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一十五章准备干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他三天时间?三天后你准备干什么?”送走闻人雨后,晟风枫直入主题道。


        

“还能干什么?我要干什么,难道你会猜不出来吗?”秦无忧笑语回道。


        

“本来我也以为我能猜出来,可是现在,我不确定了。”晟风枫习惯性的摆开玉枫扇,接着说道。


        

“人一定要有自信,只要你坚信自己心中所想,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你滚!别扯淡,能认真点聊天吗?”晟风枫合上折扇的同时,不爽道。


        

秦无忧亦不再微笑,正色道:“不管十八年前消失的那三年时间发生了什么,我秦家的血仇,总归是要报的。”


        

晟风枫看了眼刚刚那男子死去的房间,开口道:“你已经报过了。”


        

“那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我秦家上下两千八百一十七条性命,难道就只靠这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来偿还吗?”秦无忧反问道。


        

“他本来是打算要告诉你的,可你没给他机会。”


        

“这个不重要。”


        

“所以你还是要对四大贵姓出手?”晟风枫终是开口确认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秦无忧耸耸肩:“不然呢,要不你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


        

晟风枫叹了口气,接着开口道:“即便如此,你没有证据又师出无名,三天后如何动手?”


        

“真不知道是谁给你们的错觉,为什么出手一定要找借口?就不能看心情吗?”秦无忧不解道。


        

晟风枫会心一笑,开口道:“说的没错,你秦无忧办事,向来只看心情,不讲规矩的。认定了的事情,也没人能拦得住你。”


        

晟风枫像是自语的说完,再度出言道:“其实你早就认定了四大贵姓就是雪月之乱的帮凶,也一直在积蓄力量,想办法对付他们。可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出手,这样杨兴将军也不会枉死。”


        

秦无忧嘴角微微上扬:“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打不过。


        

就像你常说的,这启城没有秘密。父帅的死根本用不着调查,不管是谁干的,四大贵姓都不可能脱得开干系。你们家大业大,想对付你们,我一个小小的秦帅府,自然不会贸然出手。”


        

“就只有这些?”晟风枫眼神看向秦无忧,问道。


        

秦无忧对上晟风枫看过来的目光,笑而不语。


        

“哈哈哈。。。”


        

稍顷,两人各自露笑后,晟风枫摇着折扇,开口道:“四大贵姓根基牢固,无人可撼动分毫,侯爷除了积攒实力外,其实也在做选择,选择对哪一家下手?没有人会蠢到同时敌对四大贵姓。”


        

“唰。”


        

玉枫扇合上,晟风枫起身的同时,望着王城的方向,再度开口道:“对了,除了选择,我猜你还想看看咱们这位宇王的立场。


        

你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秦帅当年想要扶持的那个君王?还该不该继续留在那个王位之上?”


        

秦无忧沉默以对,晟风枫则是自信一笑,接着开口道:“还好你的选择不是我们家,不然我就真的难做了。”


        

“你二哥做错事,必须得付出代价。”秦无忧开口道。


        

“我可不可以替二哥还秦家军的血债?”


        

秦无忧摇了摇头:“你是我朋友,是听雨山庄大当家,我不会对你出手。”


        

“唉。”


        

晟风枫重重的叹了口气,不再纠结此事,接着开口道:“侯爷既然还认我这个朋友,那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枫还是要提醒侯爷一句,就算闻人昆两兄弟肯判出家族来助你,凭你现在的实力,一样没有机会。”


        

“要是再算上我呢?”


        

声随人至,衣衫上绣着紫色解语花的少年推门走进,立身二人面前。


        

见秦解语出现,晟风枫微微摇了摇头:“这就是你对朋友的态度吗?你们两兄弟的苦肉计连我都骗。”


        

“你相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闻人雨师会不会相信?”秦无忧开口道。


        

“闻人相国向来谨慎多疑,就算闻人雨站在你这边,帮你说话,想骗过他也绝非易事。今天他派来的人是闻人雨,便是最好的证明。”晟风枫回道。


        

“何解?”


        

“可能侯爷还不知道,你刚刚杀的那个人,他可以给四大贵姓带来无法想象的益处。谁能将他救出,那便表示谁会是最后的受益人。他代表了什么,侯爷不难猜出。


        

你兄弟二人演了这么一出大戏,不单单只是为了问出闻人昆父母的死因吧?


        

因为你知道,闻人相国心底始终防着闻人昆兄弟,他不可能将这份好处凭白让给他们,一定会让闻人杰来,好给你玩赖的机会,扣下闻人杰,省去许多麻烦。


        

可来的人却是闻人雨,说明闻人雨师没有彻底相信,他还在试探。


        

”晟风枫分析道。


        

“出手试探,就证明他只是在怀疑,还是信了几分,毕竟我们哥俩演的那么投入,连我自己都信了。


        

只要他有着这几分疑虑,于我而言便已足够。因为,故事马上就要结束了。”秦无忧开口道。


        

闻人府,别院。


        

虎贲郎将这整个院子护卫的如同铁桶一般,就连侍者进出都要严查一番,方可放行。除了闻人昆两兄弟。


        

“公子。”


        

虎贲郎朝自闻人雨师书阁内回来的闻人雨,施礼道。


        

“我哥呢?”


        

“主人在您房间等您。”虎贲郎回道。


        

闻人雨立时露出凶色,严声道:“记住,不管在何处,都要称呼我哥为公子。谁再失言,斩!”


        

“虎贲郎领命!”


        

众虎贲郎立时跪地领命。


        

闻人雨示意众人起身后,再度下令道:“看住院子里所有侍者,今晚我和哥哥的谈话,我不希望被人听去半个字。”


        

“得令!”


        

闻人雨还要再交代些事情间,推开房门的闻人昆便朝其说道:“还不进来!?”


        

闻人雨听话的施了一礼,跟着走进房间,落座闻人昆对面,却是半字不语。


        

“什么结果?”闻人昆终是发问道。


        

“人已经死了,不过我还没有告知祖父。”闻人雨回道。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哥想知道什么?”闻人雨回问道。


        

见闻人昆露出怒色,闻人雨忙露出笑意,主动开口道:“秦家兄弟不日便会动手,届时祖父定会将我们两兄弟推到最前面。


        

我已经向祖父建议,主动出击,叫哥哥去红秀坊抓人,我留下来以‘护卫家族’的名义当人质。”


        

“我问的不是这个,父母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弟弟不会主动开口后,闻人昆直入主题道。


        

“我去晚了,那人性子太傲,不肯配合秦无忧,被盛怒的秦无忧杀了。”闻人雨回道。


        

“闻人雨!在哥心里,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哥活着便是为了你能平安,如今连你也开始骗我。”第一次唤弟弟全名的闻人昆,怒道。


        

闻言,闻人雨忙起身跪地:“哥此话何意?你我兄弟相依为命至今,若没有你,雨早已葬身于那冰蚕蛊之手。雨断不敢骗哥半句!”


        

“起来!我是你哥,父母不在,养你成人,护你周全是我必须要做的事。”闻人昆说完,起身离去。


        

待闻人昆走至门前时,顿住脚步,再度开口道:“我不管你瞒了我什么,又想要偷偷干什么?总之,我是你哥,你的事情我来替你做。你要做的,只要能好好活着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