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零七章兄弟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福伯,您说那个影子真的来启城了吗?”


        

送走晟风兄妹后,终于清净下来的秦无忧,坐在福伯的院落里,喝了口茶后,问道。


        

自打虞美人入住秦帅府,秦无忧有了数之不尽的护卫后,福伯为图清净也自秦无忧的院子里搬了出来,独自开了个小院出来。


        

“影子不会来刺杀公子。”


        

对上秦无忧看过来那除了发问外还别有深意的眼神少顷后,福伯用无比肯定的语气开口道。


        

如此答案,秦无忧似乎早在意料之内,随即收起疑问的目光,起身为福伯又添了半杯茶后,再问道:“您为什么如此笃定?”


        

“公子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福伯不答反问道。


        

两人之间从不藏私,秦无忧很是听话的回道:“还记得您第一次与无忧聊起母亲吗?当时您说母亲在昏迷的最后一刻救下了一位杀手,当日我便怀疑那位杀手就是您。


        

虽然这份怀疑有些无厘头,勉强将他算做为直觉。但您的一身本事是做不得假的,毕竟过去的那十二年里您一人就解决了来杀我的所有人。


        

只有杀手,或者说只有杀手之王才最了解杀手。


        

后来便是从秀姨那里得知父帅的十八位挚友还有九位在世,再加上前几日东山上解语白衣所展现的实力。凭他们都可护卫我安全,您并不是唯一。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可母亲还是把我交给了您,说明这些人里她最信任的是您。


        

母亲为何如此信任您,无忧能想到最可能的原因就是除了父帅的关系外,她还救过您的命,自要偏重您一些。当然解语白衣要为父帅守陵,不算在内的。


        

还有就是每次提起审判王庭时,您与任何知道他们存在的人都不同,眼神里并没有那种带着恐惧的震惊。”


        

“不过陈年旧事而已,影子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福伯全无半点语气的开口道。


        

“扑!”


        

起身跪在福伯面前的秦无忧,捧起福伯的茶杯,朝福伯敬了杯茶后,正色道:“请福伯授无忧武道。”


        

福伯接过茶杯,饮了一口后,回道:“起来吧,夫人没有许过你可以拜老夫为师。”


        

对于福伯似是若非,没有答案的回话,秦无忧听话的起身,跟着附和道:“母亲确实没有说过,可也没有反对过。更何况你我叔侄二人情同父子,自然无需在意那些凡俗礼结。学到本事,才是王道”


        

“老夫的本事你以尽数学走了,再以没什么可以教授于你的了。”


        

秦无忧点点头:“没错,福伯的本事无忧确实学的已经差不多了。无忧想学的,是影子的。”


        

秦无忧话音落下,院子里随之安静下来。良久,福伯方才出言道:“暗影秘术属杀戮之道,除了杀人以外全无半点用处,公子也要学吗?”


        

“暗影秘术?名字听起来就不错,值得一学。”秦无忧笑语着说完,再度分析道:“毕竟影子不来,终究还是会有别人来的。而且您的身份若是被审判王庭察觉,到时也会有麻烦。


        

无忧若是学会那暗影秘术,也好对付那些杀手。”


        

“真若到了那个时候,老夫会自行离开公子,绝不给公子添麻烦。”


        

早已习惯了福伯如此,秦无忧自是不再过多纠结下去,立身一旁静候福伯接下来之语。


        

对于秦无忧,从不拒绝的福伯再度端起茶杯轻饮了一口。下一刹那,秦无忧只觉眼前恍惚了一下,正欲引动紫瞳心眼看清发生了什么间,福伯手中的茶汤不知何时已然变成一碗黑水。


        

如此惊变,秦无忧正诧异间,方才发现眉心,颈部与心窝处同样的黑色水滴正慢慢挥散而去,化作黑气。至于如何出现,自己竟是全无察觉!


        

“您是如何做到的?”秦无忧不免震惊道。


        

“只要有光与影的地方,便可发挥暗影秘术的作用。暗影秘术没有招式,亦无术法,唯分形影不离,如影随形,无影无形三段。”福伯开口道。


        

“那您。。。”


        

“老夫穷尽一生,不过也只是如影随形而已。” 不等秦无忧说完,福伯便出言回过,并接着开口道:“秘术修炼条件极为苛刻,非自幼习之方可。


        

好再公子修有玲珑步法与紫瞳心眼,此二者辅之,再加以公子的心性,修至形影不离或许会有机会。”


        

“您还是别铺垫了,咱们直接开始吧。”秦无忧用不知是喜是悲的语气出言道。


        

福伯指着秦无忧的影子,开口道:“公子首先要修习的就是超过自己的影子。”


        

“如何做?”


        

福伯却是不再开口,起身回房间而去,只留下秦无忧一人傻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己的影子苦笑,并试着用尽浑身解数超过自己的影子。


        

偌大个秦帅府,自秦无忧从福伯院子里出来的那一刻,突然热闹了起来。


        

秦无忧的身影开始无处不在,更是不顾满府的虞美人打招呼,只是对着自己的影子时而窃窃私语,时而不住抓狂。


        

如此状态,一连持续了三日,不分昼夜,不分场合。有时不小心闯入虞美人闺房,遭虞美人满是娇羞的漫骂之音。或是闯入夫人院子,被无情的轰飞出来。


        

直到第四日晨起,终是在拿着解语花枝拦住秦无忧的春花强行干扰下,停了下来。


        

“送我花干嘛?可是有求于我,准了。”秦无忧接过解语花枝,敷衍着说完,便继续开始修习福伯留下的功课。


        

“公子,公子!您别疯了,有正事找您。”春花一时不查,看着再度跑开的秦无忧,急高声呼喊道。


        

“哼!。。。哎呀。。。”


        

在得不到秦无忧的应和后,春花气急的朝空气撒了个娇后,高声喊道:“虞美人听令!”


        

“在!”


        

“全府上下,围追公子,不得有误!”


        

整个秦帅府再度被莺莺燕燕,群芳乱舞搅动了整整大半日,终是让秦无忧彻底安静了下来。


        

秦无忧从夏蝉冬雪二人手下挣脱后,看着已经满院狼藉的秦帅府,冷声问道:“谁干的?”


        

不见有人回话下,秦无忧方才注意到众虞美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的凶狠,立即怂了下来,小声试问道:“众位姐姐可是有事要找无忧?”


        

春花这才没好气的回道:“不是我们要寻公子,是二公子要见你。”


        

“二公子,谁家的?”


        

“你说呢!”春花指着还握在秦无忧手中的解语花,回道。


        

“哦,自己家的。”


        

秦无忧点头说着,再问道:“在哪,什么时候?”


        

“在阑珊苑,时间是三个时辰前。”


        

“那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你说呢,我们抓的住你吗?”春花越说越气道。


        

“嘿嘿,意外,意外。”秦无忧打着哈哈道:“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带着姑娘们随我去阑珊苑。”


        

“话说,我在府里的这几天,外面什么情况?”快行至阑珊苑的秦无忧朝身边的夏蝉问道。


        

“公子终是想起来要办正事了。”夏蝉算是抱怨过后,接着开口道:“启城内,二公子如今名噪一时,已经接管了夜雨,并将其重新收拢,开府建衙。近日,二公子还与闻人老相爷来往慎密。”


        

“你是说我二弟已经站在了宇王那一边?”秦无忧问道。


        

“目前看来,二公子是想要代替您。所以今日见面,公子当小心为上。”夏蝉回道。


        

秦无忧全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再问道:“那启城外的呢?”


        

“长白岭遭解语白衣血洗,如今已经封山不出。其六大世家之位很快便会被听雨山庄的武林盟替代。”秋月从旁回道。


        

“他还真做到了。”


        

秦无忧笑语着说完,人已经出现在空无一人,只有两位解语白衣看守的阑珊苑前。


        

“客人呢?”秦无忧回头不解道。


        

春花看着解语白衣,语气有些不满道:“你说呢?”


        

“我还是不说了吧。”秦无忧回过,朝门前的两位解语白衣问道:“我弟弟他人呢?”


        

无人回话,只是将路给秦无忧让了出来。


        

秦无忧迈步入内,看着大厅里被解语白衣护卫在当中的唯一身影后,上前坐定,问道:“母亲让你来的?”


        

“秦家军的血需要有个交代,这是秦家军的规矩,父帅在时便如此。你既然做不到,自该由我完成。”秦解语冷声道。


        

“啪!”


        

秦无忧立时猛拍了下桌子,转变态度,以长者之姿训斥道:“没大没小,谁教你的让你这么同我的说话?


        

我才是大哥,不知道吗!?给我站起来!”


        

突然一语,秦解语下意识起身后,跟着又冷哼一声以表达不爽,又重新坐回原处。


        

“唉,熊孩子,想来定是母亲把你惯坏了。”秦无忧感叹着,自语道。


        

“与你无关!”秦解语怒道。


        

“为什么来启城?”


        

“做你做不到的事情。”


        

“母亲同意了吗?”


        

“与你无关。”


        

“回去!”


        

“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哥!”


        

“我哥!?你,还不配!”


        

针锋相对,剑拔弩张间,秦无忧收回怒视的目光,苦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配。”


        

秦解语微微愣了一下,亦不再开口,起身走至门前时,秦无忧突然叫住道:“等等,母亲可有什么话要说与我知晓?”


        

“没什么可说的,一定要有的话,那便是母亲时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


        

父帅他,此生从未错过。所以,父帅的决定,你我谁都不可违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