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三十二章到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杀气肆意,天地瞬时寂静。阵阵冷风突然生出,男子迎风而立,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扬言要杀了自己的秦无忧许久后,第一次换了个表情,面上挂出冷笑,出言道:“你是第二个当着我的面对我说想要杀我的人。”


        

“嗯哼。”


        

秦无忧耸耸肩,随意哼道。


        

男子全不在意,自顾自的接着说道:“第一个是你师父,他本可以做到自己所说,但是他放弃了,我活了下来。


        

而你,刚刚险些死在我的剑下。你的性命依旧还在我手上,我现在想要杀你易如反掌。”


        

“那便试试,看今日我们两个谁会死在这?”秦无忧掌中雷法引动的同时,朝那男子回敬道。


        

男子全无半点出手意思,手中古剑入鞘后,出言道:“他放了我一命,今日我便也留他弟子一命。


        

你可安心,关于他,我不会多说什么。但你若活着,早晚都会害了他。所以下此见面,我会杀了你。


        

好生修习吧,做他的弟子,武道修为还未入流,连我都替他感到失望。”男子说完,便如来时一般,飞身而去。


        

“后会有期。记得回去告诉审判王庭的人,不管你们谁想杀他,我都会杀了你们所有人。”秦无忧朝离开的男子高声道。


        

秦无忧语毕,再感觉不到那男子存在后,方才收起杀意,自牛贺手里重新牵了两匹快马,并再将与吴雄离别时之言重说了一遍后,方才离了秦家军,奔着山城而去。 记住网址m.dzs5.com


        

“吁!”


        

一路疾驰,直到第五日,日落西山,秦无忧终是勒住马缰绳,叫停座下气喘吁吁的战马,抬头仰望着面前与寻常高山并无二致的山城。


        

秦无忧下马,看着络绎不绝,三三两两上山之人,各个满面期待,手持刀兵。不用过多猜想便也知晓是那英雄帖诏来,要对付自己的。若非这些人的存在,秦无忧自己都不敢相信,面前平平无奇的荒山,便是自己要来的山城。


        

“老四,这山城看起平平无奇,连你们肖家的天庐山都不如。你可知邪宗的朝圣大会为何要选在此处?”秦无忧朝跟在自己身后,正包裹着那扎眼的苍山四剑的肖言夕问道。


        

“山城之山无名,城亦无名。只因城在山中,故同其山一起,称为山城。山城之奇,奇在阴阳。二当家现在身在山中,自难发现当中奥妙。”


        

肖言夕回过,苍山四剑也包裹完毕,绑在身后,全然没了往日的显眼。


        

“山路难行,二当家,我们同他们一起,步行上山。”肖言夕说着,先一步离开。


        

秦无忧干笑一声,跟上去的同时,开口道:“刚刚那句话其实应该我来说的,因为你根本看不见山路。”


        

“言夕目盲,心不盲。”


        

肖言夕回过,主动开口朝秦无忧介绍这山城道:“自山腰以上,便是山城。此处无官家制约,除了忘忧酒馆外,再无一家是本地居民,都是些为利而来的人。


        

因为没有官家制约,在这里人如草芥,杀人与杀鸡无异。但同样,这里对某些人来说也是逍遥城。此地只有你想不到的,但绝对不会有你享受不到的。”


        

闻肖言夕之言,秦无忧不禁对眼前即将到达的山城心生好奇,眼珠转了转,朝肖言夕再问道:“法外之地,规矩在各自心中。如此之地,听起来确实让人心生好奇。不过,此与阴阳又有何关系?”


        

“山城南北两面,分为阴阳。我们脚下为南方阳面,与其他之地并无不同。依旧是寻常的白夜颠倒,四季交替。不过北方阴面,却是被永远的阴暗笼罩,终年不见天日。这便是山城奇异之处。”肖言夕回道。


        

“越来越有意思了。”


        

秦无忧嘴角微微上扬,看着面前古朴之意扑面的四方城墙,不忘问道:“既然无人管制,那这高墙深城又是何人所建?”


        

“传闻城墙古来有之,而城内之所最初则是由邪宗所建,遍布天下的阑珊苑,便始于此山城。后来山城渐渐有了名气,向往之人络绎不绝,便也就有了现在的繁盛。”


        

“怪不得朝圣大会要选在此处?从某个角度讲,这山城之主乃是我邪宗才对。”秦无忧原来如此的说着,迈步朝山城而去。


        

“二当家所言不错,你是邪宗之主,便也是这山城之主。”肖言夕从旁开口道。


        

城门没有人把守,各路英雄齐聚之下,秦无忧二人混迹其中,自也没有人多做在意。


        

步入山城,眼前之景,让秦无忧全然没了再与肖言夕闲聊之意。身在启城帝都,享尽富贵,看遍芳华的秦无忧,此刻也不免被面前场景所震撼。


        

山城之象,就算是用金砖铺地,翡翠为瓦,珍珠加缀也丝毫不为过。本以是深夜时分,依旧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的不夜之城。更是深深明白了肖言夕所言那句“只有想不到,没有享受不到”之意。


        

主路两旁,娱乐场所无数。赌场叫嚣之声比比皆是,莺莺燕燕的缠绵之音亦连绵不绝。还有酒肉飘香十里,吃喝玩乐,应有尽有。除了感叹以外,便当真只剩一个逍遥快活可以描述。


        

停在城门前享受了片刻的秦无忧,四下看过,不见有人来寻自己后,朝身旁肖言夕开口道:“按时间推算,夫人他们应该到了才对。可虞美人并未来此迎我,你猜是发生了什么?”


        

“言夕不知,想来是为救三当家之事奔波。”


        

“你这算是敷衍吗?不用回答我,现在我们先去忘忧酒馆,然后再去阑珊苑睡觉。”


        

秦无忧说完,不给肖言夕再开口的机会,拿出晟风枫出启城时所赠的玉枫扇,学着晟风枫的样子,朝离自己最近的一家风月之所——迎春楼前的那些胭脂水粉而去。


        

“呦!公子生的好生俊秀,这身衣衫也是极美。


        

看公子一路风尘,可是因那英雄帖,第一次来山城?不如先进来喝杯水酒,叫奴家伺候公子好生歇息歇息,如何?”


        

不等秦无忧开口,那门前迎客的少女,故意摆弄了下衣着不整,裸露大半的如雪肌肤,朝秦无忧抛着手中满是香粉的手绢,媚笑道。


        

秦无忧学着晟风枫的样子,故作风雅的施了一礼,方才开口道:“敢问姑娘,忘忧酒馆如何去得?”


        

“嘻嘻。”


        

对于秦无忧的作态,女子错以为是故作矜持,贴近秦无忧的同时,继续勾引道:“真不懂你们这些武林人士怎么想的?一个只卖老糟烧,漏风漏雨的破败茅草屋,有何去得?哪有奴家的闺房舒服,您说是吧,公子?”


        

“砰!”


        

不等秦无忧回话,一道利剑出鞘之音自身后传出。寒光一闪,利剑以然搭在那女子香肩之上。


        

“忘忧酒馆,在哪!?”利剑主人,肖言夕那无神的目光盯着女子,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