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十一章晟风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晟风府,书阁内。


        

长跪不起的晟风枫心下越发不爽起来,不住暗骂着秦无忧。晟风颥朔看在眼里,饮了口杯中热茶后,沉声道:“枫儿,你越发让祖父失望了。”


        

“枫儿知错,还请祖父责罚。”晟风枫施礼道。


        

“为何要同那小侯爷一起上楼去见宇王?”晟风颥朔质问道。


        

“祖父勿怪。枫儿也是被人选择,不得不去。”


        

“你应该知道你出现在那里到底意味着什么?”晟风颥朔沉声道。


        

晟风枫点头应下:“正因为枫儿清楚才不得不去,四大贵姓向来喜欢掌控一切,绝不会允许未知的危险出现在眼前。


        

一旦这种危险有可能出现,一定还是会像十八年前一样,采用肃杀的方式掩盖掉一切。届时宇王与秦家都难以幸免。真若如此,北洲这十八年来之不易的安宁就不复存在了!”


        

晟风颥朔暗叹了口气后,再问道:“要想维持这份安宁,让你所欲见之事不会发生,那便告诉祖父,他二人都说了什么?”


        

“关于十八年前那消失的三年时间。” 晟风枫正色道。


        

闻言,晟风颥朔面色立时阴沉下来,杀意顿生,自语道:“若真如此,怕是北洲将永无宁日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晟风枫急解释道:“祖父莫急,枫儿话还未说完。十八年前之事是没错,但不过只是牵扯到那厉千城与前朝遗事而已。枫儿虽不知那消失的三年时间到底隐瞒了什么,但绝不会是此事。”


        

听晟风枫将龙图阁所发生之事详尽讲述过后,晟风颥朔杀气方才消退,开口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该搅进此事之中。今你以介入,那其他三家定会将目光指向祖父,以寻一个万无一失。可光是你这份说辞,怕是难以维护这北洲安宁。关于这点你应该比祖父还要清楚才对。”


        

“祖父此言差矣!我晟风家行事,又何须去顾虑他人?”不等晟风枫回话,一道声音自门外传了进来。


        

闻声,晟风枫急转身喜道:“大哥!”


        

声落人至,一身军甲着身的男子自门外走进,朝晟风枫点头以作回应后,转向晟风颥朔施礼道:“雪儿见过祖父,给祖父请安。”


        

晟风颥朔微微点头回应后,朝晟风枫开口道:“你先下去吧,祖父有事要和你大哥商议。”


        

晟风枫想再说些什么,被祖父的目光阻住后便朝大哥偷瞄了一眼后,小心退出书阁外。


        

待房门再度紧闭,晟风颥朔方才朝晟风雪开口道:“一路劳顿,辛苦了,起来说话吧。”


        

晟风雪听命起身后,试问道:“不知祖父唤雪儿回来有何要事?”


        

对于满身军人性子,上来就直入主题,全无半点婉转之意的晟风雪,晟风颥朔满是无奈的暗叹了口气后,出言道:“祖父唤你回来,是有要事叫你去做。”


        

“可是关于那个秦家小侯爷吗?”晟风雪反问道。


        

晟风颥朔摇了摇头:“十八年前的事你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既然有可能会涉及到他们,祖父怎会叫你出手?祖父此番唤你回来是为了月儿。”


        

“二弟?二弟他。。。”


        

不等晟风雪说完,晟风颥朔便挥手打断道:“他什么事也没有,祖父叫你回来就是怕他生事,要你去看住他。还有,祖父想知道他都在和邪宗暗中勾结些什么?”


        

“邪宗?祖父是说二弟他和邪宗有所勾连?”晟风雪重复道。


        

晟风颥朔点头应下:“记住,此事除了祖父以外,不可告知任何人。明白吗?”


        

“雪儿领命!”晟风雪应下后,小心退出房间外。


        

“大哥,你怎么也回启城了?”一直没有离开的晟风枫,上前拦住晟风雪,出言问道。


        

晟风雪抬手阻住三弟之语后,开口道:“三弟不用再问了,我是什么都不会和你说的,你太聪明了。”


        

“大哥,你看你!怎么跟防贼似的防我?我们可是亲兄弟啊。”晟风枫笑语道。


        

晟风雪只是不语,晟风枫全不放弃的跟上,连续发问道:“大哥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可还要回北军中去?”


        

“全听祖父定夺。”


        

“大哥见过小花了没有?她可一直想着你呢?”


        

“刚刚回家,还不曾见。”


        

“你给小花带礼物回来了没有?若是没有,我猜小花定不饶你。”


        

“军中枯燥,来回又走的急,并不曾带。”


        

。。。。。。


        

。。。。。。


        

。。。。。。


        

“大哥这次回来是为了二哥和邪宗的事吧?祖父叫你做什么?”


        

“查出二弟和邪宗的勾。。。”


        

话说到一半,晟风雪方才意识到自己中了三弟的套路,急收声并朝晟风枫呵斥道:“老三,你又来套路大哥!祖父若是知道,又会罚我。”


        

“大哥放心,祖父早就料到我会知道的,他老人家也定然不会怪你的。


        

再者言到,若是没有我帮你,你能搞的定二哥吗?这里是启城,可不是军营,你的那一套在这里可是行不通的。”晟风枫笑语着劝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晟风雪终是出言问道。


        

见大哥被劝服,晟风枫面上露出笑意,手中折扇轻摆:“二哥他行事素来不同寻常,又在这启城经营了许久,想要不被他发现,寻常之法自是做不到的。”


        

“大哥是武人,不喜你这般绕弯子。”晟风雪出言道。


        

晟风枫收起折扇,左右看了看不见有人后,方才小声道:“小花这几日被祖父禁足在府中,大哥若是能带她出去逛逛,说不定就能找到行事之法?”


        

“胡闹!小花胡闹,你怎么也陪着她胡闹!祖父既然将她禁足,定是。。。”


        

不等大哥说完,晟风枫忙打断道:“这次还真不是小花的错,是祖父他太过谨慎了。


        

左右主意我以给你出过了,大哥若是信的过枫,定然会收到奇效。”


        

看着思量许久后,转朝小花所在房间而去的大哥,晟风枫摆着折扇,独自感慨道:“为了帮你,连我自家大哥我都肯套路了。秦无忧,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三公子不该叫大公子去见那秦无忧,结果于谁而言都不会是好事。”突然出现的天叔开口道。


        

“唉,没办法啊。不管如何,总会有人不开心的。虽然我说过绝不会介入此事,但我不帮他,谁还能帮他呢?


        

十八年前之事,能对他说的人本来就不多,这多半之人又不会如实相告。大哥他虽然知道的不多,但以大哥的秉性,他若肯相告,那便是真真的实言。”


        

晟风枫感慨过后,回问道:“您老不是从来不肯在府里露面吗,今日怎么出来了?”


        

“闻人家来人,请公子过府赴宴。”天叔回道。


        

“我四姓子弟虽有往来,但都一直墨守着成规,从不相互过府。今日竟能说动祖父同意我亲自去,那来人可是闻人昆?”晟风枫朝外走着,问道。


        

天叔摇了摇头:“是闻人昆的弟弟,闻人雨。”


        

晟风枫手中折扇敲着脑袋道:“倒把他给忘了,话说这两位难兄难弟之所以如今这般,好像也是尝了那十八年前的苦果吧?”


        

天叔不答,反是开口道:“闻人昆带人围了红秀坊,与秦无忧在坊内秘议了许久,想是与公子此去有关。”


        

“我刚刚帮了他,反过来却被他摆了一道!?不仁不义啊,我现在有点后悔帮他了。”


        

以走到府门处的晟风枫苦叹过后,面上重新换上笑意朝候在门外的闻人雨开口道:“呀!雨弟这白发生的好生风雅。”


        

“咳咳,枫三哥谬赞了。”站久了的闻人雨受不住寒疾之苦,咳了咳后,回道。


        

晟风枫看在眼里,急同闻人雨进入马车内,伴着一路寒暄,在扰的闻人雨最后只得以微笑频频应下间,两人方才回到闻人府。


        

随引路之人步入闻人雨师书阁内,感受着整个房间内慈蔼的氛围下藏着莫名的压抑间,晟风枫整理了下衣冠,上前施礼道:“晟风枫拜见相国大人。”


        

“枫儿不必拘礼,你我两家本就是世交。你又是晚辈,老夫自当多有照拂才是。”闻人雨师笑语道。


        

“长幼尊卑,祖父时常在耳边教诲,这礼数绝不可废。”晟风枫再度施礼回过。


        

百里雨师微笑回过后,再度开口道:“老夫今日引你过府,乃是有些杂事要与你家商议。”


        

“还请相国大人明示,枫虽做不得家人之主,但力之所及处定然全力以赴。”晟风枫回道。


        

闻人雨师摆了摆手,带着莫名笑意道:“老夫听闻昨日阁老在龙图阁授道,王上他亲自驾临,还曾和那秦小侯爷秘议了许久。当时你也在场,可有此事?”


        

晟风枫看了看一旁的闻人昆后,回道:“确有此事。”


        

“都说了什么?”


        

晟风枫故作沉吟了少顷,方才开口道:“讲了些关于十八年前消失了的旧事。除了厉,宇两朝的旧事外。还有。。。”晟风枫再度抬眼扫视了下书阁内二人后,开口道:“还有,关于秦帅身死的真凶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