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零一章险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啪。。。!”


        

清脆的碎裂之音不住自房间内传出,紧跟着,晟风枫满是狼狈的身影便踉跄着自房间内退了出来。


        

立身门外,等候了许久的秦无忧,悠哉上前,捡起随晟风枫一起落在门外的碎片,淡然道:“御赐的白玉樽,整个北洲只剩下五件,我自己都不舍得用,专门拿给夫人。现在却被你妹一口气摔了四件,记得赔我。”


        

“你滚,别裹乱,烦着呢。”


        

晟风枫没好气的回过,重新调整了下情绪,挂上笑脸后,再度上前敲门,并哀求道:“小花,听话。咱不闹了,啊。”


        

“晟风枫!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房间内,晟风花满是怒气的回道。


        

“诶!?瞎说什么呢,怎么跟三哥说话呢?”


        

一旁秦无忧全不在意的插嘴道:“她说让你滚,不想再看见你。”


        

“大哥!你还嫌不够乱吗,咱能不说话吗?”晟风枫满是不爽的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耸耸肩,算作应下后也识趣的不再开口,退至一旁。


        

晟风枫重新收拾心情,举着手道:“小花,三哥向你保证,绝对不让你嫁给百里狗熊那二傻子。你听话,先把门打开,跟三哥回家去。”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砰!”


        

门被用力推开,晟风花满是怒气的小脑袋露了出来,双眼盯着晟风枫,疑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


        

“天地良心,三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一向最疼咱们家小花了。”晟风枫抬手示意,保证道。


        

“那你就去同祖父说清楚,我死也不会嫁给那百里狗熊的。我要留在秦帅府,夫人已经答应收我入虞美人名下了,我现在是邪王的人。”晟风花依旧坚持着,不肯离开。


        

晟风枫听罢,将目光转向秦无忧,怒道:“秦无忧!谁让你收她入邪宗的?我答应了吗?啊!”


        

“你别瞪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秦无忧如此回答,晟风枫这才放心的将目光收回,接着朝小花劝说道:“这都好几天了,咱也该闹够了。更何况还有七日就是你大婚之日了,先跟三哥回家,乖。”


        

“晟风枫!你这个大骗子,你不是说不让我嫁给百里狗熊吗?我要和你断绝兄妹关系,你现在给我滚!”听到“大婚之日”四个字,晟风花再度发飙道。


        

晟风枫急上前按住欲重新返回房间的小花,接着开口道:“三哥说话算话,绝对不让你嫁给百里狗熊的,除非你同意。


        

再者说,谁说定了婚期就一定能成婚的?不是还可以抢亲嘛,虞美人又不是没做过?”


        

话音刚落,四道杀气突生,将晟风枫锁定。


        

意识到自己失言,晟风枫忙住口不言,想要开口赔罪,晟风花却先一步打断道:“抢亲!谁来抢?无忧吗?”说着,晟风花跳脱的身影已然奔向一旁看戏的秦无忧。


        

“大姐!身为名门闺秀,咱能矜持点吗?”晟风枫手中折扇拍打着脑门,满是无奈的开口道。


        

晟风花则是全不在乎,依旧是纠缠着秦无忧,问道:“无忧,你一定要去把我抢回来,不许骗我!”


        

强行分开晟风花后,秦无忧方才纠正道:“是你家风风说的,我可没答应过要去抢亲。”


        

“秦无忧!你的女人就要嫁给别人了,身为男人,你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吗?你还是不是男人?”晟风花挺着胸脯,佯装怒气道。


        

早已习惯了晟风花的套路,秦无忧除了叹气外亦无可奈何,只能将目光投向一旁的晟风枫。


        

“秦无忧!跟你说话呢,往哪看呢?还有,你叹气是什么意思?是嫌我烦了吗?你给我说清楚。。。!”


        

“你再多说一句,我保证不去抢亲。”不胜其烦下,秦无忧出言道。


        

晟风花识趣的闭嘴,满是委屈的退到一边,不再开口。


        

终于清净下来的秦无忧,揉了揉靠近晟风花身侧的耳朵后,朝晟风枫问道:“婚期这么快就定下来吗?你们还是第一次办事这么有效率。”


        

“昨日王上复朝,第一件便是敲定此事。两家长辈又都不反对,便也就顺理成章了。”晟风枫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再问道:“这几日里可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事吗?”


        

晟风枫看向秦无忧,反问道:“你是想问褚师家有何动静?”


        

不等秦无忧回答,晟风枫便接着开口道:“褚师然的确是个无法掌控的意外,不过他最近倒是安静的很,就连在清除夜雨的事情上也很配合。


        

现在五大贵姓同时出手,又有小花的婚事在,百里狗熊这次是彻底站起来了,做起事来异常的顺利。至于其他的。。。”


        

“轰!”


        

突生的爆炸之音将晟风枫之语打断,整个启城也随着巨响不住晃动起来。夏蝉也近乎同一时间飞离帅府,带着虞美人朝声源处探去。


        

“发生什么事了?”


        

秦无忧下意识的将身旁的晟风花护在身边后,看向爆炸源头,并朝在下一刻出现在自己身旁的福伯问道。


        

“还不清楚,但非地玄境不可为之。”福伯回道。


        

晟风枫也手摇着折扇上前道:“爆炸源头是天牢方向,如果是地玄境修为的话。。。?”


        

“厉老。”秦无忧替晟风枫说道。


        

晟风枫点点头:“二十年之约还未到,又是什么让厉老肯闹这么大动静走出天牢?莫不是改朝换代他也要分一杯羹?”


        

对于晟风枫的发问,秦无忧摇头否定道:“我与厉老交过手,以我的了解,改朝换代这些小事还不值得他违背约定,走出天牢。”


        

“那又是为什么?”


        

晟风枫问过,不等秦无忧回答便拽起晟风花,不由其分说就朝外走去并朝秦无忧开口道:“不管因为什么,都和秦帅府撇不开干系。侯爷好自为之,枫先走一步了。”


        

“松开!晟风枫,你快松开我,我要和无忧站在一起!”


        

“叫我三哥!”


        

“不可能!我们已经断绝兄妹关系了。”


        

“别闹。”


        

。。。。。。


        

直到晟风两兄妹吵闹声消失,秦无忧方才朝福伯问道:“您老以为如何?”


        

“枫三公子说的没错,如果是厉千城的话,不论如何都与我帅府脱不开干系。或许,王城里的那位也干预了一二。”


        

福伯话音刚落,夏蝉便以回返帅府,禀告道:“公子,天牢被毁,所有犯人尽数走脱。”


        

“尽数走脱?也包括典月吗?”秦无忧发问道。


        

夏蝉点头应下:“虞美人有特别留意过,典月人以消失。四大贵姓好像也在找他,目前虞美人还未收到他回王城的消息。”


        

“闹出这么大动静,他绝对出不了启城。不回王城的话,他一个公公又如何躲开四大贵姓的视线呢?”秦无忧自问道。


        

“能做到这点,除了我以外,这启城内就只剩下伞下魂了。”福伯从旁主动回道。


        

“嗯嗯。”


        

秦无忧点点头:“如果如您所说的话,那目的就明确了。他们应该是为了我手里的白纸伞而来,只是不知道咱们的宇王又和审判王庭暗中达成了什么勾当?”


        

“不管什么,都不重要。若伞下魂全力以赴,白纸伞我们留不住,公子不该把时间浪费在此事上。”福伯回道。


        

秦无忧应下后,转朝夏蝉再问道:“厉老呢,他人又在何处?”


        

“砰!”


        

不等夏蝉回话,又是一道巨响传来,只不过这次宛如发生在自己身旁一般。


        

再度稳住身形后,紫瞳心眼穿过帅府,看着被不动江山指轰碎的秦帅府大门,秦无忧苦笑道:“现在我知道厉老他人在何处了。”


        

话音落,秦无忧手中紫竹生出,脚下玲珑步法也随之引动,奔向被虞美人围在中间,那长发遮住面容,身上比药神还要邋遢许多的厉千城面前。


        

“厉老您叩门的力道好像大了些,惊到我府里的姑娘们了。”秦无忧说着,示意众虞美人退到自己身后,一人独对厉千城。


        

“修为全无存进,整个帅府也被你弄的不成样子。你父帅若在,定然不喜。”厉千城出言道。


        

“厉老教训的是,无忧记下了。”秦无忧很是听话的施礼应下。


        

“知错易,改错难。该死!”厉千城沉声道。


        

“不会吧?”


        

“再接我一式——日月同辉印!”


        

不等秦无忧做出反应,厉千城两掌所凝之掌印已然生出。一手为日,一手化月,封秦无忧所有生路。


        

全无半点藏私,半步天玄境强者隐忍十八年的全力一击,携着天地日月之势,朝全无半点还手之力的秦无忧瞬时压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