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八章福祸相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比如说让十八年前消失的那三年时间重落史书。


        

比如说找到秦帅之死的蛛丝马迹。


        

再比如说想办法稳定邪宗的乱局,让秦帅府再不会因为一点风吹草动就关停阑珊苑。”


        

秦无忧安静的听晟风枫说完三个比如,看着虎贲郎护送着马车离开后,出言道:“你猜你刚才说的,他能猜到吗?”


        

“一定能猜到。闻人雨是个怪才,若非那冰蚕,怕是褚师然也不及他。”晟风枫回过,接着感叹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也正是那冰蚕的磨炼,才有了今天的闻人雨。


        

这冰蚕折磨他,可同时也在保护着他,可一旦这种怪才没了制约,那便成了危险。所以就算闻人雨猜到,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来,包括他哥,装糊涂是他们兄弟现在唯一的保命之法。”


        

“唉,太恐怖了。跟你们这群人待久了,怕是要少活十好几年啊。”秦无忧习惯性的叹气后,自语着回返帅府而去。


        

“你们在商议什么?”看着秦无忧离开,晟风雪走近,问道。


        

晟风枫也学着秦无忧,苦叹一声后回道:“我猜大哥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后悔发问的,你还是按照祖父的命令好好看着二哥吧。我们动了,他也绝不会甘于人后的。”


        

“那小花的婚事怎么办?”晟风雪听话的不再发问,转移话题道。


        

“唉!”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提及此事,晟风枫再度哀叹一声后,开口道:“麻烦大哥把典月送入天牢,夜雨剩下的事我来解决便可,不用大哥操心。”晟风枫说完,离开的同时,不忘补充道:“小花的婚事我们什么都办不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帅府把小花接回家。”


        

“你走错了,那不是去秦帅府的方向。”晟风雪朝离开的三弟提醒道。


        

“知道了。”


        

晟风枫回过,依旧没有要更改方向的意思,径自离去。


        

夜渐褪去,晟风枫随着破晓的的第一道霞光,一起敲开了紧闭的天官府大门,这个宇国最神秘的府邸。


        

毗邻王城,青石筑起的高墙遮住了天官府的所有,只留一座高耸入云的观星台暴露在晟风枫视线之内。


        

大门被人自里面缓缓打开,两个小童出现在晟风枫视线之内。晟风枫先朝开门的两个灰衣小童做了个揖后,开口道:“烦劳童子通禀,晟风枫求见掌星使。”


        

看着晟风枫手中的折扇,童子满是稚嫩的语气回问道:“你就是晟风枫?”


        

“正是在下。”晟风枫点头应下。


        

两个童子相互确认过眼神后,那最初开口问话的童子再度开口道:“星使闭关不见客,不过星使交代,今日会有位手持折扇,名唤晟风枫的少年前来,叫童子通传一句话。”


        

“什么话?”


        

“月落红尘星落子,雪落轩辕风听雨。


        

星使还交代,若是那少年求解,便要童子告知他,封尘如故,殊不可解。”童子一口气说完后,转朝身旁的同伴问道:“我可落下了什么没有?”


        

那童子摇头示意后,朝晟风枫接着说道:“少年请回吧,天官交代,天官府今日起闭府避世,不理朝事,不答卦辞。”


        

“家中小妹大婚在即,可否请天师在闭府前补最后一卦?”晟风枫试着问道。


        

两位童子只是摇头,不再多说半句亦不进去通报也不关门。


        

晟风枫费尽心机,用尽浑身解数,足足耗了一个时辰,身上好东西都给了面前两位童子,结果依旧是没有半点作用。两位童子吱吱呀呀的什么都答应,就是不肯办事。


        

“下官劝枫龙图还是算了吧,他们只听天官与星使的,是不会替你通报的。”晟风枫坚持着与童子周旋间,一道声音自里面传了出来。


        

顺声看去,晟风枫面上露出笑意,朝来人施礼道:“司马大人,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下官见过枫学士。”司马世回礼道。


        

简单的寒暄过后,晟风枫步入正题:“小妹大婚在即,烦请司马大人带在下入天官府求见星使。”


        

司马世不过微微一笑:“下官已经出来了,枫三公子又何必再演下去,您不就是在等我吗?”


        

来意以被挑明,晟风枫也不再装下去,笑语回道:“见司马大人是没错,但若能见星使一面自是再好不过。”


        

司马世走出天官府,朝两位童子耳语几句后,看着两人费力的关闭府门间,朝身后的晟风枫问道:“天官府的决定没人能改变的了,枫三公子还是先说说寻下官何事吧?”


        

待府门紧闭,童子的笑语声也随之消失后,晟风枫方才开口道:“枫来助司马大人重修史书,补上那缺失的三年时间。”


        

“下官不知道枫三公子在说什么。”


        

轮到司马世一脸认真的装傻,晟风枫一笑带过,手中折扇摆开的同时,接着说道:“不,司马大人心里很清楚!你之所以没有选择与天官府一起避世,而是站在这门外,不就是要做那十八年前没有做成之事吗?


        

不过凭司马大人一人之力,恐怕还会如十八年前一般被人抹除。上次有天官府出面护你司马世周全,今朝谁又能保您?”


        

“枫三公子应该很清楚,你不光保不了我,反会害了你自己。”司马世语气冰冷道。


        

晟风枫收起折扇,耸耸肩:“没错,我确实保不下你,但有人可以!”


        

“秦帅府?”


        

司马世说完,晟风枫点头应下:“除了他,还会有谁希望让那十八年前消失的三年时间重现?”


        

“下官虽然人微言轻,但丹心不改。纵是粉身碎骨,也不会委身于人做违心之事。”司马世一副义正言辞之语,算是拒绝道。


        

“整个北洲皆知司马家明鉴史书,以骨为笔,以血为墨。所以没人会让您做违心之事,不过是大家目的一致,相互关照而已。”晟风枫解释道。


        

司马世狐疑的看了晟风枫许久,见其眼神没有半点恍惚之色下,方才问道:“你们要我做什么?”


        

见司马世被自己说动,晟风枫放下心来,重新摆开折扇:“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功高震主,诛杀功臣。简单点说就是,麻烦司马大人去送死。”


        

“宇国不为人知的秘事有许多,为何叫我先披露此事?更何况秦帅也非死于宇王之手,你这么做只会让秦帅府与宇王过早势不两立。这对秦家,以致于整个宇国来说都不是好事。”司马世不解道。


        

“是好是坏,不到最后谁能说的清楚?司马大人现在便做定论未免过早了些。司马大人只需告诉在下,这个忙帮还是不帮?”晟风枫正色道。


        

“职责之内,责无旁贷。”


        

“痛快,在下这就与大人同去秦帅府商议此事。” 见司马世应下,晟风枫面上重新挂上笑意道。


        

一路无话,离开大门紧闭的天官府的两人来到秦帅府门前时,一队虎贲郎护卫的马车也刚好在门前驻足。闻人雨师带着狐裘裹身的闻人雨自马车中走了下来。


        

“晟风枫,司马世,见过相国大人。”晟风枫与司马世上前施礼道。


        

闻人雨师示意两人无需多礼后,朝司马世开口道:“司马大人不在天官府,来秦帅府所为何事?”


        

司马世再施一礼:“回相国大人,下官所修史书中关于秦帅的部分尚有不足,特来讨教。”


        

“那枫儿你呢?”闻人雨师再问。


        

晟风枫微笑回道:“枫是来接小妹回家的。”


        

“王上的指婚,你祖父有什么意见?”


        

晟风枫再施一礼:“枫忙于处理典月一事,还未回家面见祖父。祖父之意,枫儿也不敢多做揣摩。”


        

“吱嘎。”


        

不等闻人雨师再开口,开门声传来。莺莺燕燕的虞美人在春夏秋冬的四美引领下,出现在众人面前。


        

晟风枫主动上前道:“你家公子可在?相国大人要见他。”


        

春花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回道:“我家公子与药神已经等候多时,请五位入府。”


        

落座客厅,又是一番寒暄结束后,闻人雨师朝药神开口道:“烦请药神为我孙儿医病,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闻人家都愿承担。”


        

秦无忧带着莫名笑意,先一步替药神回道。“我要那将冰蚕寄养在闻人雨身上的幕后之人,相国大人也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