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章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日后。。。


        

入夜,王城,凤鸾殿内。


        

睡帘随风扇动下,两道赤裸身影不住起伏着。直到娇声消失,只剩事后的女人不住的喘息声传出。


        

歇息了片刻后,一只玉手慢慢搭上了宇王的后肩,跟着,额头细汗尚未退去的赢妃起身贴在宇王背上,微闭着双眼,享受这同塌之上的王者所给的不一样的温柔,并极尽温柔的开口道:“王上可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您已经连续三日待在我凤鸾殿,未曾上过早朝了。”


        

“爱妃,你与你那妹妹可还有联系?”宇王手抚赢妃玉手的同时,突然问道。


        

闻言,赢妃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不顾裹身的单衣滑落,急起身跪下,开口道:“臣妾不曾有过什么妹妹,想是王上朝事繁重,记错了。”


        

宇王不过淡然一笑,将赢妃扶起,揽入自己怀里的同时,接着开口道:“你初入王城时,孤便以知晓的身份。你不过是个替身,与你那情同姐妹的主子换了名字,替她入我王城。你真正的名字叫玉儿——那个在我启城做着杀人买卖的玉儿。”


        

“王上,臣妾。。。”


        

不等赢妃请罪之语开口,宇王便手做嘘声状,并讲道:“孤心里早已认定你是孤的爱妃,这就足够了,其余的便以不重要了。”


        

赢妃双眼默然湿润,言语也一时哽咽起来。宇王满是怜惜的为赢妃拭去泪水,继续开口道:“你那妹妹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复国虽然无望,但在江湖上也成了些气候。


        

孤听闻,我那世侄欲送她离开启城,去往那听雨山庄。明日孤会安排人送你出王城,你也随她同去吧。”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臣妾哪也不去。求王上不要将臣妾送走,臣妾要一直陪在王上身边,侍候王上。”赢妃挣脱宇王的怀抱,不住叩首乞求道。


        

宇王心下哀叹一声,重新将赢妃扶起,感叹道:“你是孤最心爱的妃子,孤又何尝忍心送你离开?


        

只是眼下江山将倾,孤以自身难保,又如何护你周全?送爱妃离开,是为了能让你好好活下去。他日若孤能得胜,再接爱妃还都,共享荣华。”


        

“不!臣妾是王上的人,生死不移。王上若是有事,臣妾也绝不会独活,臣妾要永远陪在王上身边!”


        

看着赢妃眼中的果决,宇王正欲强装怒意,开口喝斥其离开间,一道阴风突然袭来,将宇王欲开口之语按了回去。


        

感受着突生的阴风,宇王急将赢妃护在身后,朝突然出现在寝殿的陌生身影警惕道:“你是何人,胆敢擅闯王城?”


        

“孤魂野鬼。”


        

四字出现在宇王眼前的同时,伞下魂也自暗处飘了出来。


        

见是伞下魂,宇王随手披上王服,起身上前,沉声问道:“阁下深夜闯我王城,不知所为何事?”


        

“白纸伞,死人命。”


        

宇王将六字读毕,冷声道:“千金一诺判生死,如约而至送魂归。审判王庭不是号称一诺千金,从不失手吗?如今孤要买的命未能取到,还失了自己的白纸伞?还来寻孤作甚?”


        

“约定之期未到,审判王庭从不失手。”伞下魂以两行字回道。


        

“如今四大贵姓与秦帅府以连手,这才不过短短三日,孤精心培植多年的夜雨便彻底失去了作用。孤尚且无可奈何,你一个孤魂野鬼又能翻起多大波浪?”宇王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屑道。


        

“替我寻回白纸伞,再帮你多杀一人。”伞下魂回道。


        

“孤以无半点还手之力,拿什么替你寻回白纸伞?”宇王语气有些不耐烦道。


        

不再有半字出现,两相对视许久后,伞下魂转身朝外离去。


        

“等一下!”


        

最后一刻,宇王突然将伞下魂叫住,眼神犹豫了许久,终是下定决心道:“这是你的决定,还是审判王庭的承诺?”


        

“审判王庭。”


        

“成交。”


        

。。。。。。


        

启城外,紫竹林。


        

以不再如往日的紫烟汤泉边,两道身影静默许久后,当中的晟风月首先开口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你知道,这非我所愿。”闻人杰回道。


        

“可就是杰公子亲口告诉他们,我们在暗地里谋划着什么?”


        

对于晟风月的质问,闻人杰微微摇了摇头,笑着回道:“这启城没有傻子,就算我不说,他们早晚也能查的到。如果真让他们查下去,到时候暴露的会更多,反而会对你我不利。”


        

晟风月眸子中带着阴邪之意,看向身旁的闻人杰,再度开口道:“可现在呢,又有何益处可言?


        

家族已经开始介入,你闻人家向来以血脉嫡亲为重,老相国大人会一切为你着想。


        

可我不同,祖父他一直看重的就是老三,他什么都不会给我。如今我以被禁足府中,大哥也被叫了回来,专门牵制于我。


        

从你我合作到现在,杰公子事事顺心,我却颗粒无收,杰公子不该说点什么吗?”


        

“我以说过,这非我所愿。而且破坏月公子好事的人也不是我。”


        

“秦无忧!”


        

晟风月话语中带着恨意,一字一顿的说完,再度道:“你我筹谋了多年,到头来却被他坐享其成,摘走了桃子。可杰公子却全不在意,还是要与他合作,我不明白这又是为什么?”


        

“合作?月公子怕是说笑了。我与秦无忧之间,勉强算得上是相互利用而已。


        

他与闻人昆走的那么近,屠我之心谁人不知?我又怎会蠢到去与他合作?”


        

闻人杰笑语回过,不忘开口道:“月公子放心,他秦无忧抢走的那些属于你的东西,早晚都会还回来。想要他命的人,可不光你我二人。”


        

听着闻人杰满是自信的话语,晟风月问道:“杰公子莫不是已经有办法了?”


        

“百里英雄和你家小妹的大婚,你可知道?”闻人杰反问道。


        

晟风月点点头:“祖父已然应允,不过小花她很抗拒此事,还赖在秦帅府不肯回家。”


        

闻人杰微微一笑:“放心,有晟风枫在,一定能促成此番婚事。可也正因为有晟风枫在,此番婚事也一定进行不到最后。”


        

“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