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七章比如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位世侄深夜觐见,可是有何要事要说与孤知晓?”


        

未着王服的宇王自后殿走出,坐于王座之上后,朝立身殿前的晟风兄弟,秦无忧,闻人昆两兄弟问道。


        

晟风枫先施一礼,上前回道:“回王上,夜幽骑报,闻启城近日夜里时有阴鬼之事生出。为我宇国社稷安稳,臣带夜幽骑每日巡防,今日终有所收获,特来向王上禀报。”


        

“哦?真是辛苦枫爱卿了,有你们为孤守着这份江山,孤便可安枕无忧了。”宇王一副伪善的笑意回过,朝身旁宦官开口道:“来人,重赏!”


        

闻言,秦无忧上前应道:“谢王上。”


        

宇王也一笑置之后,回问道:“世侄不是不肯为孤分忧吗,今日怎么也跟着来了?”


        

“我也不想,不过他要杀我,我没别的办法。”秦无忧回道。


        

“何人胆敢杀我宇国护国军候?”宇王很是虚伪的显出满脸怒意,出言问道。


        

不等秦无忧回话,晟风枫先一步开口道:“回王上,正是那曾在西门袭击侯爷的恶徒伞下魂。”


        

“人呢?可曾擒下?”宇王跟着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臣等无能,叫那伞下魂走脱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那伞下魂孤也有所听闻,实力不容小觑。既然已经叫他走脱了,日后多加人手,将其捕获就是了。”宇王多少有些惋惜又带着鼓励的语气开口道。


        

晟风枫微笑应下后,再度开口道:“王上所言极是,不过臣等也并非没有半点建树。一场恶战,臣等叫那伞下魂留下了罪证,并当场捕获了幕后元凶。”


        

“枫爱卿,你说的可是真的?”宇王沉声问道。


        

对上宇王审视的眼神,晟风枫再无臣子之态,折扇摆开,正面回道:“千真万确。夜幽骑与虎贲郎合力击败伞下魂,留下罪证白纸伞,并将罪魁祸首——典月缉拿归案,请王上发落。”


        

宇王脸色凝滞了片刻后,恢复往日和善笑意道:“典月出宫是孤委派了秘事要他去处理,与那伞下魂无关,想来怕是几位世侄误会了。”


        

“请王上发落!”


        

“请王上发落!”


        

晟风枫与闻人昆同时上前进言,算是对宇王的回答。


        

沉默,整个大殿不再有半点声音传出,只剩下眼神的相互交流,直到宇王最后将停留在秦无忧身上许久的目光收回,方才朝晟风枫与闻人昆开口道:“那两位爱卿认为,此事孤该如何处理?”


        

闻人昆上前道:“典月暗中培植势力——夜雨,意图谋杀护国军候以进一步颠覆我宇国。为社稷计,臣认为应该清剿夜雨,诛杀典月,以正典刑。”


        

“清剿夜雨,诛杀典月吗!?”宇王重复道。


        

秦无忧不合时宜的点头道:“没错,他们俩就是这么说的。”


        

“典月一直跟在孤身边,这个奴才孤还是知道的,他绝不会做出此等恶事。现在光凭一把白纸伞,爱卿就让孤定了典月的重罪,就算孤肯明旨,怕是也难以服众,还是等调查清楚后从轻发落吧。”


        

“断然不可姑息!我宇国以法立国,法乃国之根本。若此番放过典月,宇国恐危矣。”晟风枫果断回道。


        

“枫爱卿,你可知刚刚在说什么?枫爱卿既然讲法度,那当众忤逆犯上又是何等重罪?”宇王沉声道。


        

晟风枫全不畏惧道:“臣乃是代表我晟风家直言进谏,与犯上无关。王上若是降罪,臣无话可说。”


        

宇王不再开口,转朝闻人昆问道“昆爱卿,你认为此事该当如何?”


        

“相国大人时常教导臣下,法度不可废,谏臣不可贬。”闻人昆回道。


        

“世侄,你呢?”宇王转朝秦无忧再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无忧不领朝职,不涉朝政,所以如何解决,你们随意。不过无忧认为还是低调些的好,一旦叫典月刺杀我之事传到军中,父帅的那些旧将们。。。?”


        

秦无忧不再说下去,宇王面色也彻底阴沉下来,许久方才开口道:“传旨,将典月押入天牢。另授命百里英雄清除其所培植的势力。。。”


        

“夜雨。”秦无忧从旁提醒道。


        

“嗯嗯,清除夜雨。”宇王满是不悦的说完,再朝晟风枫与闻人昆讲道:“你二人政务在身,此事交由百里英雄主理,你二人协办。这样安排,你们可满意?”


        

“臣等遵旨。”


        

“臣等告退。”


        

“等一下。”不等晟风枫等人退开,宇王突然出口叫住众人后,重新换上往日笑意朝晟风两兄弟开口道:“你晟风一家操持国事,不辞辛劳,孤心下深感不安。为分老国公之忧,孤欲替你家小花指婚,订下终身,不知你家老国公意下如何?”


        

“王上欲将小花指婚给谁?”晟风枫斜光看着秦无忧,朝宇王问道。


        

宇王笑的越发满意道:“英雄小将军年轻有为,对小花爱意启城人尽皆知。孤认为两家联姻乃是喜上加喜的好事。世侄以为如何?”说话间,宇王的目光也朝秦无忧移来。


        

见众人目光都投向自己,秦无忧试问道:“我认为如何很重要吗?我说的又不算,我只是留下来等王上说好的重赏的。”


        

“秦无忧!你说话注意些,小花在你眼里还抵不上那些破玩意吗?”晟风枫小声警告道。


        

“你大哥都把她放我们家好几天了,你不知道自己妹妹花销多厉害吗?我现在是拿钱替你养妹妹,你还跟我乱叫!?”秦无忧全不客气的回道。


        

“君子固穷,小人。。。”


        

不等晟风枫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别跟我扯淡,花的又不是你家的钱,我现在还允许小花住在我家已经很君子了。”


        

“君子不可被人夺爱。”晟风枫再度开口道。


        

“是不夺人所爱。”秦无忧纠正道。


        

“都一样。”


        

“不一样!”


        

不等晟风枫再度开口,宇王出言打断二人的拌嘴道:“天快亮了,二位世侄的闲聊还是就此结束吧。


        

关于小花的婚事,世侄回去带话给老国公,这媒妁之言,还需父母之命应允才行。


        

还要再麻烦二位世侄将典月压入天牢待旨,孤也该准备早朝了。”


        

退出王城,几人各自分开前,闻人雨走近晟风枫与秦无忧,开口问道:“王上的此番反击,二位可有对应之策?”


        

秦无忧耸耸肩:“不是要等晟风老国公点头才作数吗?这需要应对吗?只要那老国公摇头,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闻人雨满是微笑的摇了摇头:“怕是没有那么简单。有百里英雄这个爱痴的因素存在,百里老国公一定会答应这个指婚,选择权便也就落到了晟风老国公身上。


        

可若晟风老国公应下此事,那你我两家刚刚建立起来的关系便也名存实亡了。百里与晟风联姻意味着什么,二位不难料想,祖父是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合作有半点风险。


        

若晟风老国公不肯应承此事,先不说王上的颜面,百里老国公那里定会生出嫌隙。以晟风老国公的谨慎,他定会向枫三哥询问一个妥善的办法出来。”


        

“雨弟分析的如此透彻,想来已经想到妥善解决之法了?”晟风枫反问道。


        

闻人雨算是默认的微笑后,转而看向秦无忧,并回道:“算不上好办法,但却可以解决麻烦。”


        

感受着闻人雨看过来的目光,秦无忧急摇了摇头:“总感觉你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在给我制造麻烦。”


        

“咳咳。与侯爷现在所遇的麻烦相比,这不过是个小麻烦而已。”闻人雨依旧微笑着开口道。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吗?”


        

“咳咳,咳咳。。。雨这是在帮侯爷,我猜小花姑娘嫁给百里英雄,一定不是侯爷想要的。”闻人雨咳的越发厉害起来。


        

一旁闻人昆上前为闻人雨披上狐裘,示意其回到马车上时,秦无忧开口问道:“已经瞒不住了,你为什么还不去我帅府找药神医病?”


        

“咳咳,是我不让哥哥带我去的。该带我,咳咳。。。带我去帅府的人,咳咳,不该是哥哥。这样。。。咳咳。。。对大家都好。”闻人雨断断续续的替闻人昆解释道。


        

秦无忧微微摇了摇头,看着已经朝马车回返的二人,开口道:“你们随意,不管是谁来我都会叫药神为你医病,前提是要等价交换。”


        

“你就不能有点出息吗?让出点利益来结交闻人雨,对你来说没有坏处。”晟风枫上前道。


        

“治好他,让他来算计我吗?”秦无忧不爽道。


        

晟风枫摇着手中折扇,回道:“这不是算计,是在解决问题。他说的没错,叫祖父应下此事,再叫你抢亲,确实是眼下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呵呵!你们这不是解决问题,是把问题转嫁到了我身上。你猜,我可能答应吗?”秦无忧干笑道。


        

晟风枫全不在意,收起折扇的同时,笑语道:“如果只是单纯抢亲的话,你自然是不愿意的。所以我们必须还得做点什么才行。”


        

“比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