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八十五章又一个厉千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老夫之名,你好像很惊讶?”拨开头上乱发,露出真面目的男子问道。


        

秦无忧恢复往日面色,回道:“无忧承袭父帅爵位后,在启城外一个叫东山的地方也见过一位自称是厉千城的人。后来我还救过那位厉老,不过他却反过来设计我一次。”


        

“是吗?看来你父帅还是履行了庇护我前朝遗族周全的诺言。”厉千城回过,接着讲道:“前朝早已覆灭,谁是厉千城,厉千城又是谁,以无关紧要了。借吾之名使王兄得活,也算是吾一场造化了。”


        

“王兄?外面的厉老是厉王!?”


        

见面前的厉千城默许,秦无忧好奇道:“具无忧所知,厉国覆灭之时,他不是随大厉王城一起葬身火海了吗?”


        

厉千城摇了摇头:“一个整日里荒淫无度,只知享乐的国君会有胆自杀以谢天下吗?我前朝九百载气运加持他一人之身,他若想偷生一点也不难。”


        

提及前朝气运,秦无忧干笑敷衍过去后,不及开口,厉千城便再度出言道:“你父帅未从军时,我与他便是至交好友,后你父帅为今日宇王效力,领兵覆灭我厉朝,兵围王城,才有了今日之结果。


        

十八年前我与你父帅曾在王城前留下最后一战,那一战无关王朝兴衰,只定生死之诺。他胜,我在此二十年不出。他败,我以性命换我一族余生平安无恙。”


        

秦无忧原来如此的点点头,跟着说道:“结果父帅赢了,您谨守承诺,以在此苦守了十八年,父帅则是弃了半壁江山,换前朝遗老无恙。


        

既然如此,父帅应该知晓外面的厉千城是假的,他为何。。。?”


        

“怎么不说下去了?”见秦无忧顿住,厉千城出言问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秦无忧耸耸肩,回道:“因为想明白外面的厉老为什么活的好好的了,所以没必要说下去了。无忧不想骗您,那前朝未尽之气运,现在好像是在我身上。”


        

“罢了,你父帅肯护我一族周全,这气运给你我无话可说。你还想知道什么,可以问下去了。”厉千城点头应下道。


        

轮到秦无忧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要问什么?我来见您是被别人安排的,没进来之前无忧一直以为外面的那位才是厉老。”


        

“谁?”


        

秦无忧想了想如实答道:“褚师家安排,宇王默许。至于他们想利用我查父帅之死以从中做点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又是四大贵姓吗?我厉朝亡国,我王兄虽有错,但也不过所占为三,可他四大贵姓却足足占了七分。”厉千城不爽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头后,再问道:“那关于我父帅之死,您能告诉晚辈多少?”


        

“你父帅身死之时我已在这天牢之内,我所知之事都是十八年前旧事,对你并无多少帮助。你该去找四大贵姓或是如今的宇王。”厉千城回道。


        

“有没有帮助要您老说过才能知道。”秦无忧笑语道。


        

厉千城凝视秦无忧许久,暗叹一口气后,出言问道:“你可知我厉朝如何灭国?成者王侯,败者寇。不知今日宇国史官对此如何落笔?”


        

秦无忧跟着摇了摇头,认真回道:“我也不知道,没人对我讲过,我也从未关心过。”


        

“我与你父帅最后一战前,我曾上过一次天官府。”


        

“又是天官府?” 男子刚欲开口,秦无忧便打断道。


        

对于秦无忧的打断,男子多少有些不爽的继续开口道:“天官与星使皆言我厉朝气运未尽,此战可胜。可我们还是输了,输掉了整个王朝。”


        

“因为四大贵姓?”


        

秦无忧刚刚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多嘴,急微笑回应后,厉千城方才接着陈述道:“不知宇王背着你父帅与四大贵姓暗中达成了什么协定,四大贵姓在关键时刻选择了旁观,才导致我厉朝覆灭。后来你父帅知道这一切后同我讲过,那一战虽得胜,但此非他所愿。”


        

“您之所言,绝对算得上昕秘了。也对,您的存在本身就是个昕秘。”见厉千城停住,秦无忧放心的打趣道。


        

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后,秦无忧有些尴尬的试问道:“除了此事,厉老可还有其他要告知于我?比如说我父帅还同您说了什么?您再好好想想,不着急的。”


        

厉千城冷眸怒视秦无忧一眼,随即便也释然:“你父帅确实与我聊了许多,不过时间太久了,早已尽数忘却了。


        

但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你父帅当时的表情很,很沮丧。是我与他相识以来从未见过的表情。当日我只是以为他因为被蒙骗,得了假胜才致其如此。如今想来,或许还另有隐情。”


        

“何时所见?”


        

“十二年前。后来我才从进来的死囚嘴里得知,你秦家在我二人见面不久后被。。。”


        

知厉千城为照顾自己情绪不再说下去,秦无忧露出笑意道:“不知厉老今后有何打算,随无忧回帅府可好?您与父帅有旧交,便是无忧长辈,等您死了由无忧为您戴孝送终。”


        

“与你父帅之约未到,老夫是不会离开的。更无需你来尽孝,老夫还没那么容易死。”厉千城回道。


        

“子承父业,父帅之约。。。”


        

不等秦无忧说完,厉千城出口打断道:“老夫做事还不需你这小辈指点,速速离去吧,我再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了。”


        

“晚辈先告辞了,待您出狱时,晚辈再来接您。”秦无忧施礼过后,便在福伯的搀扶下朝外而去。


        

“呦!没想到侯爷还能从那位的手里活着出来?听刚才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死定了呢?”像是候在天牢许久的晟风枫手摇折扇,看着出来的秦无忧,打趣道。


        

秦无忧拖着伤体,干笑道:“差一点就真的死了,还好我足够机智。”


        

秦无忧说话间,在关布祝的小心伺候下坐到晟风枫对面后,回问道:“来的挺快嘛,我还以为你要明天下朝才能来捞我出去呢。”


        

“命我主审你这案子的谕旨就在我家门口等我,看来王城里那位不想你和底下的那个存在独处太久。”晟风枫如实回道。


        

秦无忧回问道:“你们都知道他?”


        

晟风枫干笑两声,收起折扇的同时,起身回道:“我说过,在这启城没有秘密可言。走吧,该见的人侯爷已经见过了,枫先送您回府养伤。”


        

重新坐回马车之上的秦无忧朝同行的晟风枫问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为什么还允许东山的那位存在?”


        

晟风枫用手中折扇随意敲打着脑门的同时,回道:“谁知道呢?可能是秦帅的神鬼手段叫宇王无法下手,也可能是留着他对这启城某个人有用也说不定?管他呢,反正对谁都没坏处。”


        

见秦无忧不再开口,晟风枫接着说道:“不过如今看来有一点可以确定。”


        

“什么?”


        

“还不明显吗?有人想要侯爷掀开那些被人掩盖的往事,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只有等到故事结束才能知道了。”晟风枫说完,再问道:“侯爷接下来有何打算?”


        

“你说呢?”


        

“你确定?”


        

秦无忧点头应下后,笑语回道:“一直被人安排的明明白白,我难道还有其他选择吗?”


        

“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选择。”晟风枫回道。


        

“你真的很唠叨,难怪小花她烦你。”秦无忧无语道。


        

“不可能!小花是我带大的,她一直很尊敬我。秦无忧!你别以为小花喜欢你,你就可以把她从我这夺走,她是我亲妹!”晟风枫暴走道。


        

秦无忧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好好聊天,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晟风枫冷静下来,恢复情绪后,开口道:“想要继续查下去,你就必须收敛你的傲气,学会遵守规则。”


        

“我一直很规矩,是他们的规则有问题。”秦无忧耸耸肩道。


        

“呵呵。你说的我差点就信了。”


        

晟风枫没好气的说完,起身整理下衣衫,自马车上跳下并最后嘱咐道:“王上谕旨,明日会在朝会之上处理你的案子。届时还望侯爷守规矩,讲道理。剩下的我会妥善处理的。”


        

“你是不是忘了问我什么?”看着晟风枫欲离开,秦无忧发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我才不问呢,我早就说过了,关于雪月之迷的,我晟风枫一概不沾。”


        

“公子,你受伤了!何人所为,春花现在便带人去移平天牢。”自帅府内匆忙走出的春夏秋冬四美见秦无忧重伤之态,忙关切道。


        

“呃。。。”


        

晟风枫闻言,急引动脚下步法狂奔而走,生怕秦无忧随意一语将四美的杀意引到自己身上来。


        

目送晟风枫离开后,在四美的搀扶下回返房间的秦无忧朝一直跟在身旁的福伯开口道:“关于今天见到的厉老,您信几分?”


        

“虽是突然出现,但比东山的那位之言可信许多。”福伯回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 秦无忧点头道。


        

“公子早些调养身体吧,厉千城的那一指之力,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太过霸道了些。”


        

“确实不在我承受范围之内,不过没有厉老这分霸道之压,我同样也没办法掌控这一丝雷法。”


        

秦无忧说完,转移话题道:“一直没来得及问您,这次您出去可有什么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福伯点头应下,开口道:“晟风家的那个家老实力很强,不在我之下,公子日后碰见要绝对小心。”


        

“还有吗?”


        

“褚师家的秘密绝不简单。褚师素慎之所以从不抛头露面并不是他为人低调,而是他根本就出不去褚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