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零九章旧事重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功非秦帅,罪在闻人!”


        

八字一出,整个朝堂立时哗然一片。


        

唏嘘碎语过后,面上阴晴不定,强行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的宇王,沉声下令道:“御林军,速将此贼子拿下!”


        

“唰唰唰。。。”


        

执戈挎剑,满身铁甲的御林军听命入内,立时将司马世羁押,并准备将其带下大殿时,不该出现在朝堂上的两位解语白衣拦在了御林军面前。


        

“世侄,这是何意?”宇王怒视着解语白衣,朝秦解语问道。


        

“解语白衣世代追随父帅。如今父帅死因尚未查清,但凡有涉及父帅之事,解语白衣绝不会善罢甘休。


        

还望王上撤走御林军,让他把话讲完。”秦解语解释道。


        

“孤若是不准呢?”宇王冷声道。


        

“嘴在人家鼻子底下,王上准不准,说的算吗?”秦无忧全不在意的当着众朝臣面,挑衅道。


        

不顾宇王坏到极致的面色,秦无忧转朝司马世说道:“你接着说,不是要奏本吗?”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闻人窃国,罪在不赦。”


        

司马世挣脱出御林军的束缚,再度开口道。


        

“世侄!”


        

“有事?”


        

秦无忧对上宇王看过来的目光,反问道。


        

宇王强忍着怒意,摇了摇头,挥手示意御林军退下后,便缄口不言。


        

司马世重整了下朝服,接着禀奏道:“前朝八百九十四年,宦官祸乱宫闱,厉朝将亡,群雄尽起!秦穆授厉千城所请入厉军,领军职镇北将军,授命平定北方叛乱。


        

前朝八百九十五年,秦穆连战连捷,兵围宇国于幽州。然临阵违抗军令,私放宇军离开,故而获罪于厉王,判斩刑。


        

行刑之期,宇王引军杀至。事后,秦穆叛离厉国,加入宇军。同年,各大诸侯会盟,共伐厉国。约定,先入启城者,王之。


        

前朝八百九十九年,秦帅引宇军历时五年,战天门山,落鹰岭,徐城。。。七战七捷,率先军临启城。


        

时四大诸侯国亦兵近启城,宇王为得。。。”


        

“够了!司马世,你别太过分!”宇王终是忍不住,沉声喝斥道。


        

“宇王为得天下,假以秦帅赌战厉千城为名攻伐启城,实则暗中与闻人相国以及四大贵姓许以重利,密谋窃国。


        

元启元年,厉国亡。宇国初建,然与四大贵姓许下之重诺难能兑现。


        

为保王位,宇王舍弃秦帅,同四大贵姓密谋,雇佣审判王庭暗杀秦帅。未果。


        

四大贵姓害人之心不死,又请。。。”


        

话未说完,数道杀意突生。秦无忧来不及多想,周身七道紫竹生出,同秦解语一起飞身而上,拦下射向司马世的攻势。


        

电光火石之间,手里握着一柄刚刚拦下的掌中剑的秦无忧,看着已然再不能吐出半字的司马世,颈部,眉心,心口,后心。。。多处喷血不止,缓缓倒地。


        

“掌中剑?又是他们。”秦无忧把玩着久违了的掌中剑,忍着怒火,自语道。


        

“谁?”秦解语问道。


        

秦无忧走近司马世的同时,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他们曾经刺杀过我,只不过没有成功。”


        

说完,秦无忧拂手合上司马世的双眼后,接着开口道:“不过现在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惹上我了。”


        

话音刚落,又是三名解语白衣连同御林军一起冲进殿内。


        

“人呢?”


        

秦解语朝护在自己身前的解语白衣问道。。


        

“走脱了。”


        

当中一位解语白衣回过,朝秦解语开口道:“此处不安全,请二公子回府。”


        

秦解语摆手示意解语白衣退下后,朝被御林军护住的宇王开口道:“王上,司马世被人当众灭口,此事绝不简单。臣请命追查此案。”


        

不等宇王开口,秦无忧先一步上前,算是教训道:“一边去,别添乱!”


        

“秦无忧,你别太过分!”秦解语怒声道。


        

“过分的是你!没大没小的,在外人面前要叫我大哥!”秦无忧学着晟风枫教训小花的语气,开口道。


        

“够了!二位世侄难道不知道此刻身在朝堂吗!?


        

这里不是秦帅府,更不是秦川,由不得你们两个乱来!”御林军身后的宇王冷声道。


        

喝斥过后,宇王再度开口道:“四姓子弟与秦家兄弟留下,其余众卿,各自退去吧。”


        

文武朝臣依命告退后,自有轮值太监上前将大殿之上血迹清理干净。


        

秦无忧立身尚有血腥余味的乾明殿内,看着留下的闻人昆,晟风枫,褚师然以既怒视自己的百里英雄下,微笑着朝秦解语开口道:“看见了没有,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所有人都想杀了你哥我。懂点事,万一我真死了,记得替我报仇。”


        

“你再让我叫你哥,我保证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先杀了你!”秦解语不客气的回道。


        

“没大没小。”


        

“好了!”


        

宇王再度叫停两兄弟还没开始的争吵后,看着紧闭的殿门,步入正题道:“十八年前的事只有孤与你们长辈知晓,几位世侄已经开始主理家族事务,想来或多或少以了解了大概。前尘往事,孤本不想再提,就是提了也无济于事。


        

你们各自的家族势力孤心里也很清楚,但宇国是孤的宇国。孤不想,也绝不允许被你们之间的私斗扰乱。


        

今日这里没有外人,大家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寻一个大家都满意的解决方式。


        

孤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和谐安稳的宇国,其余的都可以不去计较。


        

诸位以为如何?”


        

“嗯哼。”


        

秦无忧耸耸肩,全不在意的回道:“我没意见,不过他们一定不会满足我的要求。”


        

“秦无忧!你别做梦了,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为玄甲军报仇!”一向看不惯秦无忧的百里英雄,第一个狠声开口道。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秦解语出言反驳道。


        

“王上此言有理。如果可以坐下来把事情讲清楚,总要好过彼此生死相向。


        

至于英雄与侯爷的恩怨情仇,留给他两人自己解决就好,无伤大雅。两位以为如何?”晟风枫习惯性的轻摇着手里的玉枫扇,跟着开口道。


        

“枫公子做的了家族的主吗?”闻人昆发问道。


        

晟风枫收起折扇,笑语道:“确实做不得主,但枫有办法能做到今日给出的承诺。”


        

“闻人家可以做出让步,我弟弟的事,可以不再追究,全当从未发生。祖父他也可以辞去相位,其余的,绝无可能。”闻人昆沉思良久后,回道。


        

晟风枫也跟着开口道:“除了我二哥的命,晟风家一切都可妥协。”


        

褚师然自始至终没有开口的意思,全然将自己置身事外。


        

百里英雄依旧满面怒气,用杀死秦无忧的眼神,开口道:“我只要秦无忧的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他说的不算,不必在意。”晟风枫替百里英雄回过后,转朝秦家两兄弟开口道:“如今我四姓的问题看起来不过都是小事,就看二位有什么要求了?”


        

秦无忧认真道:“司马世因我而死,所以他的遗愿我必须要替他完成。”


        

“没问题。孤却有对不起你父帅之处,史书落笔,孤绝不再干涉,就算叫孤下罪己诏也可。”宇王回道。


        

“秦家军的血不可白流。罪魁祸首晟风月,难逃一死。”秦无忧接着开口道。


        

晟风枫满是头疼的回道:“侯爷尽可以动手,如果你能找的到我二哥的话。”


        

“十八年前旧事我可以不提,也绝不再碰。但父帅的死,我一定要知道凶手是谁?


        

司马世没来的及说出口的话,或者说不允许开口的话,我必须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