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零四章一剑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上秦无忧看过来的目光,来人笑语道:“侯爷好像很意外来的是我?”


        

“意外倒还算不上,只是没想到而已。原来自家哥哥也会偷自己弟弟的东西。”秦无忧摇了摇头,朝手持玉枫扇的晟风月开口道。


        

“偷这个字用的不是很准确,侯爷都说了是自家人,我为什么不能用三弟的玉枫扇?”没有往日邪气的晟风月饶有兴致的和秦无忧辩解道。


        

“晟风枫他人呢?”秦无忧问道。


        

“三弟他很安全,此刻正在府中陪着我家小妹。比起我三弟,侯爷现在应该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安危才是。”晟风月很是配合的回道。


        

“关心什么?你们又杀不死我。”秦无忧笑语道。


        

“秦无忧,死到临头还在这里嘴硬!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看不惯两人不住闲聊下去的百里英雄厉声喝道。


        

对于百里英雄的叫嚷,秦无忧全不在意,依旧是不急不缓的朝晟风月问道:“为了方便我日后找你们报仇,能不能告诉我今天的事除了你们几个,还有谁?”


        

“侯爷如此聪慧过人,难道还没有猜到吗?”晟风月反问道。


        

秦无忧把玩着手中紫竹,回道:“猜到了大概,不过还有些许想不明白之处。”


        

“若是侯爷想要借此来拖延时间的话,大可不必多此一举。今日,没人能救的了你。”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头道:“嗯嗯,我相信。


        

雪月之夜那晚你们能拦下父帅请来的所有帮手,今日同样也做的到,我一点也不怀疑。”


        

“既然如此,那看在我家三弟与侯爷的情分上,本公子倒是可以陪侯爷继续聊下去,也好叫侯爷死的明白些。”晟风月轻摆玉枫扇,开口道。


        

“呵呵,如此还是要多谢枫三少了。”


        

秦无忧自嘲过后,跟着开口道:“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贵姓连手改朝换代,一统北洲之说。从我碰触十八年前消失的那三年时间开始,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对吗?”


        

“没错,四大贵姓不论哪一家,都不会和其他任何一家合作。”晟风月合上折扇的同时,回道。


        

“我早该猜到,如今的四足鼎立之势一旦失衡,打破这份平衡的代价不是你们任何一家能承受的了的,所以才有了大厉王朝和现在的宇国借机生存下来。


        

其实真正想打破平衡,重新洗牌的只有你和闻人杰。只可惜你们暗中进行的那些勾当,因为我的出现而被摆在了明面上,被家族提前终止了。”


        

“对,也不全对。”


        

“哪里不对?”


        

“侯爷说的没错,北洲平衡不能轻易被打破,所以覆灭宇国,一统北洲的计划终止了,闻人杰暂时做不了北洲之主。


        

可只要今日杀了你,夺了那邪王舍利,这茫茫江湖之主还会是我的!”


        

“所以杨兴将军的死,真的是你授意长白岭所为了?”秦无忧质问道。


        

“哈哈哈!”


        

晟风月狂笑过后,跟着说道:“没错,就是我!你能奈我何?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他是替你而死的。西征之战必败,但其实他可以不用死的。若不是你几次三番坏我好事又杀了长白岭所御之兽,我也不会叫那女人动手。”


        

“你不该承认的,这下你死定了。”秦无忧很是平静的开口说完,不给晟风月反驳的机会,再问道:“既然不会改朝换代,那宇王又为何要舍弃夜雨?”


        

“蝮蛇螫手,壮士解腕。


        

他想要继续坐这王位就没有选择,更何况夜雨本来就不该存在。如今拿来为小侯爷演场戏,是夜雨最好的结局。”


        

“靠断腕来乞求你们四大贵姓的施舍,他这个王位真不知道还能做多久?”


        

秦无忧感慨过后,跟着开口道:“最后一个问题。闻人,晟风找上我的合作,还有宇王对百里与晟风的赐婚不过都是一出戏,只为了今日寻个理由出来,将我秦帅府彻底抹除。


        

可只为了如此的话,没必要这么麻烦,直接动手就好了。”


        

秦无忧说完,晟风月只是微笑以对,没有再作回答。


        

看着晟风月的表情,秦无忧原来如此的点了点头:“因为最开始还没人想要动手,都想靠着我的招摇尽量来消耗对方实力。直到今日再难掌控局面,你们才不得不如此?


        

也就是说,我已经触碰到了什么,对吗?”


        

“你很聪明,聪明到我不敢再和你继续聊下去。你的聪明,断送了你最后这一点光阴。”


        

说话间,晟风月杀意以然生出。持玉枫扇的手也缓缓抬起,沉声喝道:“围杀!”


        

玉枫扇落下,整个东山瞬时被星术笼罩。紧跟着,开始不住有动静自山下传出。


        

声音愈来愈近,紫瞳心眼看去,东山之上不住有树木被碾压倒下。夜幽骑,虎贲郎,背嵬军还有百鬼夜行自四方而来,将秦无忧围在中间。


        

大宇帝国如今最强悍的四大骑兵来了其三,秦无忧一人独对千骑,再加上一旁半人半鬼的伞下魂驱动的百鬼夜行。此刻秦无忧连叹气的心思也以不在,转将紫瞳心眼看向笼罩小东山的星术。


        

“侯爷不必麻烦了,您的瞳术在下清楚。就算你真的找到星术弱点,凭您一人也绝对破不开。


        

此乃六星天牢术,被此星术困住,就算天玄境强者想要逃脱也绝无可能。


        

对了,此术还可隔绝所有气机,所以您那一鸣惊人的雷之道也无法施展。”走在背嵬军前阵,一身玄色着装的褚师然主动为秦无忧开解道。


        

“说的你好像能将天玄境强者困在杀阵中一样。”秦无忧笑语着,反驳道。


        

“确实极难做到。” 褚师然也跟着微微一笑。


        

“那你凭什么说此道星术可以困住天玄境强者?”秦无忧反问道。


        

“侯爷说的没错,确实是在下不够严谨。”褚师然很是谦虚的回道。


        

秦无忧随意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后,开口道:“没想到你会来。”


        

“相识一场,特来送侯爷最后一程。”褚师然回道。


        

“谢了,我秦帅府的其他人呢?”秦无忧再问道。


        

褚师然有问必答道:“侯爷放心,想杀他们,这启城还没几人能做到。只不过是叫他们今日无法再赶来搭救侯爷而已。”


        

“你也认为我会死?”秦无忧笑语道。


        

褚师然认真点了点头:“如此局面,然看不到半点生机。”


        

“褚师然,你还有完没完?我们是来杀人的。”沉不住气的百里英雄打断道。


        

褚师然点头应下后,再朝秦无忧开口道:“侯爷可有遗愿需要然代为实现的?”


        

秦无忧不再开口,嘴角微微上扬的同时,天道规则之上的七节紫竹破体而出,护住秦无忧的同时,七道紫竹也跟着自周身生出。


        

“杀!”


        

晟风月杀字出口,号称形如鬼魅疾如风的夜幽骑率先杀来。下一瞬,数之不尽的长剑以朝护住秦无忧全身的七节紫竹伐来。


        

紫竹光,暗剑影。


        

血光起,人无息。


        

一瞬之间的对碰,七道紫竹射入五百夜夜幽骑之中。所过之处,鲜血染红黑袍,战马哀鸣而倒。护在秦无忧周身的七节紫竹却全无半点伤痕,那留下的剑痕也在其生出的紫气中慢慢恢复如初。


        

“闻人昆,褚师然,你们两个为何还不出手?”眼见夜幽骑不住倒下,晟风月朝着虎贲郎与背嵬军所在,冷声问道。


        

两人没有半字回应,只是挥了挥手,各自身后的战骑便飞身而上,朝秦无忧斩来。


        

一人倒下,十人百人如潮水一般补了上来。一刀刀,一剑剑接连不断的斩下,如滔滔洪水一般向秦无忧袭来,让那来不及被紫气愈合的紫竹上的伤痕愈来愈深。


        

果如褚师然所言不差,罩住东山的六星天牢术确是隔绝了所有气机,对战中的秦无忧试着引动惊鸿雷法却全无半点反应。


        

如今又突围无望,只能寄希望于尽可能拖延时间,等待福伯脱身,赶来搭救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秦无忧也开始略显疲态。观战的晟风月见状,高声喊道,“紫竹以裂,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伞下魂,你还不出手?”


        

“与你无关。”


        

伞下魂白纸伞上虽回着不愿,依旧是用铃声勾动行尸白骨,朝秦无忧而来。


        

“就知道宇王靠不住。”


        

见伞下魂朝自己走来, 体外护体紫竹又再难支撑下去,伞下魂这个压死骆驼的最后一百根稻草愈来愈近下,秦无忧第一次在这玄界大陆上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迫近。


        

死亡近在眼前,秦无忧自是不敢再有半点保留,勾动体内沉睡的天道规则上那唤醒的一丝雷力,将其注入进再度凝出的七道紫竹之中。


        

“轰!”


        

“嘶!”


        

白纸伞点下,护体紫竹应声而破的下一刻,七道紫竹的雷力也随之爆开,夺目的雷光与激起的漫天烟尘一起,瞬时扩散而出。


        

“小心,别让他逃了!”抵住雷力余波的晟风月高声提醒道。


        

“竖子休走!”


        

“砰!”


        

又是一道巨响传出,一直旁观的百里英雄獠牙鬼相引动,长枪点出,打在再无半点力气可支的秦无忧身上,生生将秦无忧打回原处,坠落在地。


        

不等秦无忧起身,提枪跟上的百里英雄枪尖已然扼住其喉咙处后,开口道:“本将笨不想以多欺少,但今日你绝无活路!怪只怪你。。。”


        

“咳咳。。。”


        

咳出体内被震出的心头血后,秦无忧尽量挂上笑意,打断道:“我说过,你,你们杀不死我。咳咳。。。”


        

“空逞口舌之利,去死吧!”


        

话音落,獠牙鬼相所提长枪便如饿虎扑食一般朝秦无忧刺来,以结束秦无忧最后的生命。


        

“咔。。。”


        

“嗖!”


        

“英雄快退!”


        

电光火石之间,率先察觉到星术自外而崩碎的褚师然急朝百里英雄高声提醒道。


        

一柄长剑破开六星天牢术,自天外而来。同一时间感应到恐惧的百里英雄想要抽身,方才发现身子已是动弹不得。


        

“砰!”


        

獠牙鬼相随之崩碎,百里英雄连同手中长枪一起被那长剑震飞,倒飞数丈以外,坠地咳血不止。


        

一招破阵,重伤于敌!


        

一直不曾出手,立身旁观的褚师然,看清扎在秦无忧身侧的长剑剑柄上那所印解语花下,立时愣在原地。那微张的口中之言,久久无法吐出半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