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二章群英汇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害死秦家的真凶吗?连老夫都不清楚,他指向的又是谁?”闻人雨师用全然看不出半点态度的语气问道。


        

房间内压抑的氛围随着闻人雨师出口发问下消失,知道自己猜对了秦无忧的算计,晟风枫心下长舒了一口气后,接着用犹豫的语气开口道:“王上他说,是相国大人您。”


        

“我?。。。哈哈哈。。。”


        

闻人雨师朗声笑过后,再问道:“老夫倒是好奇宇王他是如何将我说成凶手的?”


        

“因为,气运。”


        

“前朝未尽之气运真的在那秦无忧身上?”闻人雨师发问道。


        

晟风枫很是果断的点头应下后,接着开口道:“关于此事,东山的那位厉千城已然证实。宇王正是借此发挥,将凶手的罪名诬赖到相国大人头上。


        

据宇王称,十八年前的改朝换代,宇王与您密约以气运换您携百官支持宇国。结果却反被秦帅保下了前朝遗族,从中得了气运。故而您怀恨在心,才起了杀心。”


        

“莫须有之罪,全凭他一人胡言乱语,有何证据?”闻人雨师沉声问道。


        

晟风枫跟着附和道:“老相国一身清廉,为社稷鞠躬尽瘁。枫也绝不相信这般说辞,当时便就同您一般出此发问。


        

结果也正如相国大人所料,宇王拿不出半点证据,叫秦侯爷去寻那东山的厉千城去问真假。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这不是玩赖嘛,您说。在这茫茫江湖寻一个绝不能再出现的人,比海中取针还要难如登天。


        

他宇王想挑起将相不和来维持王权至上,还想再赚一个前朝遗族,好事都让他一人占尽,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些。”


        

看着晟风枫一口气说完,讲到最后甚至义愤填膺起来,全然不考虑闻人雨师是否会相信自己这番说辞是真是假。


        

“老夫在此谢过枫儿替老夫仗义执言。只是老夫还有一事不明,这般昕秘,宇王他连那典月都留在了阁外,为何会将你留了下来?”闻人雨师安抚过晟风枫后,问道。


        

晟风枫故作沉思状道:“枫也不知,可能是知我与那小侯爷平日里走的近些,想将我门家也牵扯进来吧?”


        

“那枫儿你和那小侯爷走这么近又是为什么呢?”


        

对于闻人雨师的突然发问,晟风枫愣了片刻后,微笑回道:“想是相国大人误会了,枫之所以与那秦侯爷有些来往,全是因为要拆散他与我家小花的姻缘。您可能还不知道,小花她。。。”


        

“吱嘎。”


        

话未说完,房门便自外面被人打开。闻人杰走进,躬身道:“祖父,酒宴已经备好,可否开席?”


        

“带枫儿先过去,祖父有些事要交代昆儿。


        

对了,差人去问问雨儿,身体若是好些的话把他也叫上,你们这些小辈们应该时常多走动走动。”


        

“孙儿明白。”


        

闻人杰应下后朝一直立在一旁的闻人昆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后,带着假装客气的晟风枫离开了书阁。


        

“祖父想知道晟风枫与那小侯爷之言,你信己分?”等人离开,闻人雨师发问道。


        

闻人昆先施了一礼后,回道:“自龙图阁分开后,两人从未见过,除非两人早已商量妥当,不然不会说辞如此一致。”


        

“你是说宇王真的要挑起我们与秦帅府的隔阂?”


        

闻人昆点头应下:“恐怕不光我闻人一族,其他三家也在他算计之中。他想一统北洲之心昭然若揭,不过是一直在等待时机罢了。”


        

“去吧,祖父有些乏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闻人雨师挥手说完,不等闻人昆回礼,反又将其叫住,再问道:“昆儿,关于你父母之死,你好像从未问过,是吗?”


        

看着顿住的闻人昆,闻人雨师再度开口道:“不想说就不必说了,什么时候若是想知道了,尽管来问祖父便是。十八年前的事对外人不可说,对你,祖父绝不会有半点保留。”


        

“秦家和宇王那边,我们又该如何应对?”闻人昆直接以问题算作回答道。


        

闻人雨师笑语道:“眼下雨儿的寒疾更重要,那药神既然还在秦帅府便不能就此错过。至于此事,祖父会亲自处理的。”


        

“昆儿明白,昆儿告退。”


        

退出书阁的闻人昆朝守在门外的侍者问道:“雨儿他现在人在何处?”


        

“回昆公子,雨公子他随杰公子他们去阑珊苑了。杰公子走时。。。”


        

侍者话未说完,闻人昆便急奔阑珊苑而去。并在早已候在门外的虞美人引路下,走进众人所在包间之内。


        

包间内,除了自家那两兄弟和手摇折扇的晟风枫外,还有玄色着装的褚师然,一脸怒气的百里英雄,还有身后立身着四美的秦无忧各自作着自己的消遣。。


        

见闻人昆走进,闻人杰忙起身笑语着招呼道。“昆哥,你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


        

闻人昆见礼过后,走至闻人雨身前坐定。闻人杰方才朝众人开口道:“即是酒宴,人多方才热闹。在下不才,借秦兄之宝地将几位请来一聚,还。。。”


        

“闻人杰,你又要搞什么名堂?有话直说便是,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客套可讲。”


        

对于突然热络起来的闻人杰,众人心下皆是不解间,百里英雄先一步“不负众望”的站了出来。


        

“诶,英雄兄何必如此出口伤人?我等都是这启城年轻一辈英才,平日里本就该多多走动才是,吃顿便饭又有何不可?”闻人杰笑语道。


        

等闻人杰说完,秦无忧跟着微笑应下道:“你忽然联络感情我没意见,但这顿酒宴的银钱,不管你们谁都可以,必须得结清,概不赊账。”


        

“秦无忧,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玄甲军的仇还未与你清算,他日我百里英雄定当加倍奉还!”对打断自己的秦无忧,百里英雄怒吼道。


        

“你别乱叫,这挨得着吗?不想待你就起开,不过走时记得交钱,这顿饭我们AA。”秦无忧揉着耳朵道。


        

眼见一言不合便准备动手的百里英雄,晟风枫急将其按住,先一步道:“杰公子所言极是,我等本就是世交,时常来往,杯酒泯恩仇是应该的。”


        

“那你们吃饭也得给钱。”秦无忧插嘴道。


        

“你闭嘴!”


        

一旁沉默不语的褚师然也开口道:“记得我们上次这般相聚,还是那十二年前送秦帅落葬秦川之时,也是该聚一聚了。”


        

“我重开阑珊苑时,你们就是聚在一起对我出的手。”秦无忧再度插嘴道。


        

“你要是不会聊天,就别说话!”晟风枫再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耸耸肩,转朝闻人雨道:“雨公子,多日不见,寒疾可好些?”


        

“劳烦侯爷挂心了,雨还能撑上一阵子。”闻人雨不卑不亢的回道。


        

秦无忧点点头后,又转朝闻人昆问道:“宇王说闻人家就是害我秦家满门的凶手的事,你都告诉那老,老相国大人了?”


        

闻人昆只是点头以作回应后,便自顾自的喝着杯中美酒。


        

秦无忧全不在意,转朝众人道:“你们几家呢,什么态度?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我这杀父之仇是不是该多多帮忙才对?”


        

“侯爷打算如何?”褚师然问道。


        

秦无忧摇摇头:“当然得先弄清楚到底是谁干的?还是你们合起伙,一起干的。”


        

“那侯爷可信宇王之言,是我闻人家为了你身上的气运,才对整个秦家下的杀手?”闻人杰笑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现在的秦帅府,不管是你们哪家,或是王城里的那位,我都报不了仇。信与不信,重要吗?”


        

“在这启城,自身若没有足够实力,连生存都是问题,更别说报仇了。确实不甚重要。”闻人杰感慨道。


        

“所以你想说什么?”秦无忧回问道。


        

“不是我想说什么,是我闻人家要做什么。身为闻人家嫡孙,我闻人杰想说的,才是闻人家真正要做的。”闻人杰满是自信之语开口道。


        

“嗯嗯,谁让你命好,生下来就是未来家主呢.”看着一直沉默不语,全无表情的闻人昆两兄弟,秦无忧点头应下道。


        

“气运那虚无缥缈之说,我闻人家可以不要。秦兄要追查秦帅身死之谜,我闻人杰也愿倾力相助。”


        

“你要帮我?你爷爷他同意吗?”不给闻人杰说但是的机会,秦无忧便出言问道。


        

“我说过,我的话就是闻人家的决定。我说的没错吧,昆弟?”


        

看着闻人杰投来的目光,闻人昆回道:“外枝子弟,只听家主吩咐,不敢多言。”


        

闻人杰转向秦无忧:“秦兄可听见了?只要我坐上家主之位,他们都会听我之命令行事。”


        

秦无忧露出玩味笑意:“我好像终于听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了,你要做这北洲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