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一十六章天子之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日后。。。


        

天尚未亮尽,几点繁星微微闪烁。两道身影先后出现在晟风府大门前,当中一位老者,朝晟风枫开口道:“三公子,这次您不再去家主门前跪着了吗?”


        

晟风枫摇了摇头,朝身后问话的天叔回道:“不去了,跪了也白跪。现在这招没用了,祖父他老人家已经不吃我这套,劝不动了。”


        

“三公子打算怎么办?”天叔再问道。


        

“唉。”


        

晟风枫叹了口气,手中玉枫扇化出星玄针的同时,开口道:“您说,凭我一人之力来挡住晟风家派出的所有援兵,做的到吗?”


        

“绝无可能,三公子想多了。”天叔很是果断的摇了摇头,全不配合的回道。


        

“唉。”


        

所有气势在天叔之语下卸空,晟风枫再度叹了口气后,朝天叔问道:“那要是有您帮我呢?”


        

“老夫授的是家主之令,按道理应将三公子制住,等候家主命令。”


        

晟风枫跟着点点头:“食人之禄,担人之忧。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所以天叔又打算如何行事?”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三公子最近叹气的次数愈来愈多了。”天叔算是回答的发问道。


        

晟风枫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近墨者黑啊,没办法,谁让我交了个倒霉朋友呢。”


        

“老夫的答案也一样,谁让老夫教了个敢为人先的徒弟呢。”天叔语气平静的回道。


        

晟风枫则是露出笑意:“师父,您终于肯承认我是您弟子了。若不是我今日站出来,您怕是还不肯承认吧?”


        

“名分而已,做老夫的弟子,对三公子没有半点好处。”天叔回道。


        

晟风枫看着手中的星玄针,顺着天叔之语接着讲道:“拜昔日天下人人得儿诛之,却又同时让天下人恐惧的大魔头,星玄针的上一任主人,人屠——吴天为师。这个名分,确实对我没有半点好处。


        

可别人不知道您,弟子却是清楚当中缘由。您不顾一世名节,杀尽拦路之人的背后,为的不也是‘朋友’二字吗?”


        

“来了。”


        

晟风枫应下后,看着秦帅府的方向,自语道:“他也差不多该开始了,真不知道我这次的选择到底做错了没有?”


        

晟风枫感慨过后,又过了盏茶时间,府内深处方才有声音传出。紧跟着,府门大开,同暗夜一色的夜幽骑奔驰而出。下一刻,停步在晟风枫面前。


        

“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朋友,此路不通!”晟风枫高声道。


        

夜幽骑愣了片刻,居于首位的军士开口道:“三公子,家主有令。。。”


        

晟风枫随意挥了挥手,打断道:“千万别告诉我,我可还不想违抗祖父命令。”


        

“家主之命不可违,还请三公子让路,否则夜幽骑便要用强了!”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星玄针指向夜幽骑,学着秦无忧往日的语气,开口道。


        

“家主有令,无需顾忌其他,动手!”


        

夜幽骑各自相望,正犹豫间,深府内院,一道不容他人拒绝的命令突然传了出来。


        

。。。  。。。


        

百里府,五里外,玄武主街。


        

刚刚摆好早市摊位的商贩们还来不及叫卖,整个街面突然震颤不止。不远处玄甲军正疾驰而来。


        

“停!”


        

令行禁止。百里英雄勒马驻足,整个玄甲军也在扬起的漫天沙尘中瞬间静止不动。


        

街心上,一道孤影静立,其身上玄衣仿佛消失于夜色之中一般。


        

“褚师然,你要干什么!?”百里英雄怒声道。


        

褚师然微微笑过,施了一礼:“受人之托,请英雄将军留步,下马一叙。”


        

百里英雄长枪怒指,冷声回道:“先礼后兵么?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晟风枫那穷酸样子了?”


        

“既然目的一致,学谁并不重要。英雄将军是去是留,才最重要。”褚师然开口问道。


        

“你说呢?如今本将与那秦无忧以不再是私人恩怨,家族利益在前,你叫我如何停手!?”


        

眼见獠牙鬼相撑开,铁枪不由分说便以朝褚师然面门刺来。


        

枪风掠至,衣衫疯狂凌冽。铁枪却是停滞在褚师然眼珠咫尺之地,再不得存进。


        

“玄甲军,杀!”


        

。。。  。。。


        

王城,乾明殿。


        

本该早朝的时辰,此刻空无一人。大殿之上,褪去往日朝服,一身金盔金甲的宇王,久久注视着自己往日里那俯视百官的王座。


        

“吱。”


        

典月推门走进,小声开口道:“王上,外面已经开始了。”


        

“如何?”


        

“一切尽在王上计划之内,秦家两兄弟以兵至闻人府门前。其他四姓的支援也被侯爷的‘朋友’拦在了路上。”典月回报道。


        

听过回报后,宇王却全无半点高兴之色,有些无奈的自语道:“今日之战,不亚于另一场雪月之乱。孤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宇国,却成了他们四大贵姓用来明争暗斗的看家护卫,谁赢谁输又如何?到头来损失的还不是孤的国力?”


        

“破而后立。只要过了今日,日后的宇国便彻底是王上的天下了。”典月从旁恭维道。


        

“如果孤还能看的到明日的太阳的话。”宇王说完,接着朝典月开口道:“典月,孤欠他秦家的太多太多了。


        

当年王弟为孤打下这座江山,可孤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灭门。如今却还要把他的骨肉推向阵前,为孤拼命。你说,孤配拥有这万里江山吗?”


        

“若无王上,自也不会有秦帅一门。一将功成万骨枯,江山之位,万人唯一。注定要靠尸骨堆积而成,王上也注定了要踩着那些尸骨,成就王上的天子之命。”典月一改往日谨小慎微的态度,抬头回道。


        

“哈哈哈。。。”


        

宇王朗声笑过,突然抽出腰间那象征着无上王权的天子佩剑,走出殿外的同时,算是自语的高声道:“孤倒要看看是否真如你所说一般,身怀天子之命?”


        

闻人府,别院。


        

府院之外,火光冲天,杀机四伏。别院前,虎贲郎列阵而立,不动如山,静候主人军令。


        

“吱。”


        

院门推开,第一次身着虎贲盔甲的闻人昆与披着一席白发的闻人雨自别院走出。


        

两人相视一眼,眼神满是坚定的点了点头,闻人昆拔剑指天,沉声下令道:“虎贲郎!”


        

“在!”


        

“随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