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八十七章龙图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家老,您手怎么伤了?要不要紧?”晟风枫朝等候在府门前的家老关切道。


        

“不打紧,不过是前些时日出门替家主办了些小事时不小心划伤了。劳烦三公子挂念了。”家老躬身笑语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家老您,可是在等我?”晟风枫同样微笑回道。


        

家老点点头:“是家主他在等您。”


        

“他老人家生气了?”晟风枫试问道。


        

家老微微笑过:“三公子若是继续在这里与老奴闲聊下去的话,家主他一定会生气的。”


        

“嗯嗯,您说的太对了。”


        

随着家老引领,晟风枫出现在面色阴沉的晟风颥朔面前后,不等晟风颥朔开口,便主动跪地认错。


        

“每次你的认错态度倒是都很诚恳,可就是不肯悔改。”晟风颥朔冷声道。


        

“孙儿不敢,孙儿知错,请祖父责罚。”


        

“你还是帮他去龙图阁了。”不管晟风枫的虚伪之词,晟风颥朔语气不悦的直问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晟风枫点头应下:“褚师家那位已经给他指了路,就算孙儿不出手,他也一样做的到。既然我们改变不了,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关于那件事,你知道多少?”晟风颥朔再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孙儿一无所知。”


        

“你若想知道,祖父可以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晟风枫再度摇了摇头:“孙儿不需要知道,也绝不会再过问半字。”


        

晟风颥朔满意的点点头,再问道:“你二哥伤的很重,当时你也在场,为什么不出手帮忙?”


        

“不出手,就是在帮忙。”晟风枫回道。


        

“此番西征兵败,你以知道所有。祖父问你,是何人在幕后指使,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晟风颥朔问道。


        

提及此事,晟风枫面色亦凝重起来,回道:“这也是孙儿不解之处,今日之结果孙儿想不出会对哪一家有利,对秦帅府也是不痛不痒。所以孙儿想不出是何人所为?”


        

“是想不出,还是不想说与祖父听!?”晟风颥朔质问道。


        

不等晟风枫开口,晟风颥朔便接着说道:“你在怀疑你二哥,还是在怀疑祖父我?”


        

“祖父息怒,孙儿不敢!”


        

“你敢!而且你就是这么做的!”


        

晟风枫欲开口辩解,晟风颥朔再度打断道:“不必解释,祖父今日只是想告诉你,此事与我晟风家无关。不是祖父所为,更不是你二哥。去查吧,祖父也想知道结果。”


        

“孙儿明白,孙儿告退。”晟风枫再度施礼后,躬身退出书房。


        

待房门关闭,房间内只剩下晟风颥朔与家老二人后,晟风颥朔才再度开口道:“找人叫老大回来。”


        

“明白,老奴这就去办。”


        

家老应下后,没有急着离开,小声试问道:“您是不相信二公子?”


        

“敢背着我同邪宗的人来往,你叫我如何信他?”


        

“那您为何不叫三公子去做,难道您连三公子也不相信吗?”家老再问道。


        

晟风颥朔摇了摇头:“是他不相信我!这个老三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一套,如今越发不肯听管教了。”


        

“还不都是您放纵的,要不是您默许,三公子他什么都做不了。”家老从旁开口道。


        

“你,你个老东西!你也越发的不懂规矩了。”晟风颥朔教训过后,看着其手臂上的伤,问道:“那个福伯,什么来路,连你都不能全身而退?”


        

家老摇了摇头:“绝对不是军人,是个高手。”


        

“这我用你来告诉我吗!还有没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要我现在知道!”晟风颥朔佯装怒意道。


        

家老微笑回应道:“伞下魂此番出现在启城与二公子无关,与邪宗亦无关。”


        

“与邪宗无关?。。。审判王庭!”晟风颥朔沉吟间,猛然惊醒道。


        

见家老默认,晟风颥朔默默点了点头,自语道:“能从邪尊手上救活一只鬼,确实也只有他审判王庭能做的到了。”


        

“此事还有谁知道?”晟风颥朔再问道。


        

家老换上一副莫名表情,摇了摇头后,开口道:“我查到的是,安排伞下魂在启城落脚的人是——典月。”


        

“你能查到,那其他三家一定也能查到。这个宇王的野心是越来越大了啊。”晟风颥朔自语道。


        

“那我们怎么办?”


        

晟风颥朔摇了摇头:“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伞下魂的事,只做不知。


        

在雪儿回来之前,找人看好月儿和小花。至于风儿,任他胡闹便是。”


        

“可那位小侯爷去了龙图阁,以他的手段,早晚都会翻出十八年前旧事。到那时晟风家。。。”


        

不等家老说完,晟风颥朔便打断道:“十八年前的那桩旧事,可不止我一家参与其中。该着急的,还轮不到我们。”


        

。。。。。。


        

王城西,龙图阁。


        

褪去朝服的秦无忧一席青衫着身,在宣旨太监的引领下踏进了收藏着御制文集、各种典籍、图画、宝瑞之物的龙图阁内。


        

看着奋笔疾书与往来匆匆的一众执事与编撰,秦无忧试问道:“我也要和他们一样吗?”


        

“还不止。侯爷虽然身份尊贵,但有重罪在身。恐怕还不配做这执事之位?”一道熟悉的声音自阁内传出,闻人昆的身影跟着出现在秦无忧面前。


        

“我还以为你们家不打算出现了。”


        

“昆已经在此处等候侯爷很久了。”


        

秦无忧环视着龙图阁,微笑回应道:“连这些执事都做不了,那让我来龙图阁做什么?难不成是直阁?”


        

“侯爷玩笑了。这龙图阁内除了这每日辛苦的执事与编撰外,其下面可还有个待执的苦差等着侯爷上任。”闻人昆回道。


        

秦无忧耸耸肩,全无所谓的开口道:“我无所谓。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喜欢被人管束,乖乖听话更是不可能了。”


        

不等闻人昆回话,秦无忧先一步问道:“话说你那个弟弟——闻人雨的寒疾如何了?不会是年纪轻轻就已经发如暮雪了吧?”


        

“侯爷可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闻人昆面色冰冷道。


        

看着面色冰冷的闻人昆,秦无忧笑语回道:“看来我好像猜对了。唉,可惜了,多好的孩子啊,他好像是和我同岁吧?”


        

“你对我弟弟到底做了什么!?”闻人昆强压着怒意,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别紧张嘛,祸不及家人的道理我懂。你别忘了,这个江湖可是我把它翻起来的。”


        

“你要我做什么?”跳过所有多余步骤后,闻人昆直截了当的问道。


        

秦无忧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省心还不累。”


        

“但同时也很危险。”闻人昆算是威胁道。


        

“我不在乎,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危险。”秦无忧回过后,再问道:“你知道我来这里要要干什么,你可以妨碍我,也可以想办法来杀我,但不是现在!这就是你要做的。”


        

“我弟弟怎么办?”闻人昆反问道。


        

“那是你的弟弟,你反过来问我怎么办?”秦无忧说着,迈过挡在自己面前的闻人昆,朝龙图阁楼上走去。


        

“侯爷刚刚可是说过,祸不及家人。”盯着秦无忧的背影,闻人昆急道。


        

“急什么,人又死不了。回去告诉那老狐狸,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也是规矩,江湖规矩!”秦无忧一字一顿的将最后之语吐出。


        

登上二楼的秦无忧,不再管闻人昆是否还在,径直朝存放史籍典故的西阁楼而去。


        

“站住!”


        

秦无忧推门的最后一刻,一道声音自身后传来。不等秦无忧做出反应,一道强大的吸力便将秦无忧强行抓了回来。


        

急引动玲珑步法退到安全范围后,秦无忧回身看去,一位须发皆白,满是书生气的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眼前。


        

感觉不到老者的杀意,又不见福伯出现在自己身旁,知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后,秦无忧放下心来。先朝老者施了一礼,出言道:“老先生为何拦我?”


        

“你又为何要进去?”老者回道。


        

“找寻一道问题,一道藏在过去的问题。阁老也要拦我吗?”秦无忧朝老者回问道。


        

“你知道老夫?”


        

秦无忧点点头:“无忧来之前,晟风枫曾提醒过,这龙图阁里有一位以书破道且深藏不露的阁老不能去招惹,不过他没告诉我您老人家的名字。”


        

“你要进去看书?”


        

秦无忧点点头:“人言书中自有黄金屋,千种粟。哦,对了,还有颜如玉。所以我也想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看书可以,但你需拿到入此门的资格。”阁老回道。


        

“如何拿到?”


        

阁老回道:“得王上或天官府谕令,可进。官阶在学士以上,可进。”


        

“待执算不算学士以上官阶?”秦无忧试问道。


        

“官不入流,无阶无品,不可进。”阁老回绝道。


        

秦无忧习惯性叹了口气:“好嘛,又是不入流。敢问阁老,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破万卷书者,可进。”


        

“如何破法?”


        

阁老环顾四周后,指着福伯所在的大门处,开口道:“自登门开始,龙图阁内十万卷典籍读尽。我问你答,若无一疏漏,可进。”


        

“我书读的少,您别骗我,刚刚您明明说只有万卷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