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一十三章神秘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家那两兄弟当真刀兵相见了?”


        

四大贵姓与王城内,得知秦帅府前所发生之事后,所有人近乎第一时间出言确认道。


        

“秦无忧已被赶出帅府,现在阑珊苑落脚。”


        

闻人府,书阁内。闻人昆朝闻人雨师,闻人杰还有闻人雨三人说道。


        

“哥,解语白衣动手了没有?”闻人雨从旁发问道。


        

闻人昆点头应下:“药神的毒雾便是解语白衣所破,秦无忧也被解语白衣当众擒下。”


        

待闻人昆讲完,闻人雨师开口道:“如此说来,两兄弟不是在演戏,而是当真决裂了?”


        

“解语军可以死,秦家血不得流。此是解语成立之日所立死誓。


        

如今解语白衣以对秦无忧出手,看来他们两兄弟的确不是在演戏。如此,倒是省了我们许多麻烦。”闻人杰也从旁开口道。


        

“那个福伯呢?有他在,也敌不过解语白衣吗?”闻人雨师再问道。


        

提及福伯,闻人昆面露难色,看向闻人雨师,小心回道:“福伯他,他当时不在秦无忧身边。那人,被福伯擒住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人现在哪里?”


        

“在阑珊苑,秦无忧手里。晟风枫以去救人了,不过以秦无忧的性格,怕是难有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闻人昆回道。


        

“祖父,晟风枫与秦无忧关系非同一般,若是被晟风枫率先将人救出,那我闻人家恐会失了先机。”闻人杰从旁提醒道。


        

闻人雨师思虑许久,转向闻人雨问道:“雨儿,你认为该如何处置?”


        

“那人被抓,四大贵姓都会有所动作,以占得先机。杰公子所言虽然没错,但这件事,秦无忧绝不会叫晟风枫如愿。”闻人雨回道。


        

“因为那晟风月?”闻人雨师回问道。


        

闻人雨点头应下:“没错,秦无忧欲杀晟风月为秦家军报仇之事已无回旋余地。自然也不会顺了晟风枫之意,叫那人带晟风月离开。


        

所以,我们还有机会,但也仅仅是有机会而已。秦无忧做事,无人可掌控。”


        

闻人雨师露出笑意,朝闻人雨开口道:“祖父想叫你去趟阑珊苑处理此事,你可有把握?”


        

“孙儿在所不辞。”


        

闻人雨师一脸关切之意,再度说道:“若能将那人带出来,这次祖父想让你随那人离去,也算是祖父对你这些年来所受寒疾之补偿。”


        

“为家族做事,雨儿职责所在,不求其他。”


        

。。。。。。


        

阑珊苑,顶楼。


        

秦无忧被赶出帅府后,春花便将阑珊苑顶层的包间空了出来,留给秦无忧与夫人,不再迎客。


        

此刻包间雅座上,美酒佳肴前,晟风枫自进来开始便一直自斟自饮着身前美酒,半句不曾开口。


        

“你喝的是我阑珊苑上好的秋露白,十万金一壶,走时记得给钱。”秦无忧打破沉寂道。


        

“呵呵。”


        

晟风枫微微一笑后,开口问道:“侯爷可知为何启城四大贵姓除了族长外,多是孙辈人在,子辈的却少有几人?”


        

“这和我有关系吗?”秦无忧不答反问道。


        

晟风枫点点头:“本来是没有关系的,可你叫福伯抓了那个御剑之人,便就有关系了。”


        

“怪不得他能从我手里弄走掌中剑,原来是御剑术。不过据我所知,北洲现在最强的剑道高手——剑圣,恐怕也做不到御剑吧?”秦无忧算是回答道。


        

“没错,莫说是剑圣,就连当年的广成子恐怕也做不到。”


        

“所以他不是北洲之人。”


        

晟风枫点头应下,再度开口道:“他来自何处,恕枫还不能想告。但为侯爷计,你断不能伤他。”


        

秦无忧耸耸肩,全不在意的开口道:“那我该怎么办,让你带走吗?你知道我不可能答应的,不然你进来便直接朝我要人了,不是吗?”


        

“唉。”


        

晟风枫叹了口气:“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之前的话是祖父叫我说的,现在我说完了。接下来,便是尽朋友之力了。你打算怎么办,需要我做什么?”


        

秦无忧用眼神示意隔壁一眼后,开口道:“被福伯打晕了,现在还没醒呢。等他醒来先问清楚我想知道的,答案合理又没说谎的话,要么杀了他,要么放了他,就这么简单。”


        

“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侯爷留着他反而是个烫手山芋,给侯爷带来无尽麻烦。”晟风枫回道。


        

“公子,闻人雨求见。”虞美人走进包间,打断二人聊天。


        

“你看,第一个麻烦来了。”晟风枫再饮一杯美酒后,笑语道。


        

不多时,在虞美人引路下,满头白发的闻人雨落座于饭桌之上。


        

寒暄过后,晟风枫玩笑道:“你哥呢,这次怎么放心叫你一个人来了?”


        

闻人雨没有急着回答,转而看向秦无忧。见秦无忧点头后,方才回道:“今日的见面有些特殊,哥哥要替侯爷看住闻人杰,所以只能雨一个人来了。”


        

闻言,晟风枫转朝秦无忧质问道:“秦无忧,你还憋着什么坏是我不知道的?”


        

“说话做事要讲道理,我可是好心在帮他们哥俩争夺家主之位。”秦无忧很是无辜的回道。


        

闻人雨一笑置之后,主动解释道:“互相合作而已,枫三哥应该清楚,十八年前消失的那三年时间里可不止秦家一门有事,我父母也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身死了。”


        

“就算是外枝子弟,但终究顶着闻人这个姓氏。能让闻人家付出性命的事,想来绝不会简单。”晟风枫自语道。


        

“等他醒了,或许就有结果了。”秦无忧走出包间的同时,开口道。


        

简易的密室内,药神不住捣鼓着身前的瓶瓶罐罐,时而冒起阵阵雾气,时而药瓶内的液体噼啪作响不停,臭气熏天。


        

不远处,一位看起来与秦无忧年龄相仿,一脸狂傲的男子倒在地上,身上紫衣以破损多处,七孔流血,口角还不住吐着白沫。


        

秦无忧推门走进,见如此场面,朝一旁药神问道:“你拿他试毒了?”


        

药神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刚刚研制的新药,顺便就拿他试了试,效果还不错。”


        

“死不了吧?”秦无忧确认道。


        

药神这才抬头看了那男子一眼:“看他造化了,如果能坚持到我把解药配制出来,那便死不了。”


        

“那要是配不出来呢?”


        

药神冷哼一声,回道:“这世上就没有我药神解不开的毒。”


        

“你上次也说过,这世上就没有能解开你药神制的毒的解药。”秦无忧没好气的开口道。


        

“你个孽徒,竟敢顶撞为师?信不信为师叫你同他一般下场。”本就因为配药多次失败的药神,越发烦躁起来。


        

秦无忧识趣的不再开口,走到那男子身前,啧啧嘴后,将其身上所有的掌中剑都摸了出来,扔到一边。


        

“成了!成了!。。。”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药神狂笑之语方才传来,并跑到男子面前,将一瓶黑色药水倒进了男子嘴里。


        

半响后,男子翻白的眼神方才回归正常。下一刻,用那近乎可以杀人的目光,狠狠的盯向秦无忧。


        

“有病吧,看我干什么?他毒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