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三十章急奔山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回事,当日都发生了什么?”


        

楚州营,中军大帐内,晟风枫闲坐一旁,朝躺在床上养伤的肖言夕问道。


        

重新握紧苍山四剑的肖言夕,回忆道:“是邪宗的人,他们劫走了三当家,还要二当家带着邪王舍利,前往山城换人。


        

言夕本想冲上去和他们拼命,却不知被何人自身后偷袭。再醒来时,我已经出现在名剑山庄的地牢里了。是七叔偷偷关照,才保我一命,并在那老贼子面前为我求情。”


        

“你这个人太笨了,不是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一个人解决的,你该来启城找我的。”秦无忧从旁开口道。


        

“二当家不该来名剑山庄,而是应去山城救三当家。我的事情自己可以处理好。”肖言夕答非所问道。


        

“山城我不去,三当家他暂时死不了。可天庐山我若不来,现在你已经死了。”秦无忧全无所谓道。


        

肖言夕还想再开口,却被走进军帐的斥候打断道:“少帅,将军,营外有位自称悲悯剑——肖弈的求见。”


        

“你那个唯一对你好的七叔?”晟风枫听罢,从旁朝肖言夕问道。


        

“请他进来。” 见肖言夕点头应下后,秦无忧朝斥候允准道。


        

不多时,在军士引领下,悲悯剑——肖弈走入军帐。见肖言夕侧卧床上,急上前关切道:“言夕,伤势如何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肖言夕起身欲施礼,却被肖弈按下后,便夜顺从的摇了摇头,直入主题道:“七叔安心,言夕不过小伤而已,并无大碍。七叔来此,可是有事?”


        

肖弈依旧是不放心的上下检查一番,见果真好了大半后,才起身步入主题,朝营帐中众人开口道:“侯爷攻山,致使父亲他老人家震怒。在下此次下山便是奉父命发下英雄帖,邀约天下群雄,共赴山城诛杀侯爷。在下特意绕路前来相告,还请侯爷早做准备。”


        

“英雄帖?”


        

秦无忧转向晟风枫,疑问道。


        

晟风枫轻摆折扇,全无所谓的回道:“我自幼生在启城,不是所有事都能知道的?比如这所谓的英雄帖。


        

不过猜也知道,定是六大世家联合,召集天下群雄一起,祸害你这个不讲江湖道义的武林败类。”


        

“枫三少所言不错,正是如此。”肖弈从旁确认道。


        

“也就是说,本来只是邪宗的人要在山城取我性命。现在连六大世家也要一起去凑热闹了?”秦无忧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开口道。


        

“特别对!”晟风枫很是游哉的确定道。


        

“虱子多了不怕痒,本就是个死局,谁还会在乎多那么一个两个废物?”


        

秦无忧话音刚落,吴雄急上前开口道:“无需少帅劳驾,请少帅诏令我秦家十二字营,六先锋,由吾等待少帅赶去山城平乱。


        

莫说一个小小的英雄帖?只要少帅愿意,秦家军可踏平整个山城。”


        

“不必,山城乃是邪宗之事,无需秦家军代劳,我自有安排。


        

您还是留下统军,今日我调了楚州营,王城里的那位心里一定不会舒服,还不知会有什么后果?解语他人还在启城,不久宇王又要让他引军兵犯四境,这些都需要诸位叔叔们从旁照顾解语周全。”秦无忧出言解释道。


        

“管他什么王命还是君心,秦家军只尊军令!


        

二公子那边有解语白衣守护,绝不会有问题。可少帅旁边只有一个重伤在身的瞎子!您照顾他还不错,根本没人护卫少帅!还是让罪将同往的好,即便少帅不许,也该调其他字营沿途随行护卫。


        

元帅他已经去了,秦家军绝不可让少帅再有半点危险!”吴雄依旧坚持着开口道。


        

“吴将军不必担心。你们秦家少帅九百载气运加身,命大的很!只有他祸害别人的份,还没人能要了他的命。”晟风枫说着,自顾自的轻摆折扇,离军帐而去。


        

“你不打算随我同去吗?” 秦无忧朝离开的晟风枫背影,发问道。


        

晟风枫头也未回,只是随意摇了摇玉枫扇道:“山城太危险了,傻子才会去,侯爷自求多福吧。


        

不过看在你我同为听雨山庄当家的份上,还是要提醒侯爷一句,山城之行若想无忧,记得一定要去一趟忘忧酒馆。”


        

“忘忧酒馆?什么地方?”秦无忧转朝其他人问道。


        

“山城揽月曲流觞,一饮忘忧梦断肠。侯爷去了,便知那忘忧酒馆是何地方了?”肖弈说完,也跟着告辞离去。


        

“山城揽月曲流觞,一饮忘忧梦断肠?”秦无忧重复着肖弈之言,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朝躺在床上的肖言夕问道:“忘忧酒馆?有趣,有趣。老四,现在能站起来吗?我们也该上路了,就去忘忧酒馆。”


        

肖言夕没有半句言语,起身挂剑,站到秦无忧身侧。


        

“吴将军,此去山城,路有多远?”秦无忧转问道。


        

“山城远在燕州之北,此去九州之遥。若是快马加鞭,沿途驿站没有半点耽搁的话,就算不眠不休,恐怕最少也要七日时间。”吴雄回道。


        

秦无忧听罢,沉声下令道:“吴雄听令!”


        

“罪将在!”


        

“传我秦家解语飞花令。此去山城,沿途九州军驿,备好快马,务必保本帅五日内赶到山城。违令者,斩!”


        

“得令!”


        

解语飞花传九州,双骑绝尘入山城。


        

秦家一声飞花令,宇国九州之地,各营守军尽出。沿途传递军报的驿站尽数关停,无论边关急报,还是四境隐秘军情,全数停滞,为秦无忧一人让出路来。就连官道都被封停,禁止所有人出行。


        

沿途官道,日夜巡逻,夜点火把,如同白昼。各路岔口亦有军士留守,为秦无忧与肖言夕二人引路。


        

第四日夜,不眠不休的秦无忧二人刚入燕州界内,胯下第九匹快马便再也坚持不住,力竭而亡,跑死在官道之上。


        

“罪将牛贺,恭迎少帅。”路旁等候许久的幽州营——牛贺,急牵马奉上的同时,跪迎道。


        

秦无忧上前扶起牛贺,问道:“牛将军快快请起,此地据山城还要多久?”


        

“回少帅,尚还需大半日路程,不过定能在少帅要求的五日之期赶到。


        

少帅一路奔劳辛苦,可以在此暂歇片刻了。”牛贺起身的同时,回道。


        

“不必,前面引路,赶到山城再歇便是。”


        

秦无忧说着,接过牛贺手里的快马,正欲翻身上马间,背后一道杀意突起。


        

秦无忧急回身看去,眼见寒光一闪,一剑从天而降,顷刻之间打散秦无忧格挡的紫竹,连人带马,射穿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