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英雄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名剑山庄,山门广场前。


        

往日门下子弟操练剑法的场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山门紧闭,广场之上鲜血满地,秦字军旗迎风凌冽,军旗之下兵甲森严,静待军令。


        

“唉,本来还以为你和宇王只是演戏,其实关系应该还不错。但现在你有事没事便擅调四边守军,估计宇王不会放过你了。”折扇轻摆的晟风枫,看着眼前军心所向的场景,不痛不痒的感叹道。


        

“别闹。我这是借,不是调,不一样。


        

父帅的兵,待我如子侄。如今我有难处,找叔叔们帮帮忙,很正常。王上他仁德宽厚,不会计较的。”看着已经龟缩进山庄,小心提防自己的名剑山庄,秦无忧全不在意的解释道。


        

“仁德宽厚是对黎民百姓,你。。。!?呵呵!”晟风枫干笑道。


        

“哒哒哒。。。”


        

两人闲聊间,马蹄声渐近。手提巨斧,一身粗狂,满脸络腮胡子的吴雄走近秦无忧,下马跪拜道:“少帅,天庐山诸峰以尽数攻下,只剩眼前名剑山庄。请少帅下令!”


        

晟风枫收起折扇,从旁不合时宜的开口道:“啧啧。。。你叔叔们待你可真好。”


        

“滚!”


        

骂过晟风枫后,秦无忧上前将吴雄扶起,出言道:“吴将军辛苦,秦家军伤亡如何?” 记住网址m.dzs5.com


        

听着秦无忧之语与昔日征战之时秦帅之言一般无二下,往日情景不禁一一浮现。一瞬之间,吴雄感觉眼前之人就是秦帅。不禁眼眶湿润,落下眼泪。


        

曾几何时,纵是血溅沙场,也要毙敌于斧下的狂莽将军,上一次落泪,还是十八年前秦帅用身体为自己挡下敌军射来的五道利箭。


        

那本应是自己该流的鲜血,却赫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自秦帅的身体上喷出。


        

往事一幕幕浮现,让吴雄一时间恍惚,泪永不止道:“元帅,秦家军不惧生死,只听军令!”


        

“将军?将军?”


        

秦无忧出言将恍惚之中的吴雄唤醒后,再度发问道:“将军,伤亡如何?”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吴雄随手擦干眼泪后,再拜道:“罪将一时失态,少帅勿怪。”


        

“无妨。”


        

“回禀少帅,我军伤亡不过百余人,现以差人送下山去医治。”


        

军前生死之情,秦无忧心知不该多做矫情,便只是点头应下后,下令道:“叫阵三次,若不交人?即刻攻城,死生不论!”


        

“罪将领命!”


        

吴雄应下后,不传军士行令,而是自己翻身上马,亲自来到山庄门前,挥斧高声道:“里面的人听着!我家少帅有令,即刻交出听雨山庄四当家,不然兵犯山庄,鸡犬不留!”


        

“里面的人听着,我家。。。”


        

“吱。。。!”


        

第二遍刚欲开口,山庄大门便自里面缓缓打开。肖玖墨引着身后四子自山庄而出,停在马前。


        

肖玖墨上前,不卑不亢道:“吴将军,我名剑山庄与将军无冤无仇。肖言夕更是我肖氏子弟,乃我自家之事。吴将军如此犯我山庄,未免太过霸道了些?


        

宇国兵甲可尽是我名剑山庄一家供应,将军今日之举若是老夫呈报王上,怕是将军也不好收场。还请将军先行退兵,免生误会。至于其他事,再行商议便是。”


        

“你没听懂吗?我说,我家少帅有令,即刻交人!否则兵犯山庄,死生不论!”吴雄全然不讲情面,更不在乎肖玖墨口中所谓的误会,只是抬起手中巨斧,狠声道。


        

“你。。。!”


        

不等肖玖墨回答,身后受不住如此被轻视的肖家四子纷纷拔剑上前。


        

“退下!”


        

强忍着面上怒意的肖玖墨,沉声喝止过后,咬着牙关同吴雄开口道:“敢请秦侯爷一见?”


        

“你还不配见我家少帅,速速放人!”吴雄直接回绝道。


        

“将军莫要欺人太甚!你我不过五步之遥,老夫自信可以三息之内,取你性命!”纵是老城深沉的肖玖墨,此刻也受不住被如此无视,出言威胁道。


        

“是吗?那你现在动他一下试试看!?”自身后缓步走近的秦无忧,突然加重语气道。


        

“侯爷如此大动干戈,未免太过不把我名剑山庄放在眼里了!?”见秦无忧走近,肖玖墨收起杀意,转朝秦无忧开口道。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将你们放在眼里过。”秦无忧很是认真的回道。


        

“侯爷可知狗急了也会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道理?”肖玖墨再言道。


        

秦无忧露出微笑,对上肖玖墨的目光,自信道:“你不会,因为你不敢!我说最后一遍,现在,把人交给我!”


        

寂静,整个广场寂静的可怕,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几次杀意起伏过后,肖玖墨终是收回目光,低声道:“侯爷,做个交易如何?我把言夕给您,您将苍山四剑还给我名剑山庄。”


        

“大当家!”秦无忧不答,只是朗声朝身后喊道。


        

本以为无事的晟风枫,暗暗叹了口气后,应声上前的同时,挥了挥手。


        

秦家军身后,带着苍山四剑的夜幽骑便听命上前,列队在晟风枫与秦无忧身后。


        

秦无忧回身看了眼夜幽骑手里的苍山四剑后,回身笑语道:“我现在是在威胁你,不是与你谈条件。你可以选择不接受,然后杀了我和晟风枫,从我们身上走过去拿剑。”


        

“老四,放人!送侯爷与枫三少下山!”肖玖墨怒视着秦无忧,终是咬牙开口道。


        

“父亲。。。!”


        

“我说,放人!送客!”


        

肖玖墨言罢,便头也不回的回返山庄而去。肖擎则是满脸怒意的将肖言夕交到秦无忧手上后,冷声道:“侯爷,人给你了。但我肖家祖训一诺,千古不违!苍山四剑,连同这逆子的性命还请侯爷保管好,我肖家早晚登门去取!”


        

对于肖擎无关痛痒的狠话,秦无忧全不在意,只是朝重伤的肖言夕问道:“伤势如何?需不需要我现在就灭了名剑山庄,替你报仇?”


        

肖言夕摇了摇头后,急声道:“二当家,三当家他。。。”


        

不等肖言夕说完,秦无忧便制止道:“没事,我有数。眼下是你的事。”


        

“不必。言夕的仇,他日言夕自会亲自上门!”肖言夕回身看着名剑山庄,狠声道。


        

“吴将军,鸣金,收兵。”秦无忧点头应下后,朝吴雄开口道。


        

“领命!”


        

。。。。。。


        

名剑山庄,祖堂内。


        

肖玖墨坐于上座,久久不语。堂下三子静立一旁。不多时,悲悯剑——肖弈走进,施了一礼后,开口道:“父亲,秦家军以尽数撤走,各峰统计的人数也以报上。山庄损失过半。”


        

“哼!不过是靠着亡父的威名的毛头小子而已,竟如此猖狂!


        

父亲,请您下令,我现在便带人追上去截杀,将那逆子与苍山四剑夺回来!”肖擎闻言,第一个受不住,狠声道。


        

“住口,此事谁也不许再提!”肖玖墨训斥道。


        

肖擎依旧不服气道:“父亲,难道就让他这么嚣张下去,视我名剑山庄无人吗?此事若是传扬出去,我名剑山庄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那四哥又想怎么样?追上去杀了他们吗?且不说我们能不能做到,就算真的做到了,我名剑山庄又能承受的住解语白衣的报复吗?长白岭的教训,四哥忘了吗?”肖弈从旁提醒道。


        

“那就这么任由他秦无忧欺凌吗?”肖擎思索了许久无果下,发问道。


        

肖玖墨终是开口道:“名剑山庄自然不能任人欺凌!老大,老三,老四,你们三人归整山庄,收拾残局。


        

老七,你下山一趟,以老夫名义发下英雄帖,邀约群雄。


        

七日之后,山城诛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