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一十七章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杀。。。!”


        

喊杀声响彻天地,且延绵不绝。惊的初透的朝阳也随之染上血色,近乎弥漫整个启城。而这场血乱的源头却安静异常,没有一丝血腥味,充斥着满满的杀气。


        

闻人府外,两道身影正对府门,久久凝视,身后十位解语白衣手持长剑,护在一旁。


        

“你不会真的就只带他们十个吧?”秦无忧打破沉寂,看着身后的十位解语白衣,朝身旁的秦解语问道。


        

秦解语用眼神示意秦川的方向,回道:“为保万无一失,母亲允准我可带三百人出来。”


        

如此答案,秦无忧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原来母亲还是关心我的,剩下的人呢,他们在哪儿?”


        

“我没带。母亲她小题大做,在我看来完全没必要。”秦解语重新将目光转向闻人府,平声回道。


        

“哼哼,哼哼。。。你越来越像我弟弟了。”秦无忧满是无奈的自语道。


        

秦解语跟着开口道:“本来就是,只不过你我都不想承认而已。”


        

“是你不想承认,我可一直对外人说我是你哥。亲哥!”秦无忧纠正过后,不忘补充道。


        

“少帅,少主,他们出来了。”秦家两兄弟说话间,解语白衣小声提醒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话音刚落,闻人府大门应声而开。虎贲郎分两队而出,队尾闻人杰与闻人雨两兄弟,出现在秦无忧眼前。


        

“侯爷人既然来了,为何不入府一叙?”闻人杰满是笑意,率先开口道。


        

看着满是从容淡定的闻人杰,秦无忧微笑回道:“我猜你爷爷一定不会欢迎我进去的,毕竟我是来劝他退位让贤的。不过他没亲自出来迎接我,倒是让我挺意外的。”


        

“侯爷把自己看的未免太高了些,我闻人家屹立北洲多年,如侯爷一般,图谋不轨之人数之不尽。不过到最后,闻人依旧是闻人,但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只是昙花一现,便再也不会存在。


        

侯爷是聪明人,当知我意。所以如果你现在收手,一切都还来得及。”闻人杰开口道。


        

“呵呵,收手!?如今以血染大半个启城,你叫我停手?那我秦家夙仇又怎解!?”


        

“侯爷难道一定要拼个两败俱伤吗?如此怕是对谁都没好处,结果只会便宜了他人坐收渔翁之利。”闻人杰再度开口道。


        

“废话真多!还我父帅命来!”


        

长剑出鞘,已然忍不住的秦解语先发制人,剑气斩下,飞身直取闻人杰,身后解语白衣也近乎在同一时间尾随而上。


        

凌冽逼人的剑气铺面而来,闻人杰却全无退意,依旧立身原地,将其视为拂面清风一般,面上反而挂出轻蔑之意。


        

“钪!”


        

下一刻,刀兵碰撞之音生出,扰的众人心神躁乱,纷纷退避。


        

出手的秦解语定格在空中,手中斩下的长剑被一位不知何时,凭空出现在闻人杰身前的老者拦下,进退不得。


        

“嗖。。。!”


        

秦解语正奋力挣脱间,秦无忧手中紫竹以朝那老者袭来,解语白衣也转而分为攻守两处杀出,将秦解语从老者的禁锢中救了回来。


        

“秦二公子久居秦川,可能还不清楚。我闻人家的大门,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进的!?”闻人杰语气轻蔑道。


        

“他谁啊?你的暗秘卫?”秦无忧指着那出现的老者,满不在乎的问道。


        

闻人杰微微一笑,算作回应后,开口道:“侯爷现在可清楚,世人所传那解语白衣所谓的威名,并不是你们杀出来的,而是我四大贵姓让出来的。”


        

“本来我只是不喜欢你,现在我开始讨厌你了。”秦无忧说着,分开护在两兄弟身前的解语白衣,立身上前,动了动手指,微笑道:“现在我要带着解语白衣走过去,然后杀了你,杀出我父帅解语白衣的威名。


        

剩下的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哈哈哈。。。。大言不惭!


        

好!现在你我之间不过十步之距。今日我便就站在此处不动,看你如何走的过这十步之遥来杀我!?”闻人杰朗声笑过,回道。


        

虎贲郎应声而动,摆成守势,拦在两方人中间。解语白衣亦重新列阵,追随在秦无忧身后。


        

十二年卸甲,一朝挂剑出川。昔日解语威名,再临启城!


        

第一步,解语进,虎贲退。


        

第二步,解语进,虎贲退。


        

第三步,解语进,虎贲退。


        

。。。。。。


        

第六步。。。


        

“杀!”


        

进无可进,退无可退下,一旁沉默不语的闻人雨“杀”字脱口,双方压抑至极点的杀气也彻底爆开。


        

下一瞬,未及解语白衣出手,虎贲郎却突然调转锋头,反朝闻人杰杀来。


        

“轰!”


        

重拳轰出,龙虎奔腾。重拳之下,恐怖无比的能量涟漪倾泻而出。虎贲郎尚不及出手,更无从躲避,便生生被闻人杰身前老者一拳轰退,坠向四方。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刚刚制住秦解语的那老者,眸子深邃的凝视着秦无忧,警告其不可轻举妄动。


        

“离家叛族,自不量力。你们兄弟不会当真以为掌控了虎贲郎,便可和家族作对了吧?”闻人杰看着身旁的闻人雨,冷笑道。


        

眼前场景,闻人雨面上全无半点意外之色,满是认真的回道:“虎贲郎虽归我闻人家掌控,可说到底还是宇国之兵,与家族暗秘卫相比——云泥之别。”


        

“既然清楚,为何还要执迷不悟,主动送死?乖乖做一个顺服子弟,安稳一生,不好吗?


        

不过看在你我兄弟情分上,现在俯首认罪,我会为你向祖父求情,从轻发落的。”闻人杰跟着回道。


        

“父债子偿,有些事不得不为!”睿智如闻人雨,此刻也无法掩盖心底的仇怨,咬牙回道。


        

“不得不为?为了又如何,你做的到吗!?”


        

“朋友,他做不到,你好像忘了,可还有我呢。”


        

熟悉又刺耳的声音突然自闻人杰耳畔响起,不该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秦无忧,出现道。


        

暗秘卫还守在自己身前,秦无忧杀招以至。对死亡的恐惧让闻人杰来不及过多思索,下意识的回身看去时,余光处,一道紫竹已然刺入自己后心。


        

“砰!”


        

无人可挡的紫竹突然受阻,自闻人杰后心处,一道软甲在受力的的同时显形在秦无忧眼中。不及秦无忧反应,软甲上一道反力弹出。瞬时将秦无忧轰倒在闻人府院内。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额头冷汗未退,面色近乎惨白的闻人杰,指着秦无忧身影消失的方向,歇斯底里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