄动!但六大世家身份在前,又不得不动。


        

肖玖墨缓步上前,小声同秦无忧讲道:“侯爷如此咄咄逼人,就当真不怕玉石俱焚吗?”


        

“嗖!”


        

紫竹飞射而出,以回答肖玖墨之言。肖玖墨无奈,只得以指为剑,催动剑气,将紫竹震碎于眼前。


        

“与本尊玉石俱焚?你,还不配”


        

说话间,又是七道紫竹飞射而出,朝肖玖墨攻来。知秦无忧不可能会妥协,肖玖墨亦不再留手,聚剑意于指尖,全然不顾飞射而来的紫竹,上前直取秦无忧性命。


        

名剑山庄之主,踏入天玄境多年的一道剑指点出。剑意扩散之下,连在场众人的手中之剑也不由自主的震颤起来。


        

天玄境高手,自是名不虚传。感受着这恐怖剑意,秦无忧心里很清楚,凭现在的自己,若不拼命,绝迹接不下这道剑指。


        

只是不知可以抗住那三尺古剑的天衣——落霞,又能否抗的住天玄境强者一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过刹那间的分神,肖玖墨那冰冷的笑意,以然出现在眼前,那道剑指也以点在血红色的天衣之上。


        

“嗡!”


        

剑气瞬时爆开,天衣之上血红色光晕随着能量涟漪极尽扩散下,秦无忧没有半点意外的被震退开去,倒地咳血。


        

“老贼子敢尔,休伤我家公子!”


        

见秦无忧受伤,一道娇喝之音立时传出,红纱帐幔随之遮天蔽日而下,隔在秦无忧与肖玖墨身前。


        

下一刻,月影携虞美人众飞身而上,数之不尽的帐幔自八方飞出,将肖玖墨缠在中间,不得寸进。


        

“虞美人,全部退下!”重新走上人前的秦无忧,沉声喝道。


        

“退!”


        

闻言,月影打出最后一道红色帐幔,缠住肖玖墨的同时,虞美人众尽数撤招,退回秦无忧身侧。


        

见秦无忧命令收手,肖玖墨亦收招回撤,面带笑意道:“侯爷既知不敌,那便就此服输。你我双方各退一步,罢手言和可好?”


        

“各退一步?罢手言和?是谁给你的幻觉,让你生出这般自信来?”秦无忧干笑道。


        

被如此嘲讽,肖玖墨面色冰冷,沉声威胁道:“若没那宝衣,老夫不过随意一指便可取你性命。侯爷一定要自寻死路吗!?”


        

“放肆!你个老匹夫,若再敢对我家尊主无礼,虞美人决不饶你!”月影厉声喝道。


        

“尊主?具老夫所知,邪宗分支——虞美人乃是授命守护在邪宗尊主左右。适才月影姑娘唤侯爷尊主,难道。。。”


        

不等肖玖墨说完,秦无忧便主动出言打断道:“你说的没错,本尊就是邪宗首座。龙渊禅院里,你们要寻的那惊天之物也在我身上。你还想说什么?”


        

“邪魔外道,祸害武林,人人得而诛之!”出言的不再是肖玖墨,而是那一直旁观,浑身带着莫名冷意之人。


        

“你又是何人?”秦无忧出言道。


        

“大雪山冷氏——冷无言!”


        

说话间,寒冰劲气以起,直朝秦无忧迫近。


        

冰霜结于天衣之上,秦无忧低头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扬间,护体紫竹撑开,震碎冰霜后,朝那冷无言笑语道:“你比那老匹夫强上许多,没有废话,做事很有个性。不过,我同样不喜欢你。”


        

“嗖!”


        

“嗖!”


        

两道破空之音近乎同时传出,紫竹于半空中对撞冷无言射来的冰刺之上,双双崩碎。


        

碎冰与紫气四下崩散,围观之人纷纷遮手以避之。


        

待一切散尽,再朝源头看去时,那一红一白,两道身影不知何时以然对碰在一起,眨眼之间,便已是百十来招对过,双方依旧不见高下。


        

能代表大雪山出面,来此英雄帖之人,无论身份与武道修为自都不会是泛泛之辈,想来与肖玖墨应该当难分伯仲。可两人竟能战成如此结果,莫说秦无忧,就算是与之对招的冷无言与在场所有人,此刻同样都是震惊不已。


        

事出反常,秦无忧担心生变,不敢再纠缠下去。借双拳对轰下,引动移形换影功法,借紫竹移位至冷无言身后的同时,一丝雷法灌注于手中紫竹之上,直朝其后心处刺下。


        

“寒冰魄!”


        

冰层瞬时凝结,挡住紫竹之路。雷光爆开在冰墙之上,寒冰魄立时崩碎,两道身影便也借势,各自退开。


        

“无尽剑意!?”冷无言沉声道。


        

四字一出,全场立时鸦雀无声,皆是满面震惊的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只有秦无忧一人在状况之外,莫名道:“无尽剑意?你是在说本尊刚刚的手段吗?唉!虽然名字不怎么中听,但你们的反应,我很满意!”


        

冷无言全不顾秦无忧之言,朝着四周拜礼,高声喊道:“大雪山——冷无言,求见剑圣!自古正邪不两立,还请剑圣出面主持公道!”


        

“狗屁的正邪不两立!一群人和起伙来欺负一个娃娃,也配称公道?”无尽剑意之下,自阑珊苑传出的剑圣之音,震耳入心,回响在众人耳内,久久不绝。


        

“既然剑圣前辈不愿掺和这等俗事,那还请撤去无尽剑意,莫管我六大世家闲事!”冷无言再度开口道。


        

“冷家小子,本圣做事,何时轮到你在此指手画脚!?”


        

“你们不是说要公道吗?在本圣这无尽剑意之内,你们武道修为都被压制在人玄境以下,如此才最是公平。不管你们是一起上,还是单打独斗,只要他人死不了,本圣就绝不插手。”剑圣之语再度出言道。


        

“前辈行事,果然公道。”


        

秦无忧从旁,很是认真的回敬过后,不管在场众人那一副吃了屎的表情,上前朗声道:“下一个,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