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三十六章剑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城,忘忧酒馆。


        

本以被秦无忧三言两语吓退,只剩伶仃几人的酒馆,如今再度人满为患,将那破败草庐围得水泄不通。


        

人群中心,四剑傍身的肖言夕并未如秦无忧入梦境之前所说,一走了之。而是紧守在秦无忧身侧,一人独对藏剑山庄一众人。


        

“师尊,就是他,他就是秦无忧!刚刚还冒充启城枫三少来试图从徒儿口中套取消息。好在徒儿机智,将他识破,并诱他喝下那忘忧苦酒,陷入梦境,以等待师尊您老人家醒来裁决。”


        

叶天辰指着面上泪痕犹在,摊在肖言夕身侧,尚未醒来的秦无忧,开口道。


        

叶天辰之师,藏剑山庄执法长老——叶问,很是赞许的朝叶天辰微微点头后,剑指肖言夕,开口道:“你的死活与我藏剑山庄无关,但我叶家子弟在落月谷时,曾有人死在你身边人之手。我只问你,杀我叶家人的可是你身边的那秦无忧?


        

你若肯说出实情,我今日便不为难于你,放你离开。”


        

“人是我肖言夕杀的,废话少说,若想报仇,大可上来便是。”肖言夕果断回道。


        

“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老夫以大欺小了!”


        

话音落,叶问手中尚未出鞘的莫问剑,以然朝肖言夕刺来。剑招平常,看似不过随意一点,当中却是携着万钧之势。肖言夕不敢怠慢,忙抽出冰霜,离火二剑,连斩出四式剑招,以作格挡。


        

“砰。。。!”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两方剑招相撞,剑气波及下,本就破败的桌椅顷刻之间粉碎。莫问剑依旧势如破竹,冲开阻挡,直撞在玄铁重剑还未成形的格挡之式上,将肖言夕,连同其护持的秦无忧一起,轰入草庐之中。


        

“咳咳。”


        

肖言夕不住咳血下,不顾自身伤势,起身急握住玄铁剑,第一时间站在秦无忧身前。


        

“恭贺师尊,武道更上一层楼!”


        

旁观的叶天辰见状,急施礼拍马屁道。


        

叶问只是微微点头应下,没有多做理睬。反是走近肖言夕,以一副长者之姿开口道:“不过人玄境修为,接我一剑竟还能马上站起来,你以足够在同辈中人骄傲了。


        

你的遭遇,老夫多少听说一些。他肖氏无德,错失璞玉。如今你既以脱离名剑山庄肖氏,可拜在老夫门下做个外门弟子,前仇旧怨自也就一笔勾销。老夫保你在叶氏以下,是藏剑山庄弟一人。日后若是剑道精进,老夫便认你为义子,准你进我叶氏内门修习剑道。”


        

一剑之下,竟让执法长老生出收徒之心,并许以重利,这代表着什么,自是不言而喻。让在场的藏剑山庄众弟子对肖言夕分外眼红起来,越发想除之而后快。


        

对于藏剑山庄弟子眼里的这份“殊荣”肖言夕全然不顾,依旧是持剑而立,沉声道:“听雨山庄之人,岂可下拜他人门下?无需废话,出剑便是!”


        

“以你的资质,你却有狂傲的资本,只可惜修习时间尚还不够,纵是璞玉,也难成材。


        

老夫若是出剑,你必死无疑。老夫不忍见天才夭折,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可愿拜我门下?”


        

“谁稀罕?看剑!”


        

肖言夕不再多言,纵是明知不敌,手中玄铁重剑亦是挥起,主动亮剑而上。


        

“仓啷!”


        

寒光一闪而过,莫问剑出鞘,朝肖言夕斩下“十”字剑意后,叶问便收剑归鞘,伴着叹息声,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师,师尊!?”


        

目睹莫问出鞘,本该惊艳的藏剑山庄弟子在下一刻齐齐呆住。叶天辰指着肖言夕所在,语气有些颤抖的朝叶问提醒道。


        

纵是不需提醒,叶问以然察觉到不对,一道让自己近乎窒息的恐惧之势自身后压来。


        

叶问来不及多想,莫问剑再度出鞘,回身格挡。


        

“扑通!”


        

玄铁重剑落在莫问剑身之上,一道巨力瞬时倾斜,生生将叶问压跪在重剑面前。


        

叶问几番想要起身,皆是失败后,满是怒火的眸子朝来人看去。


        

剑是玄铁重剑,可执剑的人却不再是肖言夕,反是换上一身灰衣素装,须发灰白相间,眼神却是透着剑意的中年男子。


        

“剑圣!?”


        

叶问满是恨意,咬牙切齿的吐出二字。


        

藏剑山庄与剑圣之间的恩怨,世人皆知。对于叶问对自己的恨意,剑圣自是全然不顾,很是随意的回道:“还敢在本圣面前狂妄,不长记性吗?怎么,本圣留下的镇剑石你们搬得动了?


        

本圣最是讨厌那些自诩强者的废物,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也好意思收别人为徒?你也配!若是他真的跟了你,再好的苗子,也得毁在你们这群废物手里,”剑圣全不顾及藏剑山庄脸面,教训道。


        

“你要干什么?”


        

技不如人,叶问无话可说,强忍着心底的怒意与头顶的压力,朝剑圣问道。


        

“不干什么?本圣在此喝酒,你却在这乱叫,打扰本圣雅兴,你说我要干什么?”剑圣威胁道。


        

“我等不知剑圣你老人家在此!多有打扰,在下现在便带人离开!”叶问咬牙回道。


        

剑圣这才收起玄铁剑,很是满意的摆摆手:“快点滚!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们。”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藏剑山庄所受之辱,他日定。。。!”


        

“滚滚。。。”


        

对于叶问不痛不痒之语,剑圣很是厌烦的挥手打断,并将其一众撵走。


        

待叶问带人离开后,剑圣方才回转身行,将玄铁剑还给肖言夕的同时,用很是满意的语气出言问道:“你就是秋雨那个破山庄的瞎子?”


        

肖言夕对剑圣施了一礼后,回道:“正是晚辈。只不过山庄不破,他有名字——听雨山庄。”


        

“哈哈。。。”


        

对于肖言夕的不卑不亢,剑圣很是爽朗的一笑带过后,转而换了个语气,不耐烦的朝一旁的秦无忧开口道:“还不起来?我已经出手,你还装睡什么?”


        

话音落,本是沉睡的秦无忧面上突然露出的笑意,并起身朝剑圣施了一礼道:“既然剑圣都认为我们老四是个好苗子,何不拿去栽培栽培?”


        

“哼,跟你那死爹一个德行,都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剑圣冷哼一声,回道。


        

能教出月秋雨那般的徒弟,秦无忧自是对剑圣的放浪形骸,言语不羁全无半点意外。只是微微笑过,不去过多在意。在秦无忧看来,既然剑圣没有拒绝,那老四便有机会在剑圣门下求教。


        

“你们两个都在,我那不孝徒儿又去了何处?”剑圣再度出言道。


        

秦无忧笑语回道:“也在此地,我们就是来找他的。”


        

“他来山城做什么,又是为了那个夫人?”


        

秦无忧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是被抓来的。”


        

“出什么事了?谁抓的他?他现在人在哪?”闻言,剑圣面色骤变,急上前追问道。


        

秦无忧忙安抚住剑圣,露出自信笑意,出言道:“本来还不确定,不过现在有您在,相信很快就能搞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