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五章谋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福伯,晟风雪把咱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串起来了。”看着晟风雪离去的身影,秦无忧朝身后的福伯开口道。


        

“公子选择相信晟风雪所言?”


        

秦无忧摇了摇头:“说实话,我并不相信晟风枫,他城府过于深了些,让人不放心。可我还是拿他做朋友,所以他送到我这来的人,我生不出半点疑心来。”


        

“既如此,公子接下来准备如何行事?”福伯问道。


        

秦无忧全无所谓的表情开口道:“既然宇王曾经为了这江山肯放弃我父帅,那我今日又凭什么替他守下去?”


        

“公子是要同意与闻人杰合作?宇王纵然不济,可闻人杰。。。”


        

不等福伯说完,秦无忧便插言道:“福伯您放心,孰轻孰重,无忧心里都清楚,我知道该怎么做。”


        

秦无忧说完,接着开口道:“不过我现在还有三点不明,我需要做点什么才行。


        

第一,父帅的死他四大贵姓不可能脱得开干系,可父帅死时审判王庭已然闭关不出,所以不可能是他们所为,那您说又会是谁做的呢?


        

第二,闻人杰筹谋了这么久,为何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是时机到了,还是他在幕后已经没了意义,不得不站出来?闻人杰与晟风月又是否如我所猜测一般,真的在暗中勾结?


        

还有便是最重要的一点,褚师家的秘密和那个军师——玲珑道长。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如果他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玲珑,他为何又要帮助褚师家去隐藏秘密?褚师家的秘密又是什么?”


        

“晟风月那里有他大哥和枫三公子处理,公子既然相信这位朋友便无需再多做考虑。褚师家的秘密暂时还碰不得,所以公子现在能做的,只有对闻人杰一人下手。”


        

秦无忧点头应下,赞同道:“您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公子已经决定好怎么做了?”


        

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开口道:“既然答应了闻人杰,总得做出点样子才行。


        

叫虞美人搜集关于夜雨的所有秘密,帮闻人雨先卸掉宇王的一条臂膀。”


        

“夜雨人太多了,虞美人没办法尽除。”福伯回道。


        

“不一定非得除尽,只要让夜雨在宇王那里失去作用就好。毕竟滥杀无辜总归不好,犯错的又不是夜雨,他们不过是被人用来犯错的工具而已。”


        

“擒贼先擒王,公子要夜雨失去作用,典月便不能再存在下去。”福伯开口道。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后,开口道:“想办掉宇王座下第一红人,做起来好像要比说说要麻烦许多。”


        

“公子不喜欢麻烦的话,老夫可以出手。”福伯从旁开口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我们只是帮忙而已,没必要劳您大驾。而且这一次,无忧想自己来。”


        

秦无忧说完,突然又开口问道:“青衣最近是不是一直在追查伞下魂的下落?”


        

福伯应下后,不忘开口道:“青衣姑娘对公子的情分。。。”


        

秦无忧急打断道:“福伯您还是别说了,不是您所想的那样。我不是父帅,青衣也不是秀姨,我们两个的关系非寻常男女之情可比。”


        

“夫人既然将公子交托给老夫,有些话,老夫还是要提醒公子,青衣姑娘比晟风花更适合公子。”福伯还是出言回道。


        

秦无忧敷衍着应下后,转移话题道:“夜雨毕竟存在了十八年,想要让他们安静下来,绝不简单,还得由您统领虞美人才行。毕竟关于暗杀与情报,好像没人比你更在行。”


        

福伯发问道:“那公子自己呢?”


        

秦无忧微微一笑:“去找青衣,一起走走夜路。既然已经见识过了白纸伞,不再领略下油壁车和那百鬼夜行,岂不可惜?”


        

“我们已经树敌太多,审判王庭绝不可再碰。”福伯叮嘱道。


        

秦无忧很是听话的点头应下的同时,不再多说,只是径直朝红秀坊而去。


        

。。。。。。


        

闻人府。


        

书阁内,家老将所得消息尽数汇报后,看着闻人雨师面色阴沉的越发厉害下,小心出言道:“是我等办事不利,请家主降罪。”


        

“不怪你们,就连我这个祖父也都一直被他蒙在鼓里。”闻人雨师摆了摆手道。


        

许久,闻人雨师再度开口道:“雨儿的事,真的是他做的吗?”


        

家老点了点头:“没有实证,但,但除了杰公子以外,没人能做的到。”


        

“昆儿统领虎贲郎多久了?”闻人雨师揉着额头,又问道。


        

“现在除了闻人雨外,怕是只有家主您能调的动虎贲郎了。”家老直接回道。


        

闻人雨师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是杰儿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他们三兄弟合力,这北洲早晚都是他们的。可现在。。。唉。”


        

已然察觉出闻人雨师的选择后,家老试着问道:“家主,我们现在要不要收回交到昆公子手上的一切?”


        

“不必。你去准备一下,老夫明日要带着雨儿亲自去请药神医治寒疾。


        

去把昆儿叫来,陪我去趟晟风府。记住,此事不能让其他两家人知道。”


        

。。。。。。


        

晟风府。


        

书房内,听完了晟风雪的回报后,晟风颥朔朝立身一旁的晟风枫沉声道:“你还是坚持自己所想,叫你大哥去秦帅府了?”


        

晟风枫只是跪地施礼请罪,全不开口。晟风颥朔看在眼里,再问道:“那秦侯爷的推测可是真的?”


        

“估计八成是真的,二哥他。。。”


        

不等晟风枫说完,晟风颥朔便打断道:“你从不估计,在你口中道出的八成,那便是真的了。”


        

得到了晟风枫的默许后,晟风颥朔沉声道:“你二哥是自己人,绝不可弃,你可有办法解决眼前事?”


        

“祖父,二弟他犯错在先,不可轻绕,但也绝不许外人降罪。雪儿认为,此乃家事,应该终止二弟所有动作,我们关起门来自己解决便是。”晟风雪先一步开口道。


        

“祖父要听听你的想法。”晟风颥朔再朝晟风枫问道。


        

“事已至此,现在停下来得不偿失。孙儿认为应该顺二哥之意,等闻人家来与我们合作,重谋北洲之局。


        

只是,只是接下来的合作希望祖父可以交给枫儿全权处理。”晟风枫小心回道。


        

“你又要如何处理?”


        

晟风枫先施一礼:“不管闻人杰做下何事,闻人雨师都会为他这个嫡孙铺路。


        

枫儿猜想,闻人雨师定会来见祖父,希望祖父可以暗中钳制住闻人昆兄弟。如果祖父应下,孙儿愿意去做此事。至于二哥和闻人杰所谋之事,任闻人杰施为便是,我们暂时不必理财。”


        

“是不必理睬,还是想给那秦侯爷空间,任他施为啊?”晟风颥朔沉声问道。


        

不等晟风枫回答,推门而入的家老上前同晟风颥朔耳语了两句后,晟风颥朔起身,朝晟风枫讲道:“如你所料,他们来了。随祖父去见一见这位相国大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