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六章出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当家,就在前面百步远的那座茶棚。正是那茶棚小二为我指的启城之路。”


        

秦无忧二人辞别晟风枫兄妹,离了紫竹林,彻夜急行了整夜后,停步驻足在此。肖言夕指着左前方,朝秦无忧开口道。


        

“你确定?”


        

顺着肖言夕所指看去,秦无忧一副不出意料的表情,回问道。


        

肖言夕点头应下,面上则是露出疑问之色,问道:“前面不是茶棚吗,可是言夕指错了?”


        

秦无忧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回道:“应该没指错,或许是你被骗了,要么就是我被骗了。”


        

“前面有什么?”肖言夕问道。


        

“死人,很多死人。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名剑山庄的人,因为他们每人手里都有一把剑。”秦无忧说着,缓步上前,查看死状。


        

“九十八具尸体,他们当中出剑最快的一个也不过刚刚拔出了一半而已。他们还没来得及出剑,就都死了。”看着眼前场景,秦无忧朝肖言夕开口道。


        

“名剑山庄能派来杀你取剑的人,武道应该不会太低。那能瞬间杀死近百位高手的人便更是不一般了,看来这群神秘人的实力远在六大世家之上。”秦无忧自语道。


        

“二当家说的是劫山庄的那些神秘人?”肖言夕问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不一定,不过他们一定是想让我出城的人。”秦无忧摇了摇头回过,跟着开口道:“老四,麻烦上去给每个尸体都补一刀。”


        

“为何如此?”肖言夕依命上前行事的同时,出言问道。


        

“拉仇恨。因为有你在,咱们听雨山庄与名剑山庄便结下了死仇,所以无所谓再多这么点仇怨。但若有人不怀好意,想借题发挥,以引起正邪之争,那就未免不会伤及无辜了。”秦无忧出言解释道。


        

“言夕连累听雨山庄了。”


        

秦无忧摆摆手,很是随意的回道:“自家事,无所谓连累不连累。”


        

肖言夕便也不再多言客气之语,转而问道:“二当家,我们是要将来时所走之路重新走过,一路补刀过去吗?”


        

“大概,差不多吧。”


        

“如此怕是太过费时,恐会耽搁二当家与夫人的山城之约。不如你我分头行事,如此。。。”


        

不等肖言夕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如此便真的救不了老三了,补刀不过是顺势而为而已,我还有其他要事要办。”


        

“何事?”


        

“等人。”


        

“谁?”


        

“既然他们大费周章想把我从启城骗出来,那现在我出来了,你猜他们接下来又会做什么?”秦无忧带着玩味的笑意,开口道。


        

“他们的目的是二当家手中的邪王舍利。二当家一旦出城,他们定会出手抢。。。”


        

“老四,快退!”


        

不等肖言夕说完,秦无忧手中紫竹掷出的同时,朝肖言夕急声提醒道。


        

紫竹将突然起身,朝肖言夕扑去的尸体打飞,肖言夕也近乎在同一时间挥动手中铁剑,扫开面前之敌的同时,飞身退回秦无忧身侧。


        

“他们来了!?”肖言夕惊声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不是,老朋友而已。他只是单纯的想杀我,应该没有别的目的。”


        

话音落,白纸伞缓缓飘近,立身在一众尸体身后。


        

“谁?”


        

察觉不到半点响动的肖言夕,玄铁,永夜在手,护在秦无忧身前,小心警戒着周遭。


        

“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还不走?”秦无忧上前的同时,朝伞下魂发问道。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白纸伞上,八字生出。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后,接着开口道:“何必呢,你又杀不死我,应该换个更厉害一点的来才对。”


        

“如你所愿。”


        

一道陌生之语,突然自秦无忧身后传出。秦无忧急撑开护体紫竹,奈何以然为时已晚,利剑以刺向秦无忧后心处。


        

“钪!”


        

硬悍之音传出,剑身穿透了护体紫竹,却顿在天衣——落霞前。


        

持剑的是肖言夕,看着那再不得寸进的永夜剑,此刻本以笃定的眼神,生生愣在原地。


        

“你真快!要不是青衣,刚刚我怕是真的死了。”秦无忧借力退开的同时,朝那可以看见自己的肖言夕笑语道。


        

“你穿的是何宝衣?”肖言夕疑问道。


        

秦无忧做思索状道:“出红秀坊时,我没跟你说吗?


        

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们老四他人呢?”


        

“原来侯爷所提的要事就是此事,我自信并无破绽,你是何时识破我身份的?”肖言夕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很难吗?其实也算不上识破。只是怀疑而已,


        

从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不是老四。


        

因为故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是错的了,因为老四他人傻的很,若真是三当家出事了,老四他一定会选择拼死一搏,而不是聪明的来启城找我们求援。


        

只是你太像了,像到让我怀疑自己的判断。所以我才单独和你出来,给你机会,试试你。


        

现在我试出来了,你不是老四。可你手里的剑却是真的,说明你知道老四他人在哪?


        

现在我最后一次问你,老四他人在哪!?你又是谁!?”


        

“哈哈哈。。。”


        

笑声落下,肖言夕也随之消失在秦无忧面前,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自命风流的晟风枫模样,就连声音也寻不出半点毛病。


        

如此手段,不及秦无忧反应,面前的晟风枫又化成月秋雨模样,再是春夏秋冬四位虞美人,直到变化成与秦无忧一模一样后,方才停住。


        

不过盏茶时间,七个模样,不分男女,就连穿着和声音都全无二致,除了肖言夕那四把大小不工的剑一直挂在身上。


        

“唉,要是福伯他老人家也在就好了。不管你怎么变,他一定能认出你是谁?”秦无忧不禁感慨道。


        

“你很聪明,也很胆大,难怪你会搅动启城,力压那四大贵姓。可就是这两点,断送了你今日性命。”


        

看着面前另一个自己用自己的声音威胁自己,秦无忧很是不舒服的耸了耸肩后,回问道:“说的好像你们两个能杀了我一样。”


        

“二打一,你没机会。”


        

感受着逼人的两道杀意,秦无忧全无惧意,面上反而露出笑意:“二打一,我确实没有机会。可是,谁说我只有一个人?你别忘了,听雨山庄可不止我一个当家在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