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三十三章招摇撞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在前面,就在前面!城中间的阴阳界处,靠东边的一座破败草庐。”被肖言夕吓的花容失色的女子,不住哆嗦着,指着城中方向,颤抖道。


        

肖言夕收剑,朝秦无忧从容开口道:“二当家,路已经问清楚了,我们该走了。”


        

“你刚刚好像吓到她了。”秦无忧轻摇着玉枫扇,微笑道。


        

“没有,她很好。”


        

“对对对!没有,没有,奴家很好。既然公子还有事,那奴家便不多做打扰了。”女子说着,急闪入迎春楼内。


        

顺着那青楼女子的指引,绕过姹紫嫣红,纸醉金迷的热闹街巷,直到两人停步在眼前幽暗无光,阵阵阴风不住刮过的阴阳界前停住。


        

正如肖言夕所言一般,山城阴阳两界泾渭分明,两界之貌更是天差地别。


        

“有人!”


        

察觉到阴界内有声音传出下,秦无忧急引动紫瞳心眼朝里面看去,并开口提醒道。


        

不远处,十几个衣着相同,看上去修为都在顶流九品的武道强者,将两个衣着光鲜,看起来像是哪家纨绔子弟的少年围在中间。


        

下一刻,那十余众没有半点废话,全然不顾那两位少年的求饶,手起刀落下,直接将两人腰斩于此后,没有多做半点停留,眼神也未多眨一下,便说笑着走出阴界,自秦无忧身侧路过。就像是发生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一般。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这便就是你说的人如草芥,杀人与杀鸡无异吗?”待那群人离开,秦无忧朝身旁的肖言夕问道。


        

肖言夕点头应下:“他们的死,原因或许有很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犯了错,是咎由自取。


        

只不过他们所犯之错若是放在外面,或许只是杖刑或是流配而已,绝对罪不至死。可是他们禁不住诱惑,选择来了此处,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自语道:“一半为阴,一半为阳。一半极尽逍遥,一半无尽炼狱,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山城。”


        

“二当家所言不错。”


        

肖言夕回过,便顺着阴阳界,按那风尘女子所指,朝忘忧酒馆的方向而去。


        

二人又行了近小半日,眼见不住有人进进出出阴界。只是每次走出阴界的人,总要比进去时少上许多。


        

月以下梢头,秦无忧二人最后停步在与残垣断壁无异,不过一间剩不了一捆茅草的破屋,还有三五张已经缺了脚的桌椅。唯独那酒招旗完好无损的挂在阴阳界交汇处,“忘忧”二字迎风舞动不止。


        

见酒馆中人以坐满,秦无忧轻咳了咳后,摆着手中玉枫扇,故意高声道:“山城揽月曲流觞,一饮忘忧梦断肠。这忘忧酒馆,果然名不虚传。”


        

闻听秦无忧之言,众人纷纷侧目看过来。当中靠近窗子的一位藏剑山庄道服着身,手中持剑,年龄与自己看起来大不了多少的男子起身上前,朝秦无忧微施一礼,开口道:“敢问阁下可是启城晟风家,枫三少?”


        

秦无忧学着晟风枫往日的样子,还了一礼后,回道:“正是在下, 不知阁下又是藏剑山庄何人?”


        

男子闻言,面上随之挂出笑意,请秦无忧与肖言夕同桌落座后,出言回道:“在下藏剑山庄——叶天辰。此行随家师一起,来此赴那英雄帖之约。”


        

“哦。”


        

秦无忧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跟着附和过后,再度开口道:“枫也有所耳闻,听说那秦侯爷引楚州军兵犯天庐山,打的那名剑山庄屁都不敢多放一个,才有了如今的英雄帖之约。是与不是?”


        

“哈哈哈。。。”


        

听见名剑山庄吃瘪,叶天辰不禁放声大笑后,开口回道:“枫三少所言不错,正是如此。只是不知枫三少来此又是所谓何事?难不成也是为那英雄帖?”


        

秦无忧摇了摇头:“自然不是,名剑山庄的英雄帖可还招不来本公子。枫之所以来此,一是为见识一下这忘忧酒馆。二便是为那护国军候,邪宗首座——秦无忧!”


        

“枫三少难道也要诛杀那秦无忧?”叶天辰好奇道。


        

秦无忧收起玉枫扇,摇头回道:“是,也不是。那秦无忧以一人之力便可力压我四大贵姓,更扬言要杀我二哥为他秦家军复仇,枫自不能容他!


        

只不过那秦无忧手段太过妖孽,我四大贵姓根本奈何他不得。所以今日来此是为见证天下诸‘熊’屠那妖孽,为我四大贵姓出气!”


        

秦无忧以晟风枫的口吻,讲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昂。但听的人却不淡定起来。忘忧酒馆众人闻言,各个不寒而栗,未战先怯。


        

四大贵姓对北洲所有人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那秦无忧一人便可力压四大贵姓,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自是不言而喻。


        

待秦无忧说完,叶天辰语气也多少有些不稳,只是强装镇定,试探着问道:“枫三少,您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


        

“比真金还要真。启城闻人府一战,难道诸位还没听说吗?


        

他秦家解语白衣兵犯闻人府,秦无忧一人退去四大贵姓援军,力战闻人府五大高手,更是当场毙闻人雨师老相爷于人前。这等恐怖,试问北洲谁人能做的到?”秦无忧继续以晟风枫身份不住吹嘘着自己。


        

“若真如枫三少所言,我等此番岂不是白白断送了性命?”


        

“就是,他名剑山庄受辱,与我等何干?还是不趟这趟浑水的好。”


        

“对对,这为英雄说的对。管他什么四大贵姓,六大世家?他们受辱,于我等何干?咱们现在便下山去,免得被他们波及。”


        

。。。。。。


        

酒馆中人不住有闲言传出,不过片刻之间,便走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三两人随意倒在一旁,面上有的泛起笑意,有的浮出忧伤,如痴如醉。唯一相同的是,这些人身前的酒碗都以空空如也。


        

待人群散的差不多,秦无忧朝还留在身边的叶天辰问道:“阁下为何还不离开?”


        

叶天辰面上露出笑意,出言道:“英雄帖不是儿戏,他们那群草莽走得,我名剑山庄却是走不得。即便我们与那名剑山庄的不和。但那英雄帖乃是六大世家当年共同订下的协议。有人发帖,我们便不能不来。也必须要全力以赴。


        

更何况,家师还在此处宿醉,天辰又怎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