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八章兵围名剑山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宇,越两国边界,秦川向东三百里。楚州,天庐山。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


        

天庐山,群峰环绕,峰峦叠翠,山高路险,风奇景秀。遥遥相望,云水绿翠相绕,天地融为一体。近观山体,全然不得真容,唯剩神秘敬仰之感。


        

天庐山主峰,剑炉峰之上,一眼天泉飞流直下,宛如九天银河散落,盖于天庐山诸峰之上。


        

剑炉峰顶,高阁古楼林立,云间烟火鼎盛,门下子弟往来不绝,各操其业。六大世家之一,天下铸器名家——名剑山庄。玄界大陆之上冠绝天下的十件圣兵,五出其中。


        

山庄后院,天泉之侧,名剑山庄祖堂内。供奉先祖排位下的太师椅上,一须发皆白,体质却依旧壮硕的名剑山庄庄主——肖玖墨,面色深沉,眼神冰冷的盯着面前跪于祖堂之上,满身伤痕的肖言夕,还有其身侧两位衣着相同,面容神似的中年男子。


        

许久的沉默之后,堂上较为年长,满脸怒气的中年男子,肖家第四子,本应是玄铁剑护剑人的肖擎,朝家主施礼道:“父亲,孩儿教子无方,养出此等孽障。请父亲准许孩儿将其投入剑炉,以祭奠我肖家死于他手的亡魂。”


        

“父亲,万万不可!言夕他虽犯万死之罪,但情有可原。更何况虎毒尚不食子,言夕他毕竟是我肖家子弟,还请父亲从轻发落!”另一位俊朗端正的男子急上前求情道。


        

“七弟,此乃我院中之事,不用你管!这逆子先前之罪暂且不论,单他夺了四剑,加害二哥,五弟和六弟三人性命这两罪,便百死莫赎!”肖擎怒声朝其七弟,悲悯剑护剑人——肖弈训斥道。


        

“四哥,言夕有罪,重罚后令其悔改便是。直接焚杀,未免。。。”


        

肖弈话未说完,便被肖玖墨抬手打断,沉声道:“派出去的人回来了没有?”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肖擎语气略有迟疑的躬身回道:“回父亲,还,没有。听雨山庄,剑冢还有启城,我们都派了人手。已经七天乐,可至今还没有半点消息传回。”


        

肖玖墨点了点头,转朝跪在地上,一直沉默不语的肖言夕问道:“夕儿,肖家对你不起在先。你先前所受之苦,确是祖父有失公允。你狠名剑山庄,祖父不怪你。但如今你所犯下的罪孽,罪该万死,你可有异议?”


        

“父亲,言夕他。。。”


        

“七叔,不必再为我求情了,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肖言夕开口打断后,狠声朝肖玖墨开口道:“我肖言夕立世于今,所作所为,无愧于心。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苍山四剑现在何处?你若说出,祖父保你不死。”肖玖墨沉声道。


        

“哈哈哈。。。你做梦!我就算跳入那剑炉,也绝不会告诉你们半个字!


        

祖训一诺,千古不违?我偏要你们无法违背祖训!你们永远也别想从我口中得到那苍山四剑的下落。”肖言夕狂笑道。


        

“言夕住口!还不快向祖父与你父亲认错?”肖弈急声呵斥道。


        

“七叔,你不必管我。你对我的好,言夕铭记于心,绝不敢忘!言夕今日命绝于此,无话可说。只恨自己技不如人,没能屠尽名剑山庄,为我母亲复仇!”


        

“唉,你糊涂啊!”


        

知事以再无回旋之地,肖弈终是不忍,叹息道。


        

“老四,送他去剑炉吧。另外你们三兄弟即刻带人下山去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那在外的苍山四剑给我带回来。”肖玖墨全无半点表情的开口道。


        

“孩儿遵命。”


        

肖擎应下后,抬起便是一脚,将肖言夕踹翻在地后,狠声道:“你个逆子,还不给我爬起来受死!”


        

“报!”


        

不等肖言夕起身,外面护院弟子便急声高喊,并满是惊慌的跑进祖堂。


        

“放肆!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肖擎见状,训斥道。


        

“出什么事了?”肖弈在一旁询问道。


        

护院弟子强行喘匀了气息,断断续续的回禀道:“禀告家主,官,官兵!漫山遍野尽是官兵,正向我名剑山庄而来!”


        

“慌什么?不过是些官兵而已,想是哪位高官前来求剑,在故作声势。


        

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堂堂名剑山庄岂会惧怕他们?”依旧分不清状况的肖擎开口道。


        

“不,不是,他们与往日上山的官兵不同。他们上来便是刀兵相向,不由分说,见人就杀。不过是罩面之间,我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以倒在他们的脚下,如今以兵围山庄了!”


        

“大胆!哪个狗官敢擅闯我名剑山庄,活得不耐烦了!?


        

速向各峰发信号,带人跟我去灭了他们!”肖擎作势便要前去。


        

那护院弟子,换了个跪的方向,接着开口道:“发了,一早便发过了。只是不见半点回应,至今也无一人驰援,想是。。。”


        

护院弟子不再说下去,肖擎也顿在原地,强忍着怒意,咬牙问道:“谁?他们是谁?”


        

护院弟子急摇头回道:“暂还不知是何人?他们什么都不说,也不多问,见人就杀。


        

有护院弟子见到他们军中帅旗所书旗号为‘秦’字,军旗之下似有两位少年坐阵。”


        

“秦字?天庐山附近,有些战力的也就只有宇国楚州营的吴雄将军,何时又冒出来个秦姓军队?”肖擎不解道。


        

护院弟子不知如何回答,只是闭口不言。一旁的肖弈,看了眼面上已经露出微笑的肖言夕后,叹气道:“四哥别忘了,楚州营的前身乃是秦家军,当初天下军中一字飘的‘秦’字。


        

如今秦字帅旗出现,自是不足为怪。当今天下,有此战力的军队,怕是也只有他秦家军了。


        

那帅旗之下的两位少年,想来也不难猜出。应该是启城的那位小侯爷,听雨山庄的二当家赶来救人了。”


        

肖弈说罢,不管顿在原地,不再开口的四哥,离开祖堂,提悲悯剑,前去迎敌。


        

“父亲,我们怎么办?”


        

回过神来的肖擎,朝依旧端坐不动,看不出半点表情的肖玖墨问道。


        

“敌人已经打上门来,你还要问怎么办?老四,你太让我失望了。”肖玖墨起身离开的同时,瞪了眼肖擎,开口道。


        

“父亲,那这个逆子。。。”


        

不等肖擎说完,肖玖墨便打断道:“带上他,难道你想让我名剑山庄也如长白岭一般,被人封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