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一十四章你爱谁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谁啊?


        

哪来的?


        

干嘛来了?”


        

不等男子反应过来,秦无忧接连不断的问题一起抛了出来。


        

“哼!蝼蚁而已,也配审问本尊?劝你速速将本尊放开,还能留你一个全尸。否则。。。”


        

“啪!”


        

不等男子说完,脆生生的一记耳光将男子之语打断后,秦无忧开口道:“不问了。老东西,毒死他。”


        

“你敢!”


        

“啪!”


        

又是一记耳光扇出,秦无忧跟着开口道:“你再乱叫,我连全尸都不给你留。


        

孙贼,我告诉你!这里是阑珊苑,一切我说的算!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用。本尊不点头,你只有死的份!” 记住网址m.dzs5.com


        

两记耳光,终是让狂傲的男子彻底安静下来,转为朝自己瞪眼后,秦无忧方才露出笑意,开口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你不配知道!”男子依旧不肯妥协道。


        

秦无忧反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转朝药神确认道:“他能还手吗?”


        

药神一脸神气道:“老夫的怜香惜玉水,除了你身边那老家伙外,还没人能破的了。”


        

“额。。。老东西,你过分了。”


        

对于药神所起的名字,秦无忧满是无奈的说完后,放心的朝男子开口道:“其实你是谁,来自哪里,我无所谓。你十二年前刺杀过我,我父帅的死也与你脱不开干系,所以你死定了。”


        

“蝼蚁而已,也敢妄图杀我!?”男子狠声道。


        

对于男子自始至终保持的张狂,秦无忧直接忽视过后,再问道:“我今天想问的是,你十八年前来过,当时执行的是什么任务?闻人家有一对夫妇在任务中丧生,谁干的?”


        

“不过是些随意践踏的蝼蚁而已,谁会在乎他们的死活?陈年旧事,早已忘了。”男子冷声回道。


        

“呵呵。。。”


        

看着眼前只会说“蝼蚁”二字的男子,秦无忧干笑一声后,转朝药神开口道:“老东西,既然他忘了,那你就继续拿他试毒吧。死不死的,不重要了。”说完,便起身离开。


        

男子眼看着一身邋遢的药神面带邪笑的朝自己愈来愈近,百般辱骂而全无结果下,不想再受毒药煎熬的男子急声开口道:“人不是我杀的,他们死于自己人之手,于我无关。”


        

闻声,秦无忧顿住脚步,收起要推门的手,回返男子身旁,笑语道:“这才对嘛,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想起来。来,讲详细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八年前,闻人家找上我们,要我们帮忙解决掉一个麻烦。”男子终是放下狂傲,开口讲道。


        

“然后呢?”


        

“我们虽然败了,可麻烦却自己离开了。”


        

“我家军师?”


        

男子看了秦无忧一眼,点头应下后,接着开口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没人知道他是谁。”


        

“此事与闻人家那两条人命又有何关系?”秦无忧再问道。


        

“他们也在那次任务之中,虽然没能做成炮灰,但到头来却死在了自家人手里。


        

有人看上了那个女人,想据为己有。闻人家自是不会得罪我们,便主动将那女人奉上。


        

其实若那女人肯随我们离开,对那对夫妇来说,将会是另一番造化。只怪那女人太过贞烈,誓死不从,自尽了。


        

男人更是自不量力,杀上门来报仇。也不过是蜉蝣撼树,螳臂当车而已,男人还未见到人,便被自己人杀了。”男子面上全无悔过之意,仿佛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一般。


        

“杀人的是谁?要带女人走的又是谁?”秦无忧再问道。


        

“杀人的是闻人天宇,要带那女人走的人,我不能说。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现在把我放开,我保证既往不咎,饶你们不死。”男子开口道。


        

秦无忧微微笑过,开口道:“我说过,你死定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从不开玩笑的。”


        

“不!你不敢杀我的!我若是死了,对整个北洲而言都是灾难。你知道我是谁吗?”感受的出秦无忧绝不是在吓唬自己,男子终是露出恐惧之意,急声道。


        

“嘘。。。!”


        

秦无忧做嘘声状,阻止男子继续说下去后,笑语道:“你爱谁谁?我说过了,我不关心。


        

你所谓的那高高在上的地位,于我而言,屁都不是!我父帅因你们而死,你们就必须付出代价。”


        

“福伯,动手。”


        

“你敢。。。”


        

话未说完,一道黑影已然出现在男子身后,没有半点犹豫,以手化刀,黑气形成的锋刃已然将男子后心刺穿,夺走男子最后一丝的狂傲。


        

“老家伙!早就知道你是当年那个影子,今日终于肯当着我的面露出真身了。


        

我警告你,不可对我徒儿不利,不然我毒死你!”看着男子在福伯面前缓缓倒下,药神没好气的朝福伯威胁道。


        

“夫人还没同意,他便不算做的你徒弟。”福伯没好气的回道。


        

“你说的也不算。”


        

“吱。”


        

推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位老人的谈话。晟风枫手摇玉枫扇走进,见男子已无生命迹象后,叹息道:“唉,你太冲动了,杀人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


        

秦无忧摇了摇头:“我没想要解决问题,为我父帅报仇才是我最终的目的。”


        

“雨公子,你都听清楚了?”秦无忧再朝跟着晟风枫走进的闻人雨问道。


        

闻人雨面色阴沉到了极致,全没了开口的心思,只是点头应下。


        

“那个闻人天宇是谁?”秦无忧又问道。


        

晟风枫收起折扇,从旁开口道:“就是闻人杰的父亲,人不在北洲。”


        

“没关系,他儿子还在,父子俩都是一个德行。”秦无忧跟着开口道。


        

“侯爷,枫三哥,今日之事,雨希望不要让我哥知道。”闻人雨终是开口道。


        

秦无忧耸耸肩:“你的家事,自己决定就好,我都可以。”


        

“我哥答应侯爷的事,雨一样也能做到。”闻人雨说完,看着已是死尸的男子,出言道:“他的死,暂时还不能叫外人知道。侯爷再给我三天时间,就算雨拼了性命,也会给侯爷一个满意的结果。”


        

“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