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兄弟相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雷法——鬼泣!”


        

紫竹凝结的雷光阵牢拔地而起,飞射而出,将面前所有人围在中间。空中雷云也在秦无忧爆喝之下与雷光阵牢相互呼应,瞬间倾泻而下。


        

“秦无忧,你倒是看准了打啊!我特么上了吗,你连我也轰?


        

我今天跟你没完!”一直旁观的晟风枫,挥舞着星玄针第一个自雷牢中冲出来,并朝秦无忧狠声道。


        

“别乱叫,你这不是没死吗?”


        

见晟风枫轻易破开自己雷法,秦无忧愣了片刻后,恢复往日语气开口道。


        

“你不是只会一道雷法吗,什么时候学会成片落雷了?”晟风枫抖着因为雷击而有些斑驳的衣衫,问道。


        

秦无忧不再回答,引动紫瞳心眼,久久凝视着上空雷云。


        

“破!”


        

一字吼出,仿若千里之外。不及秦无忧做出反应,身上那掌中剑便如活了一般,宛若离弦之剑,射向雷云深处。


        

一点破全局。雷云在掌中剑破入的下一刻,立时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一切回归如初,雷光阵牢中的众人不过也只是倒下小半数修为较低的骑兵而已,其余众人依旧完好无损。秦无忧留作底牌的雷法,全无先前可以劈杀地玄境强者的恐怖。


        

“等了你这么久,终于肯出手了。”看着自空中落下,悬停在众人上空的掌中剑,秦无忧笑语道。


        

“蝼蚁尔!胆敢放言杀戮成魔,你凭什么?”


        

陌生之语传来,不见其人,只闻其声。似近在耳边,又宛如天涯之遥。


        

“就凭本尊是邪宗首座,如何不能称魔?”秦无忧回道。


        

“邪宗竟何时堕落到让一蝼蚁称尊?”


        

“不过一吼便可卸去我雷法大半之力,又轻易破我雷法——鬼泣,你确实有资格同我张狂。”秦无忧笑语着回过后,突然转变语气,狠声道:“不过本尊是魔还是蝼蚁,要打过才知道!滚出来一战便是!”


        

“北洲能逼本尊出手的人少之又少,你却是诸多蝼蚁中杰出的一只。


        

今日你最强之法已被本尊破去,恐以无力,你又拿什么再与本尊一战?不过一个将死之人,更不配见本尊一面!”陌生之语再度开口道。


        

秦无忧不怒反笑,别有深意的开口道:“将死之人?你确定说的是我吗?”


        

“不好!福伯!?”


        

晟风枫猛然惊醒,正准备出言提醒间,面前的掌中剑突然失去控制,坠落在地。


        

“秦无忧,你疯了!他不能死。”晟风枫开口道。


        

知福伯已然寻到那人踪迹后,秦无忧也彻底脱力倒下,在青衣的搀扶下,靠在断壁上后,笑语道:“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刚刚没听到吗?我已经没力了,杀不死他。”


        

“既然以无力再战,那便把路给我让开!”秦解语挥剑道。


        

“这里也是你家,你想进我不拦你。但母亲难道没有告诉你,不准随便带外人来家里吗?”秦无忧回道。


        

“秦家日后我说的算!带什么人进,你说的不算。”


        

“看来你是不打算再回家了。”秦无忧说完,朝帅府深处喊道:“老东西,你不是想让我拜师吗?现在出来解决了他们,以后我就是你徒弟了。”


        

“嘿嘿。。。!乖徒儿,为师来了!”一道猥琐到极致的狂笑过后,一身邋遢的药神,出现在秦无忧面前。


        

见秦无忧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药神怒道:“乖徒儿,谁把你伤成这样?为师替你毒死他!”


        

秦无忧朝秦解语努努嘴:“只要别把他给我弄死了,其余的我都无所谓。”


        

“一群毛孩子而已,为师挥挥手便能解决他们,乖乖等着拜师吧。”


        

药神说完,手中一罐药瓶便以被打碎在地。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漫天毒雾已然将所有人覆盖当中。


        

不过一瞬之间,自雷法中侥幸活下来的四大骑兵便再也坚持不住,纷纷如秦无忧一般,脱力倒地。


        

“呦!不愧是四大贵姓,竟然还能有人在老夫调的毒前站着?”毒雾中,药神笑语道。


        

“前辈,还请手下留情。”晟风枫强忍着恶心,朝药神开口道。


        

“哪家的娃娃,这么懂事?”


        

“前辈,是我,晟风枫。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您千万对夜幽骑手下留情啊。”晟风枫急开口回道。


        

“告诉老夫,你在哪儿,一定特殊照顾。”药神问道。


        

“恕晚辈不能相告。杀熟可是他秦无忧一贯作风,您老和他待久了,晚辈有些不放心。”


        

晟风枫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身后。来不及多想,星玄针急扫而出,并后跳逃开。


        

“劲不小嘛,娃娃?跑什么啊,不是叫老夫多多照顾你嘛?”药神再度开口道。


        

“唉,近墨者黑,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晟风枫说完,随意寻了个方向,提着星玄针朝毒雾外奔去。


        

“娃娃们,别白费劲了,跑不出去的。老夫的迷踪软筋散若是叫你们几个小辈这么轻易逃走,那我死人谷——药神的名号白叫了。”许久脱身无路的晟风枫正焦急间,药神那让人百般不爽之语再度传了出来。


        

知道药神所言非虚,晟风枫正欲放弃,准备投降间,一阵强风突然袭来,困住自己的毒雾也随之消散。晟风枫急挥动星玄针护住己身,并朝强风袭来之处看去。


        

强风源头,不知何时出现的解语白衣手中长剑将已经被重伤的秦无忧,连同厉千城一起,押到秦解语面前,等候发落。


        

“二公子,速速放开公子!否则虞美人便不客气了!”春夏秋冬四美上前,却被解语白衣横刀拦住了去路。


        

“对,你个小娃娃快放开我徒儿。不然老夫就用更狠的毒了,保证你破不了,解不开。”


        

“你们若再敢上前一步,便再也不会见到你家公子了。”秦解语用着刚才秦无忧的语气,威胁道。


        

“二公子,还请您想清楚。若是等福伯回来。。。”


        

春花话未说完,便被秦解语打断道:“福伯是我秦家人,不劳你虞美人操心。”


        

“放开他。”青衣跟着上前,冷声道。


        

有着秦帅的关系,秦解语不好对青衣无礼,却也不肯放人。


        

“你想怎样?”青衣再问道。


        

秦解语思虑了许久,方才开口道:“厉千城害我父帅性命,必须交由我处置。


        

还有,他必须把秦帅府给我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