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三章邪魔外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花,已经出来的够久了,你到底想要去哪?”纵是征战沙场多年的晟风雪,此刻跟在一直在街上闲逛的小花身后亦受之不住,出言问道。


        

“谁叫你不给我带礼物回来?就连二哥他西征回来还知道送我一匹夜北马呢?”小花撒娇道。


        

“你又不会骑马,送了又有什么用?二弟他是在糊弄你的。”晟风雪直言道。


        

“那也比你两手空空强!我不管,你不给我带礼物,就必须陪我逛遍启城才行。”晟风花不依不饶道。


        

“小花,你先站住!


        

大哥今天还有事要办,下次再陪你一起好不好?”


        

看着小花听话停住,晟风雪终是长舒了一口气。只是还来不及高兴,小花便满脸笑意的蹦跳着走向身侧的府邸,玉手攥成粉拳,开始狂敲着府门。


        

来不及阻拦的晟风雪当看清府邸名姓时,急上前拽住小花,厉声道:“谁允许你与秦家人来往,现在就跟大哥回家去!”


        

挣脱不开晟风雪拽住自己的手后,小花开始死命拽住身后门环,朝认真起来的晟风雪撒泼道:“不回去,我才不要回去,死都不要回去!你快放手,我要去找无忧。”


        

“胡闹!一个女儿家这般当街撒泼,成何体统?再不起来,我便不客气了。”晟风雪露出怒意,训斥道。


        

“嗖!” 记住网址m.dzs5.com


        

话音刚落,不等晟风雪再度用力,一道七节紫竹便自其身后袭来,将晟风雪与小花强行分开两边。


        

“朋友,她说叫你放手,没听见吗?”身后四美随同的秦无忧,走近道。


        

晟风雪看着钉在不远处正化为紫气,那慢慢消失的七节紫竹,竟是让自己这初入人玄境的修为都为之忌惮下,祭出利剑的同时出言道:“你是何人,敢对本将出手?”


        

如此发问,不免让秦无忧有些意外。自己折腾了这么久,这启城里竟还有身着军职的人不认识自己?


        

看着有几分熟悉却又完全面生的脸孔,秦无忧回问道:“朋友,有些面生啊,新来的?”


        

晟风雪注视着秦无忧身后那将杀意锁定在自己身上,警告自己不要轻易出手的四美,沉声道:“虞美人?你是邪宗之人?”


        

“嗯哼。”


        

知道又是一个自以为是,不肯回答别人问题的家伙,秦无忧将目光转向一旁一脸花痴样看着自己的晟风花,问道:“他谁啊?干嘛的?”


        

“好帅啊!”


        

“额。。。”


        

“额。。。”


        

两声叹息近乎同时传出将晟风花叫醒后,晟风花眼珠转了转后,急跑向秦无忧身后,不管晟风雪的怒视,挽着秦无忧胳膊,告状道:“无忧,她欺负我!”


        

“放开。”


        

“放开!”


        

又是两道声音同时传出,秦无忧摆脱不开间,晟风雪手中带着怒意的剑气已经朝秦无忧掠来。


        

来不及多想,秦无忧急抱起小花,并引动玲珑步法抽身推开的同时,一股强烈异常的杀意突然锁定住自己。


        

杀意源头,晟风雪手中剑气肆虐,朝秦无忧爆喝道:“说了叫你放手,没听见吗?”


        

秦无忧手中六道紫竹连发,终是逼退晟风雪再度刺出的那一剑后,急朝晟风花问道:“他到底是谁?”


        

“我大哥晟风雪啊,你没发现他和风风长得很像吗?”一旁观战的晟风花随口道。


        

“我靠!你不早说?”


        

“好不容易有机会看你为我打架,干嘛要告诉你?”


        

“你。。。你赢了!”


        

剑气又至,且愈来愈快,不再给秦无忧半句开口的机会,将秦无忧逼离小花所在位置。


        

知道晟风雪不会善罢甘休,来不及多做后悔的秦无忧再度抽身推开剑气范围后驻足,在下一道剑气逼近自己的同时,嘴角微微上扬,手中凝出的紫竹挡住利剑的那一刻,藏在紫竹中的雷光立时朝晟风雪肆虐开来。


        

一瞬间的停滞,不待晟风雪反应过来,秦无忧已经出现在晟风雪背后,早已蓄力的重拳也落在晟风雪腰间,将其轰飞开去。


        

“耶!赢了,无忧赢了!”一旁被四美护持的小花高声欢呼道。


        

“姐姐!求您了,别再惹事了,成么?”秦无忧朝还在挑事的晟风花央求道。


        

终是收剑的晟风雪走近,朝秦无忧开口道:“小花说的没错,你赢了。刚刚若是你还能用那雷法偷袭,我不死也是重伤。”


        

“讲道理,本候这是光明正大的袭击,不是偷袭。”秦无忧纠正道。


        

“若非本将大意,你那雷法根本伤不到我。”晟风雪辩解道。


        

秦无忧耸耸肩:“左右话都被你一人说了,你开心就好。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带你妹离开吧。”


        

“既是秦帅府的侯爷,为何又与邪宗之人走的这般亲近?”晟风雪质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你这是在审问我吗?你家那晟风月与邪宗人走的比本候还要亲近,你怎么不去问他?”


        

提及晟风月,晟风雪立时认真起来,审视了秦无忧许久,方才开口道:“原来你就是三弟所说的不寻常之法。”


        

“不是,你误会了。”秦无忧果断否定道。


        

晟风雪却全然不顾,再度剑指秦无忧,冷声道:“说清楚,否则决不饶你!”


        

“威胁我?呵呵,你还不配!”话音未落,四美便飞身上前,将晟风雪围在当中。


        

见双方都认真起来,意识到事情不对的小花不再旁观,急上前朝秦无忧吼道:“秦无忧!他是我大哥,我不准你伤他。”


        

“我可没说要伤他,是他先威胁我的。你劝错人了,应该去和你大哥说。”秦无忧耸耸肩道。


        

“大哥,你干嘛?把剑先放下。” 晟风花转向大哥,说话间强把剑按了下来。


        

晟风雪依旧是语气不善道:“邪魔外道,为世人所不耻,人人得儿诛之。侯爷身为将门之后,这般行事,对得起秦帅英灵吗?”


        

“邪魔外道!?跨过我身后这道门,里面都是邪魔外道之人,本尊便是这邪魔外道的首尊,我倒要看你如何诛我!?”秦无忧全不退让道。


        

“就是!我也是虞美人,大哥你也要诛了我不成?”晟风花挺着那不大不小的胸脯,在秦无忧身旁帮腔道。


        

“一边去,别跟着起哄。”秦无忧朝小花开口道。


        

对于小花的胡闹,晟风雪全未放在心上,依旧盯着秦无忧,沉声道:“你自甘堕落,本将可以不管。但你必须告诉本将,邪宗与我二弟暗中到底有什么勾当?”


        

“你现在要是求我这个自甘堕落,人人得儿诛之的邪尊,本尊或许会告诉你也说不定。”秦无忧玩味道。


        

“本将为人光明磊落,绝不会屈尊于邪魔外道。你要什么,直说便是!”晟风雪不客气道。


        

秦无忧乐了,被面前义正言辞的晟风雪逗乐了,不禁笑语着感叹道:“你们晟风家的雪月风花还真是各有千秋,子子不同啊。”


        

“秦无忧,你别骂人。同不同意,给个痛快。”晟风雪朝着已经走向府门的秦无忧高声道


        

“你是要一直站在大街上聊下去,让全启城的人都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这么做你爷爷他同意吗?”


        

秦无忧说完,不等晟风雪回话,春夏秋冬四美便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将兄妹二人带了进去。


        

待晟风雪落座客厅,一口饮尽了虞美人奉上的热茶后,朝细品香茗的秦无忧冷声道:“人已经来了,茶也喝了,现在可以同我讲了吧?”


        

秦无忧无奈摇了摇头,放下手中茶杯后,方才开口道:“你家二公子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仇人。他一直以为我拿了他以为是他自己的东西。”


        

“叫我坐下来就是听你在这里绕嘴的吗?”晟风雪越发不爽起来。


        

秦无忧全不在意,不急不慢的继续着自己的说辞:“虽然与我无关,但他却与我邪宗叛逆有关。他曾经暗中助那无常鬼刺杀过我,这件事还是你们家老三告诉我的。”


        

“废话就不必多说了,请侯爷说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晟风雪开口道。


        

秦无忧习惯性的摇头叹气后,接着开口道:“后来伞下魂也飘进了启城,我本以为他也是你门家老二安排的,后来我又听说他是审判王庭的人。再之后我打伤了你家老二,他便安静了下来。”


        

不等秦无忧再说下去,晟风雪已然起身朝外走去。当其一只脚踏出客厅间,秦无忧再度开口道:“西征兵败晟风大公子听说过吧?可杨兴将军战死,我秦家军溃败的真正原因,不知道晟风大公子想不想坐下来听一听?”


        

晟风雪顿住,留在外面的一只脚没有收回,出口问道:“可与我二弟有关?”


        

“你说呢?他是三军主帅,关系撇得清吗?


        

你常年在外领兵,我秦家军的军风难道你不知道吗?莫说是杨兴将军战死,致全军溃败。就算是我父帅已经死了十二年之久,你见过秦家军败过吗!?”


        

“沙场之上变化莫测,谁也。。。”


        

不等晟风雪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我只问你一句,不管敌人是谁?我秦家军兵败,你信吗?”


        

许久,晟风雪终是摇了摇头,收回迈出的步子,坐回了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