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七章鬼面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唰。”


        

折扇摆开之音传来,顺声看去,音源之处,一席白衣之上几片枫叶映衬的晟风枫出现在二人一鬼眼前。


        

晟风枫轻摇着折扇上前,用着往日自命潇洒的仪态开口道:“千人千面——鬼面郎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郎君?这么说他是个男的了?”秦无忧从旁问道。


        

“。。。。。。”


        

“朋友,他现在要杀你,你还想着他是男是女?这重要吗!?”晟风枫无语道。


        

“风度,风度,注意你的风度。”


        

秦无忧提醒过后,开口回道:“确实不重要,不过他刚才女人变的很像,我还以为他就是个女人呢。”


        

知道与秦无忧无聊下去只会影响自己的风度,晟风枫果断选择无视后,转朝伞下魂与鬼面郎君微施一礼,出言道:“今日你我两方生死暂且不论,二位可否相告我听雨山庄四当家——肖言夕,人现在何处?可还活着?”


        

鬼面郎君跟着化成晟风枫模样后,同晟风枫往日习惯一般回道:“他还活着,如果没被名剑山庄的人杀了的话。”


        

“你把他交给名剑山庄了?”晟风枫面显怒色,沉声问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见鬼面郎君点头,晟风枫冷哼一声的同时,手中玉枫扇化成星玄针,指向鬼面郎君的同时,冷声道:“那便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本来就不喜欢你现在自命不凡的样子,我们还是只论生死的好。”


        

“嗖。”


        

紫竹自晟风枫耳边划过,秦无忧飞身跟上的同时,不忘开口道:“你废话真多,早便该如此。”


        

“小心!秦无忧,你。。。算了,随意吧。”


        

眼见紫竹打在白纸伞上后消散,秦无忧被伞下魂操控的一众尸体围在中间下,晟风枫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中星玄针抡起棍花,跃身而起,朝鬼面郎君砸下。


        

星玄针当空砸下,鬼面郎君不退不避,横出手中玄铁剑,硬悍星玄针。


        

“嗡!”


        

两道巨力相碰之下,周遭丈许距离范围内的沙石落叶,尽数被震起翻腾,就连空气亦受不住这份冲击,随之产生共鸣,生出刺耳的蜂鸣之音。


        

“别耍帅,认真点。”


        

不知何时射过来的紫竹在鬼面郎君身侧散去,转而出现的秦无忧,手中紫竹朝鬼面郎君心口刺下的同时,不忘朝还顿在半空中,衣衫迎风凌冽的晟风枫开口道。


        

“你滚!我这是在给你制造机会。”


        

晟风枫说着,以手中星玄针借力,翻身腾起,转朝援救鬼面郎君的伞下魂攻去。


        

紫竹在鬼面郎君及时横在心口处的永夜剑身上被拦下,下一瞬,玄铁剑横空斩下。以攻为守,逼秦无忧退开。


        

对于玄铁重剑的威胁,秦无忧全不在意,依旧只是攻杀。周身七道紫竹凝出,分七路刺下。


        

“砰。”


        

玄铁重剑斩在天衣——落霞之上,虽护住了秦无忧无损,但剑身上传来的巨力依旧是将秦无忧轰飞,再度坠入一众行尸走肉之中。


        

护体紫竹及时撑开,阻住一众尸体扑上来的同时,星玄针当空砸下,震开百鬼夜行,将秦无忧救出后,化棍为扇,朝追杀上来的伞下魂掷出的同时,抽身退开。


        

“青衣姑娘若是知道你是这么用她的天衣的话,我猜她一定会把它从你身上扒下来。”晟风枫抬手收回飞出的玉枫扇的同时,朝秦无忧开口道。


        

“咳咳,男女授受不亲,她不会脱我衣服的。”秦无忧轻咳了咳,擦干嘴角溢出的鲜血后,开口道。


        

“呵呵,你知道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你在作死。”晟风枫干笑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用眼神示意被紫竹洞穿左肩的“晟风枫”模样的鬼面郎君,回道:“知道,不过效果很好。”


        

“那是他不会用剑,刚刚若是老四用那四把剑,就不是只挡住六道攻击了,你绝伤不到他。”晟风枫出言道。


        

“老四他也不会对我下杀手。”


        

秦无忧说完,不管晟风枫的无语,上前看着鬼面郎君,转朝伞下魂开口道:“再打下去,他死定了。”


        

“死在自己目标手里,只能证明他不配活着。”白纸伞上,两行字生出。


        

“唉,你们真无情。”秦无忧叹气道。


        

“这是法则。”又是四字生出。


        

秦无忧满是无奈的摇摇头,转朝鬼面郎君开口道:“你们审判王庭的规则与我无关,现在做笔交易。把你手里的四把剑还给我,我放你们离开。给你们机会,再来杀我一次。”


        

看着左肩紫竹洞穿的伤口依旧泛着紫气,并不住在躺血。鬼面郎君沉默不语,犹豫不决间,秦无忧再度开口道:“或者,我现在杀了你,然后把伞下魂打跑,再自己去把剑取回来。”


        

“铛。。。”


        

四柄剑先后落地,鬼面郎君化成陌生男子模样后,转身离开。


        

待那鬼面郎君消失在视线内后,秦无忧面带微笑,转朝伞下魂开口道:“你还不走吗?二对一,你没机会。”


        

白纸伞未有半字留下,跟着飘身离开后,那一众行尸走肉也随之倒在地上。


        

晟风枫上前将四剑拾起的同时,看着一地尸体,朝秦无忧开口道:“他们不是审判王庭的人杀的,看来想你出城的人,不止审判王庭一家。那鬼面郎君一定看到了,你应该问清楚才对。”


        

“不是要我命,那便是要邪王舍利,或者两者他都想要。所以问与不问,意义不大。”秦无忧开口道。


        

“不管要什么,你要是不想给的话,就得想办法活下去。至少在同我一起去名剑山庄后再死。”晟风枫说着,将离火与冰霜交给秦无忧,自己留下玄铁与永夜后,开口道:“听雨山庄,有难同当。一人两把,我不可能自己背四把的,有失风度。”


        

“夜幽骑呢?堂堂晟风家主出城,不会连一个护卫都没有吧?叫他们出来拿剑就好。”秦无忧并未接剑,反是开口道。


        

“解语白衣呢?护国军候出城,身边不是也没有解语白衣跟着吗?”晟风枫反问道。


        

秦无忧不再回答,径直离开,不给晟风枫再开口的机会。


        

“唉,若论不讲道理,这天下怕是再难出他秦无忧其右了。”晟风枫感慨着,自语过后,朝空无一人的身后开口道:“天叔,我怕是要离开启城几日,去叫些人跟来吧。”


        

“名剑山庄而已,老夫去一趟便好,无需家主亲去。”出现的天叔,接过四剑的同时朝晟风枫回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不一样,听雨山庄是我自己的事,与家族无关,自是要我亲自去才对。


        

您叫夜幽骑跟上,家族之事暂由大哥代管,您留下来帮他,我处理好听雨山庄之事后便回来。”


        

天叔点头应下后,不忘提醒道:“家主为义行事,老夫不该多嘴,但山城,家主绝不可去。”


        

“放心,那是他秦无忧自己的事。我不会去的,我相信他自己能解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