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四章又闻玲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信,这北洲之内无人可败秦家军。” 晟风雪回答过后,沉声道:“二弟所犯之错,本将无话可说,亦无可奈何。”


        

“那是我要做的事情,用不着你去做什么奈何?秦家军的仇自有我秦家人来报,更何况要承受这份代价的可不光他晟风月一人。”


        

秦无忧说完,朝身后四美示意了一眼后,秋月上前开口道:“杨兴将军是死于毒杀,药神已经亲自查验过,所中之毒为七彩虎头蛛的蛛丝之毒。”


        

看着晟风雪诧异的表情,秋月再度出口解释道:“此蛛剧毒无比,其所吐之蛛丝更是可以封住人身武道修为并使其身体身体麻痹。


        

此种毒蛛体型似人头大小,长于远古森林深处。可却能在不被任何人查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杨兴将军的军帐之内。”


        

“本将虽不识那毒蛛,但能将那毒蛛引入军帐的方法很多,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有很多,不是只有我二弟一人可以做到。”晟风雪坚持道。


        

秋月接着开口道:“虞美人查到,长白岭的白彦娇自那白翼雕死后,新御之兽便是一只五百年的七彩虎头蛛。”


        

“那又如何?”


        

“龙渊禅院之行,公子曾率杨兴将军与长白一脉为敌。白彦娇也曾在西征大军内出现过,最关键的是白彦娇之所以能找到并收服那七彩虎头蛛便是有晟风月在暗中想帮,就在龙渊禅院之行结束后。”秋月将虞美人所搜集到的证据尽数讲了出来。


        

见晟风雪不再争辩,只是沉默下,秦无忧再度开口道:“与邪宗有染,还与长白岭勾连。我想他暗中做的恐怕还不止这些,你猜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见晟风雪看过来,不等其开口,秦无忧便接着说道:“适才闻人杰做东,将四大贵姓的子弟都叫了去,公然表明态度,他想要像宇王拉拢我父帅一般来拉拢我,欲做这北洲之主。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可却唯独没有叫上晟风月,你猜这又是为什么?”


        

“本将也未曾收到过请柬。”


        

“你刚回来,不算。”


        

秦无忧说完,接着开口道:“这启城里没有傻子,非要说有的话,那他也是在装傻。


        

当然百里英雄那二傻子除外,他是真的傻。可闻人杰不傻,也不打算再继续装傻下去了。


        

所以他不叫上晟风月,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根本不需要叫上晟风月。”


        

“侯爷想说什么,直说便是。”晟风雪开口道。


        

“如果从一开始,两人就早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共分北洲,一人在朝,统御天下。一人在野,主宰江湖呢?”


        

秦无忧说完,晟风雪惊道:“不可能!二弟他素日里行事是诡异了些,但绝不会。。。”


        

“绝不会什么?绝不会不听你爷爷的话吗?他要是真的肯乖乖听话,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权力是个好东西,少有人能不去渴望,尤其是那些已经触碰过它,尝到了甜头的人。


        

对于他们而言,那是早已浸入骨髓的毒药,只会越陷越深,永远不会戒除。”


        

秦无忧回过,接着开口道:“我们分析问题往往会习惯将嫌疑锁定在受益者身上,可却忽略了一点,就是有谁没有受损?


        

此番西征兵败,秦家军损失惨重,百里也在我手里折了半数玄甲军,你晟风家此番领兵,虽未折损什么,但兵败就是兵败,终究难辞其咎,未免在朝堂之上有些束手。


        

哦,对了。还漏算了褚师然,他好像早已察觉了一切,巧妙避开了。或者说,本来也未将褚师家算进来。”


        

等秦无忧将所有推论讲完,晟风雪方才开口道:“你所言虽句句属实,但多是诡辩之言,难以取信于人。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既然是合作,双方都该盈利才对。我二弟这般作为,于他又有何好处?”


        

秦无忧面露笑意,多少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晟风雪后,开口道:“如果合作早就开始,晟风月现在所为只是回报的话,那一切便都说的通了。”


        

“回报?你什么意思?”


        

“十二年前我邪宗御虫谷被六大世家攻灭是何人在幕后指使?江湖上六大世家中,风岚山可凭一个玄门封号的天辰子稳居第一,可他长白岭又凭什么居于次座?闻人雨寒疾久治不愈又是为何?这些,可都是你家老二的手笔。”


        

“闻人雨的寒疾与我家二弟又有何关系?”


        

秦无忧笑语道:“问的好,我猜这就是那最关键的一环。闻人雨的寒疾可能就是他闻人杰与晟风月所缔结的盟约。至于当中细节,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空口无凭,叫我如何信你?”晟风雪冷声道。


        

秦无忧耸耸肩:“你爷爷要的是你家老二最近都在干些什么,又不要证据。再者言道,你们四大贵姓做事,什么时候讲过证据?


        

你只要把我说的都告诉他,那老家伙。。。老国公,老国公可以吧?他一定会信的。”


        

“告辞。”


        

晟风雪说过,便欲起身离去,再度被秦无忧叫住道:“等一下,难道将军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不成?”


        

“侯爷又想如何?”晟风雪停步,回首问道。


        

秦无忧笑语道:“我不想如何,只是将军想知道的,本候已经尽数告诉你了。可本候想知道的,将军难道就不想留下两句话吗?”


        

“本将记得并未与侯爷有过什么约定,没错吧?”晟风雪回问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应下道:“确实没有,我也只是想问问将军而已,就像将军您刚才问我一样。”


        

片刻后,晟风雪终是开口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十八年前,北洲消失的那三年时间。”秦无忧出言道。


        

“那不是你该碰的东西,也劝侯爷永远不要去碰,那很危险。”晟风雪沉声道。


        

“将军说,还是不说?”


        

晟风雪原地踌躇许久后,终是坐回原位,开口道:“十八年前厉朝亡国,宇王曾经与我四大贵姓密谈过。其实不光是宇王一人,当时的各大诸侯国都曾联系过我四大贵姓。”


        

“他们谈了什么?不,是你们谈了些什么?”


        

“争做四大贵姓的傀儡,谁能妥协足够让四大贵姓满意的代价?宇王最后获得了四大贵姓的支持,不然就算是秦帅也绝迹亡不了那气运未尽的厉朝。”


        

“像这种约定在那无边权力的诱惑下都是扯淡,没人会一直信守承诺的。”


        

“那又如何?厉朝九百载的累积尚不能动四大贵姓分毫,一个新朝又会有多少底蕴与四大贵姓抗衡?”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头应下后,再问道:“然后呢?你说的这些虽然足够昕秘,但不是我想要的。”


        

“这只是开始,跟着便是秦帅的出现。秦帅他被奉为军神,是唯一一位不与四大贵姓有半点妥协,还叫其无可奈何的存在。你可知这又是为什么?”


        

“父帅是人不是神,整个厉朝都做不到的事情,凭他自己绝迹做不到。”


        

晟风雪点了点头“没错,确实不是秦帅一人可为,秦帅背后还有一位至关重要的存在。若是没有他,也不会有秦家军的今天。”


        

“军师?”


        

晟风雪点头应下:“没错,就是秦家军军师——玲珑道长!”


        

“玲珑!?”秦无忧面上露出别有深意的笑意,自语道。


        

“侯爷难道也识得玲珑道长?”晟风雪反问道。


        

“或许真的认识也说不定,听说十二年前我就是被他叫醒的。关于我家军师,你又能告诉我什么?”秦无忧点头应下后,再问道。


        

“玲珑道长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的每次出现和消失四大贵姓都寻不到半点痕迹。关于玲珑道长,我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他与褚师家所守护的秘密有关,据闻褚师家的星术便是那玲珑道长所布。其余的,我便不得而知。”晟风雪回道。


        

秦无忧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后,朝晟风雪开口道:“将军可以继续了。”


        

“四大世家允准宇王入主启城的条件当中有一条便是要拿秦帅的性命以做交换。”


        

“宇王准了?”


        

晟风雪点头应下后,接着开口道:“一命换一朝,他为何不准?更何况又不是叫他亲自取来,只是叫他大开方便之门,真正下手的并不是他,而是由四大贵姓请来的审判王庭之人。


        

那日刚好是侯爷生辰,那次暗杀也是秦帅距离死亡最近的一回,可最终还是失败了。事后,四大贵姓都很有默契的选择谁都不再去提及此事,也默许了宇国替换了厉朝,玲珑道长也是在那次刺杀后彻底消失了。


        

再之后,宇国开朝修前朝史书,宇王便强行抹去了那三年时间,这当中有没有四大贵姓的授意,我并不知情。


        

只记得那次修史,司马氏族死都不肯妥协,险些因为此事被宇王灭了全族。最后还是褚师家出面,将太史令一职划到了天官府内,才保住他一族性命。


        

这便是我知道的关于那十八年前消失的三年时间所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