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四章求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东西,我的人呢?你若敢趁我不在,拿他试毒,我便欺师灭祖给你看!”回返帅府的秦无忧,急朝药神开口道。


        

“你个孽徒,乱叫唤什么?若没有为师在,他百日之内绝醒不过来。你不谢为师也就罢了,竟。。”


        

话未说完,便被秦无忧果断选择无视,转朝迎上自己的冬雪问道:“肖言夕人在何处?带我去见他。”


        

“春花姐姐已将他安排在客舍歇息,公子请随我来。”


        

“孽徒,你给我站住!为师话还没说完呢,你给我站住!”


        

不顾药神之怒,秦无忧与晟风枫在冬雪的引路下走进客舍。眼见紧抱四剑,靠在床上的肖言夕,满是警惕与戒备之心的与守在一旁的秦解语相互敌视下,朝解语开口道:“他是我朋友,你不许打他。”


        

“我没要打他,我只是想看他手里的剑,而已。”见秦无忧二人进来,秦解语说着,便起身离开。


        

“二当家,来人可是你?”


        

闻听秦无忧声音,肖言夕急出言问道。


        

“是我,大当家也在。告诉我们,听雨山庄出什么事了?”秦无忧上前问道。


        

晟风枫也摆开折扇,上前问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人来了?夫人在这里,月秋雨为何不来?”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确认过两人声音无误后,肖言夕方才放下戒备之心,急开口道:“二位当家,听雨山庄遇难,三当家陷于敌手。还请两位当家速速随在下前去搭救三当家!”


        

“现在的江湖中人,真是越来越不讲武德了。劫道都劫到我们山贼头上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你其实应该去剑冢寻剑圣来帮忙的,他老人家的威名,北洲没有人会不给他面子。”晟风枫轻摆着折扇感慨过后,发问道。


        

“剑圣他老人家不在剑冢,不知往何处云游去了?


        

而且剑冢附近有埋伏,我一路杀奔启城而来,几番遇险,险些丧命,方才到此。如今以不知过了多少时日,三当家他如今身处险境,至今生死不明。”肖言夕回道。


        

“不必担心,他们既然没有当场下杀手,那三当家的就死不了。那小子背景大的很,这北洲还没几个人敢对他下死手。你先将事情原委从头道来,什么时候出的事,可知是何人所为?”晟风枫上前安抚肖言夕的同时,出言问道。


        

肖言夕平复了下情绪,缓了缓,出言道:“目盲之人,一路奔劳,早已忘记了时间。何人所为,亦不得而知。”


        

“告诉我你知道的。”秦无忧开口道。


        

肖言夕点了点头:“自二位当家离开后,三当家一直在追查御虫谷一事。就在数日前,三当家言,他已经找到了线索,不日便可报仇,来启城见夫人。


        

谁知当日夜里便有人杀上山庄,不待我等反应过来,山庄兄弟便倒下近半。三当家的他为了山庄兄弟,舍身上前,结果不敌,被带走了。


        

诡异的是,从那些贼人出现到离开,除了与三当家交谈之语外,我察觉不到半点声响,更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


        

“三当家的可有和他们说了什么?山庄兄弟的死状又是如何?”晟风枫追问道。


        

“从三当家对他们的问话来看,他们应该是曾经在龙源禅院出现过的那批神秘人。


        

山庄兄弟的死状亦是很离奇,据山庄兄弟回报,他们死状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身上没有伤口,却各个鲜血纵横,死状极惨。”


        

待肖言夕说完,秦无忧转向晟风枫问道:“那群神秘人不是你家老二的人吗?”


        

“不是,我二哥只是参与了而已,还远未到掌控一切的地步。最起码这群人的来路,我可以保证与我二哥无关。”晟风枫回道。


        

“那会是谁?”秦无忧再问道。


        

“你问我?一听便是你们邪宗的手段,你现在是邪宗首座,拿着邪王舍利,你会不知道?”晟风枫摆开折扇的同时,反问道。


        

“日月教,他们是冲邪王舍利而来。”推门走进的夫人,出言道。


        

“去哪能找到他们?”秦无忧问道。


        

“山城。”


        

“那是什么地方?日月教的老巢吗?”


        

夫人摇了摇头:“不是,因为他们会去那里。不只是日月教,邪宗所有门徒都会前往。”


        

“所以夫人也要去那山城?”


        

见夫人点头,秦无忧还要发问间,随夫人身后跟进来的春花便主动解惑道:“十五日后,月圆之夜,乃我邪宗朝圣大会,就在山城。”


        

“那我也要去喽?看来是有人要借此机会逼我退位让贤了?”秦无忧嘴角微微上扬,自语道。


        

“你武道修为不济,亦无其他分支支持,所以你可以不去。此事祸起于邪宗,秋雨我会想办法救他出来。”夫人开口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出言道:“有夫人替我挡在前面,倒是可以让无忧省下许多麻烦。


        

可若如此,您的威信与秋雨的安全便也都没了保障。”


        

“你太弱了,即便去了也无法改变什么。”夫人直言不讳道。


        

“呵呵。”


        

秦无忧苦笑过后,突然认真道:“那得去了才知道!”


        

看着认真起来的秦无忧许久,夫人方才脱口道:“我叫虞美人随你同去。”


        

秦无忧摇了摇头:“不,虞美人还是跟着夫人,你们还像原来一般,只当我不去山城参加那个朝圣大会。我和肖言夕还有其他地方要去,会在朝圣大会之前赶到山城,与夫人汇合。”


        

“你要去何处?”


        

“去搞清楚一些事情,很快就好,夫人不必担心。”秦无忧说完,又关照了几句肖言夕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要去查什么?”追出来的晟风枫,朝秦无忧问道。


        

“你会不知道吗?”秦无忧反问道。


        

晟风枫摆开折扇,笑语道:“肖言夕挎着那四把破剑太过显眼了,他出了听雨山庄,名剑山庄不可能不知道,一定会派人夺剑。


        

而且凭肖言夕一个人,不可能走的到启城来。所以,有人在暗中帮他。


        

帮他的人目的很明确,想让肖言夕来见你,好引你去山城救人。他的目的很简单,但他是谁,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你二哥作的孽,却要我来替他买单。记得把他藏好了,被我找到,一定会杀了他报仇的。”秦无忧笑语道。


        

“唉,如今的启城看似平静,实际上被你弄的一团糟,这次恐怕没办法同你出城了。


        

临别之际,二当家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把你星玄针借我用用?”秦无忧直言道。


        

“别闹,换一个。”


        

“那玉枫扇也行。”


        

“滚!这特么有区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