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零六章影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风,无忧他。。。呜呜。。。”


        

房间内,脸上泪痕犹在的晟风花欲朝身旁同样被禁足的晟风枫发问间,只是话未说完,后半句再度被哭声淹没。


        

“唉。”


        

不知何时起也开始习惯性叹气的晟风枫拿起身旁已经被泪水湿透的手帕,递给小花后,重复着安慰之言道:“放心,他不回有事的,至少应该死不了。”


        

“真的?”小花擦了擦已经红肿的眼珠,问道。


        

晟风枫惨笑一声,拿起筷子朝小花碗里夹了一块蜜饯后,转移话题道:“要不吃点甜的吧,心情可能会好一点。”


        

“唔啊。。。!”


        

小花哭的越发厉害起来。


        

对于眼下场面无可奈何的晟风枫再度叹了口气后,终是不忍道:“小花,三哥不想骗你。他们所布陷阱我看过。那般死地,我想不出秦无忧怎么能活着从里面闯出来?”


        

“那,那他可以不去的啊。”小花抽泣着说道。


        

晟风枫苦笑一声,看向小花:“连你自己都不信对吧?你说他的性格会不去铤而走险吗?”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那就当真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小花坚持道。


        

晟风枫神色凝重起来:“恐以回天乏术,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坚信他会没事。”


        

晟风花闻言,重新燃起希望,急欲开口发问间,晟风枫则是先一步回道:“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我的感觉而已,至于结果如何,就要看放我们出去的人是谁了?”


        

“什么意思?”小花不解道。


        

晟风枫没有详尽解释的心思,直接回道:“开门的如果是二哥,那秦无忧便再无活路。出去后,你还是彻底忘了他吧。可如果是大哥来放我们出去,那秦无忧便以安然无恙了。”


        

“不可能!无忧是我的,我死都不会忘记他的。他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离开这个破家,去找虞美人为无忧报仇!”小花擦干眼泪,狠声道。


        

“吱嘎。”


        

不待晟风枫出言安慰,房门被人自外面推开。两兄妹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密切注视着进来之人。


        

“大哥!太好了,是大哥!”晟风花眼中带泪,面上却是狂笑的跑向开门的晟风雪,第一次这么迫切的想见到自己大哥。


        

“呼!”


        

晟风枫也暗暗长舒一口气,抬手接住还在不住安慰小花的大哥朝自己抛过来的玉枫扇。


        

“去吧,祖父等着要见你。”


        

终是安抚住小花后,晟风雪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朝晟风枫开口道。


        

晟风枫应下的同时,回问道:“发生什么了?”


        

“去了你便清楚了。”晟风雪不想当着小花面多言,含糊回道。


        

随着大哥步入书房的晟风枫,跪地朝祖父施礼后,小心退到一旁,等待书房内有人先开口。


        

“你好像很高兴?”晟风颥朔率先出言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而是试着发问道:“二哥他怎么样了?”


        

晟风颥朔瞪了口不应心的晟风枫一眼后,示意身旁家老将来龙去脉尽数说与晟风枫知道。


        

待晟风颥朔将杯中热茶饮尽,家老也刚好将东山之上发生的所有事尽数说完。


        

“秦解语?”晟风枫听完,不自觉的将这个久违的名字念了出来。


        

晟风颥朔也放下茶杯,将手中一纸消息扔给晟风枫,开口道:“王城里传来的消息。”


        

晟风枫看过,不禁一笑:“护国大将军?宇王还真是省心啊,对秦家人的封号都懒得改一下。”


        

“你怎么看?”晟风颥朔盯着晟风枫,问道。


        

晟风枫先施一礼:“秦解语的态度暂时还不明朗,枫儿以为还是先。。。”


        

“不必说了,你所坚持的,祖父绝不会答应。”晟风颥朔满是不悦的打断道。


        

晟风枫只好收回欲言之语,改口道:“枫儿以为,眼下应该送二哥离开为上。”


        

“秦家人若真会出手,月儿下不了东山。”晟风颥朔开口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不然,此番出手的是那秦解语,并非秦无忧,所以还不能完全代表秦家人。


        

从秦解语东山之上所作所为来看,他此番来启城是想代替秦无忧之位。所以他不会一开始便赶尽杀绝,不给自己留一点退路。


        

秦无忧则不然,这孙贼有仇必报,从不考虑规矩与后果。这样的人,无从捉摸,最是头疼。更何况,闻人雨的事也有二哥一半,他们。。。”


        

晟风颥朔再度打断晟风枫之语,朝晟风雪与晟风枫开口道:“夜幽骑此番损失惨重,后续事宜交由你二人去处理。至于秦帅府那边,祖父不再干涉你。但你要记住,你的所作所为祖父都不允许!明白吗?”


        

“孙儿明白。”


        

晟风颥朔点头应下后,不忘关心道:“小花她如何了?”


        

提及晟风花,晟风枫强装笑意回道:“小丫头被您宠坏了,如今耍些脾气也可以理解。不过您放心,枫儿一定会看好他,绝对不会叫她胡闹的!”


        

对于晟风枫的保证,晟风颥朔半字不信,却也没好气的看了其一眼后,松口道:“这几天也委屈她了,你二人抽空多陪她出去逛逛。总憋在府里,再憋出病来。


        

还有,这个你或许感兴趣。”


        

晟风颥朔说着,自桌子上又捡起一个纸筒,扔给了晟风枫。


        

。。。。。。


        

七日后。。。


        

“你个败家徒弟!记住了,今日吃的这味药名为天名精,这可是万年灵药!


        

为师的心肝宝贝,已经被你吃了七味了。你若不拜我为师,对得起他们的在天之灵吗?你忍心看着他们白死吗?”


        

一番诊治过后,知秦无忧已无大碍后,药神又开始了不住的教训与要求拜师之语。


        

秦无忧起床活动了下筋骨,紫瞳心眼感应着天道规则之上那一连吸食了七味万年灵药的紫竹愈发旺盛下,不禁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朝药神再问道:“拜你为师可以,福伯他同意了没有?”


        

“他是你爹吗,你那么听他的!?再者言到,老夫收徒,何时轮到他那个老东西指手画脚?”提及福伯,药神越发不爽的开始暴起粗口来。


        

早已习惯了的秦无忧,不去过多在意,只是凑到药神身边,试问道:“你的那些心肝宝贝还有吗?反正早晚都是要给我的,不如。。。”


        

“滚滚滚!”


        

药神骂过,生怕秦无忧对自己的灵药图谋不轨,急离开房间而去。


        

秦无忧随意笑笑,朝端着餐食走进来的冬雪问道:“虞美人伤亡如何?”


        

“玄甲军当日只想拖住我们,并未拼尽全力,所以伤亡不大。”冬雪侍候秦无忧吃饭的同时回道。


        

“夫人呢,可有被打扰?”秦无忧拦住冬雪的动作,自己动手的同时,再问道。


        

冬雪摇了摇头,以示回答后,出言道:“青衣姑娘来了七日了,一直在等你。”


        

“噗!”


        

猝不及防间,秦无忧将送入口中的白粥喷了出来后,急问道:“七日了?你们拦她了?”


        

冬雪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回道:“公子吩咐过,帅府不用拦他。”


        

“那就好。”秦无忧这才放心下来。


        

“但您闭关疗伤时,她要进房间来看您,虞美人没有放行。”冬雪跟着补充道。


        

“呵呵,呵呵。。。”


        

秦无忧用快哭的表情强笑了两声后,急寻青衣而去。


        

刚一开门,便与青衣撞上后,秦无忧急收住步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不忘解释道:“意外,都是意外。”


        

青衣回以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后,自行坐了下来,直入主题道:“你弟弟在我红秀坊。”


        

“原来他去你那了,那我便放心了。那小子本事还可以,刚好可以护卫红秀坊安全。”秦无忧回道。


        

“他还授了护国大将军之职,如今与王城来往密切。”


        

“小孩子,不懂事。随他闹去吧,不必管他。他若是不肯回家来住,你便替我多多欺负他一下。他也是你弟弟,不必客气。”秦无忧依旧不在意道。


        

青衣看向全不在意,只顾着吃饭的秦无忧一眼后,加重语气道:“他要取代你。”


        

秦无忧跟着点了点头:“第一次见面时就感觉出来了,所以才让你欺负他一下。至于取代我嘛?没关系,兄弟嘛,不分你我。”


        

“哈哈。。。”


        

随着笑声消失,重新拿回玉枫扇的晟风枫也迈步走了进来,笑语道:“侯爷不愧为性情中人,果然豪爽。”


        

“冬雪,杀了他。”


        

“诶,别闹。”


        

晟风枫说着,坐在秦无忧对面,跟着开口道:“你弟弟真够可以的,他一出手,我便足足忙了七日,方才解决了夜幽骑的麻烦。”


        

“有事?”


        

“没有,就是来确认一下你还活着呢吗?”


        

“那赶紧滚,我还要忙着杀你二哥呢。”秦无忧不爽道。


        

晟风枫全不在意:“我知道,你杀你的,反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找不到他。”


        

不等秦无忧再开口,又一道跳脱的身影跑了进来,不由分说便拉起秦无忧,不住打量间,关切道:“无忧,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少了什么没有?”


        

“晟风枫,你大爷!”


        

“无忧,怎么跟三哥说话呢?你不在这些天,都是三哥替你陪着我的,你还不谢谢他?”


        

“我谢谢你,啊!”秦无忧狠声道。


        

“不客气,应该的。”


        

“你到底有事没事?”


        

晟风枫突然收起玩笑,一脸正色的点点头:“恭喜侯爷,您被影子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