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三章四句批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城,乾明殿。


        

早朝散毕,大殿之上,只剩蟒袍着身的秦无忧与王座之上的宇王二人,各自沉默以对。


        

“身为人子,祭奠父灵乃天经地义之道,孤没有理由将你留下。只是如今宇国以定,正是兴兵统一北洲,构建孤与你父帅当年想要的国度之际,孤需要你兄弟二人留在身边。”良久,宇王终是开口打破沉寂道。


        

“解语自幼跟在母亲身边,父帅的本事他都以尽数学了去。有他留在启城,王上大可高枕无忧。反是无忧,一直被放养在启城,纨绔任性,帮不了王上多少。”秦无忧回道。


        

“虎父无犬子,你秦氏一门英杰,不管谁在,孤自是安心。可四大贵姓虽败,但依然还在。孤一统北洲的大计,恐生变故。孤希望你可以为相,助孤。。。”


        

不等宇王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至于相位,王上不必试探无忧。无忧所作所为只是为了父帅,绝无贪恋权位之意。更何况王上心里不是早有人选了吗?”


        

“那世侄觉得,晟风枫与褚师然二人,谁更适合为相?”宇王露出笑意,发问道。


        

“即使我说晟风枫合适,顾及到他与我的关系,王上也不会用他,不是吗?”秦无忧回道。


        

“睿智如你父帅,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可你终究是与你父帅不同,你有自己的行事作风。让孤既信你,同时又惧你。所以,你为相可以。你身边人为相,孤不敢用。”


        

“如此,褚师然倒是要多谢我了。”秦无忧很是随意的笑语道。


        

“孤还是希望你可以留下,助孤一统北洲。有你在,事半功倍。待功成之日,再入川可好?” 记住网址m.dzs5.com


        

“三年,无忧入川丁忧三年,行为人子孝之礼。三年后,无忧出川,届时会用自己的方式,给王上一个结局。


        

王上亦可利用这三年时间以您自己的方式随意施为,解语会全力配合,完成您的统一大计。”秦无忧依旧是拒绝道。


        

宇王收起笑意,表情莫名的出言道:“自己的方式!?世侄此言,孤没有听懂。


        

若是三年后的结果,世侄不满意,莫不是也要反了孤的宇国不成?”


        

感受着突然骤变的冷意,秦无忧全无惧意,迎上宇王的目光,掷地有声道:“没错。王上所言,不无可能。


        

您的宇国是父帅牺牲性命换来的,结局若是有违您与我父帅的初衷,无忧自是第一个不允!”


        

“哈哈哈。。。好!孤便容你在秦川监督天下。若是孤为权所祸,有违初衷,那便任你处置,覆了我大宇帝国!”凝视许久,宇王放声大笑道。


        

“王上朝政繁忙,无忧便先告退了。”


        

“世侄一路平安。”


        

。。。。。。


        

“您说,这次我能探到他们家的秘密吗?”


        

自王城而来的秦无忧,走下马车,看着“褚师府”三个大字,朝身旁福伯微笑道。


        

“有些事情,知道太多并非好事,侯爷又何必执迷不悟?”不等福伯回话,自门内走出的褚师然,先一步回道。


        

“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会来的?为什么每次你都能等到我?”秦无忧好奇道。


        

褚师然笑笑不语,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出言道:“祖父他在等您,请侯爷移步。”


        

“你就不怕我进去发现什么秘密吗?”秦无忧上前的同时,笑语道。


        

“褚师藏了近千年的秘密,若不想人知,侯爷以为您能发现什么?”褚师然满是自信的微笑道。


        

又是与上次截然不同的路径,直到秦无忧停步褚师素慎院落内,安坐其对面。


        

没有多余的礼数,秦无忧喝了口为自己备好的茶水后,直问道:“闻人杰那孙子,是你送走的?”


        

褚师素慎点头应下:“确是老夫所为,小侯爷可要怪罪?”


        

“我倒是想,可惜我做不到。”秦无忧耸耸肩道。


        

“哈哈哈。。。”


        

褚师素慎朗声笑过,直问道:“小侯爷今日过府,不知所为何事?”


        

“要走了,来向老国公道个别,顺便察看一番。做哥哥的,总不能给弟弟留一堆麻烦,不是吗?”秦无忧道明来意。


        

“未知之数,终究难以让人心安。侯爷顾及弟弟安危,倒也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侯爷多心了。我们褚师家的秘密,与外人无干,更不会给侯爷以及家人造成半点麻烦。”


        

“这是承诺吗?”秦无忧直问道。


        

“如果能让侯爷安心,不再探查下去,那便算是。”褚师素慎顿了顿,应下道。


        

秦无忧跟着点了点头:“虽然安心了,不过我倒是更好奇了。他到底给你们留下了个什么秘密?”


        

“侯爷认识他?”褚师素慎反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或许认识?不过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因为连福伯都不信我说的。”


        

“若真是如此,老夫倒是可以与公子分享一二。”褚师素慎变的认真起来。


        

“愿闻其详。”


        

秦无忧不管褚师素慎换了称呼,更忍住自己提到军师而让褚师素慎突然改变主意的好奇,直问道。


        

月落红尘星落子,雪落轩辕风听雨。


        

归路玄黄疑无路,柳暗花明出九幽。


        

“什么意思,听不懂?”秦无忧回问道。


        

褚师素慎摇了摇头:“此四句批言古以有之,出自何处无人知晓。或许是你家军师,亦或是天官府?


        

老头子唯一知道的是,他与我褚师家的秘密紧密相连,只是尚还无人参破当中玄妙。不然老头子我,呵呵,是我褚师一家也不会枯守至今日了。


        

侯爷若真想知道,便只有靠自己去参悟了,或许答案就在侯爷那凶险异常的江湖路上。”


        

“凶险异常?”秦无忧重复道。


        

轮到一旁侍候的褚师然回道:“闻人家向审判王庭买了你的命,这次是认真的,不再是侯爷与宇王的演戏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闻人家以被侯爷与闻人昆兄弟控制,所以是杰公子借在下之手与审判王庭。。。”


        

秦无忧起身离开的同时,打断道:“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要是再说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恨你。”


        

“侯爷保重,一路平安。”


        

“月落红尘星落子,雪落轩辕风听雨。归路玄黄疑无路,柳暗花明出九幽?”


        

自褚师府走出,不住重复着那四句批言的秦无忧,正苦苦思索当中奥义间,一道折扇摆开之音,将秦无忧自当中唤醒。


        

“唰!”


        

看着自己马车前,手摇玉枫扇,自命风雅的晟风枫,秦无忧直问道:“褚师素慎说的这四句批言,你可知晓?”


        

晟风枫收起折扇的同时,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开口道:“什么时候离开,你应该去同小花道声别。”


        

“会去的,等我处理完一切。”


        

晟风枫叹了口气,满是无奈的自语道:“小花若知道你要离开,一定会伤心欲绝的。”


        

“说正事,我很忙。”


        

晟风枫正色道:“刚刚得报,半个时辰前启城来了一个瞎子,身挎四剑,大小不工,很是难看。而且,他伤的很重。”


        

“肖言夕?他人在哪儿?听雨山庄怎么了?”


        

晟风枫摇了摇头:“已经被送到秦帅府了。


        

有人有意封锁了消息,听雨山庄发生了什么,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一定是出大事了,三当家他现在可能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