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二十二章临行之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噗!”


        

“老东西,我特么今天跟你拼了!”


        

一口毒茶喷出,秦无忧怒吼间,手中祭出紫竹,直朝药神刺去。


        

药神纹丝不动,紫竹却是在其面前咫尺间散去。秦无忧面容随之变的扭曲起来,屈身坐回原处。


        

“不听师尊言,吃亏在眼前。为师早便教过你,未查清所中为何毒时,切记不能运功。否则会加速你体内毒素运行,命不久矣。”药神很是恨铁不成钢的开口道。


        

“你滚!老东西,快给我解药,不然我跟你没完!”秦无忧不爽道。


        

药神依旧是摇了摇头:“这是新毒,最近忙着你那点烂事,还没来得及配出解药。”


        

“你,你有种!老东西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千万别给我机会,否则别怪我欺师灭祖!”秦无忧狠声说过,便弃下两人,急奔药神所在别院而去,寻找解药。


        

待秦无忧离开,药神方才收起很是满意的笑意,一脸正色的朝福伯问道:“此番为何不再拦我?”


        

“不久他便要离开启城,我恐再难护他周全。江湖险恶,他要面临的,远比你这些手段要狠绝的多。


        

十二年来,我以教了他许多,唯独没有叫他碰过毒。他需要学会自保,就要受得住你的手段。”福伯沉声回道。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唉,世风日下啊。真不敢相信这些话语,竟是自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之王嘴里说出来。”


        

药神感慨过后,起身跟上秦无忧的同时,再度开口道:“你放心。只要能从老夫的毒手中活下来,这茫茫江湖便再不会有人能毒的死他。”


        

药神刚刚离开,不过盏茶时间,秦解语便出现在院内,主动朝福伯施了一礼:“解语代母亲,谢过福伯护持大哥周全之恩。”


        

“二公子客气了,夫人可是有事情要交代老夫?”福伯回过后,直入主题道。


        

秦解语点了点头:“启城之事解决后,母亲叫大哥他入川,祭拜父灵,启城暂由解语留下处置。”


        

“二公子是希望老夫留下来帮您?”福伯试问道。


        

秦解语摇了摇头:“我带了三百解语白衣出来,如果连他们都不能护我,您老人家想来也难帮上什么忙。


        

解语是希望福伯可以拒绝我大哥叫您留在我身边的请求,一路护持他去秦川。”


        

不等福伯开口,秦解语便接着讲道:“这十二年来,启城消息一直源源不断送往秦川。您与大哥的所有事,母亲都知晓。解语出川之前,也以尽数了解一遍。


        

大哥他做事有自己的道理,可他的道理并不适合这北洲。


        

在启城,尚还有王法束缚,那四姓虽不遵从,却也顾忌一二。可一旦出了启城,入了茫茫江湖。大哥他的行事作风,怕难走到秦川。”


        

“被自家弟弟如此关心,虽然有些没面子,但感觉还不错。”不知何时出现的秦无忧,笑语道。


        

“自作多情,谁要关心你?我说过,我只是不想母亲因你而伤心。”秦解语恢复冷漠,开口道。


        

恢复如初的秦无忧也不在意,重新坐回原处,出言道:“母亲准我入川了?”


        

“父帅的军候之位是我的,你不入川,留在启城碍我事吗?”秦解语全不客气的回道。


        

看着眼前口是心非的秦解语,秦无忧无奈一笑,再问道:“外面情况如何了?我是你哥,就算是要走,也不能留下一城麻烦给你。”


        

“闻人昆已经彻底掌控了闻人府大小势力,如此短的时间便可控制这一切,如果不是他们早有预谋,就是这两兄弟手段太过妖孽,总之都不容小觑。


        

不过闻人杰还是未能找到,想是已经逃出启城了。帮他的人,绝对是四姓之一。是谁,暂时还不清楚。”秦解语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意料之中,闻人雨师那老狐狸当时根本不是在拼命,只是为了送他孙子离开,不然我们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杀了他。


        

他闻人家在启城多年,关系错综复杂,想送个人出城,自是不难。不过倒也无所谓了,剩下的叫闻人雨去操心就好。”


        

秦无忧说完,再问道:“其他三大贵姓是何反应?如今又是谁承相位?”


        

“你那好兄弟晟风枫,已经接了家主之位,对我们帅府行事倒是多有照顾。


        

百里府一直闭门不出,对所有事都不闻不问,态度不明。闻人杰的消失,我怀疑就是他们暗中作梗。


        

那个与你合作的褚师然倒是活跃的很,朝堂势力他一人揽去大半。宇王也默许了他如此,显然对那相位势在必得。”秦解语从头讲道。


        

秦无忧则是摇了摇头:“不会是百里家做的,你也不必再去管他们。他们已经服了,最起码暂时认输了。只不过是还放不下骄傲,不肯露面而已。


        

反倒是褚师然,是他的可能性更大些。你若坚持留下,一定要小心他。他们家的秘密,可还没弄清楚呢。”


        

“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走之前记得去向宇王辞行,毕竟他也算是与父帅有过袍泽之情,算是父帅的朋友之一。”


        

“你这是在教育我吗?没大没小的。”


        

对于秦无忧的教训之语,秦解语则是全然不理。转身离开的同时,不忘开口道:“忘记告诉你,厉老他已经离开了,在你从闻人府被抬回来的时候。”


        

“我当时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


        

秦无忧说完,看着弟弟离开的背影,转朝福伯开口道:“福伯,您说我们两兄弟为何不能像闻人昆那对难兄难弟一般相处?明明很关心我,却摆出一副看我不爽的表情。”


        

“启城诸事以了,夫人也准许公子入川祭奠元帅。公子还有何忧思不解?”福伯不答反问道。


        

秦无忧微微摇了摇头,转向福伯,笑语道:“还是什么事都瞒不住您。


        

无忧总感觉这次太容易了,容易的让我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而且那闻人雨师就算是死,他也避开了一个很重的问题。”


        

“为何要害元帅?”福伯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接着开口道:“是啊,所以我还是觉得雪月之夜那晚没有这么简单。


        

还有便是闻人家的子辈,他们虽然人不在北洲,暂时不必过分担忧,但早晚都会回来复仇。我总不能让解语替我留在启城抗下所有吧?


        

更何况褚师家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我还搞不清楚,难免会不去多想。”


        

“所以公子希望老夫可以留下,照看二公子?”福伯直言道。


        

“没错,正是如此。”秦无忧点头应下,对上福伯的目光。


        

“公子可知,启城之外,你的处境要比二公子危险许多?”


        

“嗯哼。”


        

秦无忧耸耸肩:“人总是要成长的嘛,无忧总不能一辈子都在您的关照下活着,不是嘛?”


        

沉默了许久,福伯终是应下道:“公子但行前路便是,有老夫在,二公子在启城便不会有事。”


        

“无忧谢福伯成全。”秦无忧露出笑意,跪地施礼道。


        

福伯则是全无表情,接着开口道:“公子打算何时动身?”


        

“就这几日,临行前再去见几个人,然后我便离开。”秦无忧回道。


        

“叫我不随公子同去,可以。但公子必须答应老夫一个条件。”福伯不容拒绝的语气,言道。


        

“什么条件?”


        

“暗影秘术,修成形影不离。此去秦川,不遇玄门,保命便可无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