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五章池鱼遭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竖日。启城,天官府。


        

深闭府院的天官府正中,那古朴无华,浑然天成的观星台高耸入云,四周绿水围绕,浮萍为伴。


        

观星台二楼,伸入池水上空的钓鱼台上,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各自盘膝垂钓,没有半点响动生出,甚至感觉不到两人的存在,像是与这方天地融为一体一般。凝视久了,更是生出一种似有若无,似梦如幻之感。


        

鱼线入池,沉寂不动,涟漪却不住外散。鱼钩之处,无饵。却是群鱼环绕,争相咬钩而不得。


        

“咚。”


        

晴天落雨,只此一滴。更似泪珠,滴入池水。垂钓两人亦随着其散开的涟漪一起,同时睁开双目。


        

目及之处,鱼群惊慌退散!彼此冲撞之下,半池锦鲤以然避之不及,惨死池中,尸体飘在池面之上。


        

“苍天遗泪,池鱼遭殃。”


        

两人当中那一席白衣,面容如孩童一般稚嫩的少年抬头遥望高空,出言感慨道。


        

另一位素袍着身,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朝那少年微施一礼后,语气中满是恭谦的问道:“师兄可是知道了什么?”


        

被唤作师兄的少年面上挂起谜之笑意,显得更加稚嫩几分,犹如孩童一般,让人不禁想伸手在其脸上轻轻掐一下。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少年摇了摇头:“不知,亦不敢算。”


        

少年不过平常一语,老者却失了体统,满是震惊之色,不禁脱口道:“池鱼遭殃过半,不需卜算,亦可知会有祸事为乱苍生。


        

我辈术士,占卜星相,趋吉避凶,乃是分内之责。为天下计,师兄当早做应对才是。”


        

少年面上依旧挂笑,摇了摇头:“算不得,避不开。”


        

“避不开?难道是定数!?”老者惊道。


        

少年依旧是从容淡定,但笑意中难掩无奈道:“定数无解,自当顺势而为。今泪遗我天官府,这命定之题,当由你我二人引出。”


        

“还请师兄引题。”老者再施一礼,恭请道。


        

少年掐指,以闭目观天。许久,方才恢复如常,并出言道:“今日开府,还请师弟卜第一卦。”


        

“卦从何来?”


        

“秦川。”


        

“掌星使拜领天官之命。”老者说完,起身而去。转瞬之间,人以消失不见。


        

。。。。。。


        

日以西落,红秀坊的清茶已经被人换了十数次之多,秦无忧依旧是端坐,不肯离开。


        

“公子,坊主他外出办事去了,归期不定,您再等下去也是无用。还是让我等伺候您更衣,早些离开吧。”侍女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开口规劝道。


        

看着立在大厅正中衣架上的天衣——落霞,上面那似有若无的纹理与说不出什么颜色,但却让人有种无法言说的舒服,很是赏心悦目。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起身配合绣女更衣后,不发一言,离红秀坊而去。


        

门推开,落霞余光映身的下一瞬间,衣衫纹理也随之幻化。


        

一点青色晕开,整个衣衫缓缓转变为淡青色,另有几点云纹映衬,更显韵味。


        

“二当家今日换衫了?”守在门外,身挎四剑的肖言夕,开口道。


        

秦无忧用手在肖言夕眼前示意了两下后,试问道:“药神为你治眼睛了?连你都能看得见?”


        

肖言夕摇了摇头:“看不见,只是感觉而已。感觉,很舒服。”


        

秦无忧看了眼身上落霞,微微笑过,反问道:“那你自己呢,现在又感觉如何?可以出城了吗?”


        

“现在吗?二当家不打算与家人告别吗?”肖言夕回问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太麻烦,我讨厌麻烦。”


        

启城,南门外,紫竹林。


        

秦无忧二人自红秀坊一路疾驰至此间,突然被肖言夕叫停道:“二当家小心,竹林内有埋伏。”


        

秦无忧轻笑一声,摆摆手示意无妨后,朝林内喊道:“出来吧,就知道你会在这等我。”


        

“嘶嘶。。。”


        

琐碎之音愈来愈近,直到一道倩影跳脱而出,朝秦无忧扑来。


        

“无忧!干嘛不等人家?你就不怕我生气吗?”晟风花上前,急声道。


        

“晟风枫!快出来把你妹拉走,不然我可带走了?”秦无忧朝着竹林深处,威胁道。


        

“真的吗?无忧你要带我离开?太好了!不用等风风了,咱们现在就走!”晟风花越发兴奋起来,拉着秦无忧的胳膊便欲离开。


        

秦无忧正抽身摆脱间,手摇折扇的晟风枫自竹林内走出,顺势将手中折扇扔给了秦无忧。


        

“你会这么大方,说给我就给我了?”秦无忧把玩着玉枫扇,笑语道。


        

“当然不会!只是仿品而已,不过用来忽悠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喽啰,还是做的到的。”晟风枫手中拿出真的玉枫扇,回道。


        

“那没什么好聊的了,现在把你妹拿走!天快黑了,我们还要赶路,老四他怕黑。”秦无忧依旧摆脱着晟风花,开口道。


        

“你见过瞎子会怕黑吗?”晟风枫朝秦无忧反驳后,不忘朝一旁的肖言夕道歉道:“老四你别在意,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单纯的针对他。”


        

“无妨。不过大当家的,此去山高路远,我们真的该赶路了。”肖言夕从旁回道。


        

“不急,左右都耽搁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再给他们这对小夫妻三天的分别时间也无妨。”晟风枫笑语道。


        

“夫妻!?”秦无忧惊呼道。


        

“无忧,那么激动干嘛?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晟风花满是喜意的面孔,假装害羞道。


        

“枫老三!你给我说清楚,你又特么憋什么坏了?”秦无忧怒指晟风枫,狠声道。


        

晟风枫急摆手回道:“你别乱叫!讲道理,此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把我妹下嫁给你,打心底里我是不同意的。


        

是你弟拿着一品夫人的手书求卦天官府,又得宇王做媒,才有了现在的婚事。”


        

“风风,胡说什么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又有王上指婚,我们做小辈的怎敢不从?”晟风花忍不住心中的喜意,出言道。


        

秦无忧则是不再搭理小花,一脸正色,转朝晟风枫认真道:“母亲的手书不会指向小花,所以是天官府给的指婚?”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天官府做事也没有为什么,更是至今为止从未出过错,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晟风枫摆着折扇,很是无所谓的回道。


        

秦无忧全不在意,自顾自的开口道:“上次被指婚,引出了两国战事,我秦家军损失惨重。这次又被指婚,你猜,这把谁会被玩死?”


        

晟风枫轻摆着折扇,摇了摇头:“启城有我在,便不会有事。可侯爷的江湖路凶险异常,恐难再见。侯爷保重,万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