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八十三章入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算了,跟他秦无忧待久了的人都一个德行,问也问不出来。”久不见春夏秋冬四美回话后,晟风枫不耐烦道。


        

“至少告诉我福伯他老人家现在何处,总可以吧?”片刻后,晟风枫算是哀求的再问道。


        

四美相互对视一眼后,春花用眼神看向晟风月身后玄甲军所在,以算作回答下,晟风枫满是不可思议的顺着春花目光望去,眼见提枪冲锋的玄甲军后方大乱,人仰马翻,溃不成军下,纵是早有预料,依旧不可思议的自语呢喃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虞美人,杀!”


        

玄甲军出动的同一时间,晟风枫耳畔四美之音同时爆喝而出,随之而来的是身旁香风不住掠出,虞美人各个亮剑,直朝玄甲军与夜幽骑冲杀而上。


        

“天叔,传令夜幽骑,退!”看着已经开始的混战,晟风枫朝出现在身后的天叔开口道。


        

“撤走夜幽骑,二公子那边怎么办?”天叔试问道。


        

“不必担心,二哥那里我亲自去处理。切记,不得与虞美人冲突。就算是她们先出手,也要避让。”晟风枫嘱咐过后,也飞身而上。


        

突然出现的折扇打散了秦无忧刺向晟风月心口的紫竹,见晟风枫出手,秦无忧嘴角微微上扬,手中再度凝出紫竹,转朝晟风枫刺去。


        

“疯了!连我你也打!”抽身避开紫竹的突刺后,晟风枫不爽道。


        

“意外,意外。”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秦无忧嘴上说着抱歉,手中又是三道紫竹同发,锁定住晟风枫上中下三路。


        

“秦无忧,你大爷!”


        

躲闪不及下,以折扇硬接紫竹的晟风枫被逼退三步以外后,狠声骂道。


        

“误会,误会。”秦无忧再度敷衍道。


        

“我信了你个鬼!二哥,一起上,揍他!”


        

晟风枫说着,改守为攻,手中折扇辅助着晟风月的剑光,直朝秦无忧眉间点出。


        

秦无忧脚踩着玲珑步法,绕开晟风兄弟接连不断的攻势,与二人拉开距离的同时,手中凝成的七节紫竹如雨落一般朝晟风兄弟二人射出。


        

“躲什么?有本事别用你的玲珑步法。”晟风枫引动手中折扇格挡间,出言道。


        

“你要是别拿针扎我,我就不躲。”秦无忧笑语回道。


        

“这么拖延时间有意义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晟风枫替二哥挡下一道紫竹攻击的同时,问道。


        

不见秦无忧回答,依旧是不住出手袭扰间,晟风枫只得化出星玄针,引动全力劈下,将秦无忧震退后,方才收住身形。


        

晟风枫看着在福伯的主导下,已经被虞美人围攻的不剩多少的玄甲军,出言道:“不管你拖多久,他们都不会出现的。要是能来,他们就不会让你这般残杀玄甲军。”


        

“这是复仇,不是残杀。”秦无忧纠正道。


        

晟风枫犹豫了些许,还是开口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算了吧。他们终究是听命行事,非己之所愿,侯爷莫要再伤及无辜了。”


        

“我秦家军战死沙场之际,可有人站出来说一句算了?秦家军数万将士埋骨他乡,谁又来替他们说一句无辜,叫人罢手!”秦无忧回望启城方向,沉声回道。


        

“唉。”


        

晟风枫替玄甲军惋惜过后,再度开口道:“我二哥已经被你重伤,看在枫的薄面上,让他离开,可好?晟风府自会送上赔礼,以告慰秦家军枉死亡灵。而且败军之将,王上早晚都会降罪于我二哥。”


        

“老三!你在干什么?我晟风家男儿岂可如此卑微于人?”一旁晟风月狠声道。


        

“二哥息怒,枫回府自会向您请罚。二哥行军一路辛苦,还是先回府早些歇息吧。祖父他老人家也在等你回去复命呢。”晟风枫转朝晟风月安抚道。


        

秦无忧默许了还在叫嚣的晟风月被人带走后,手中凝出的紫竹甩手射出,叫停了对玄甲军的围杀。


        

秦无忧走近以不剩百人的玄甲军面前,透过其冰冷的玄铁重甲,与那满是杀意的冰冷目光对视下,沉声道:“记住我的样子,杀你玄甲军的人是我秦无忧!若想向我一样复仇,可千万别找错人!现在我给你们机会,让你们离开。”


        

沉寂了许久的杀意,终是在玄甲军收刀归鞘的同时隐忍了下来,缓缓在秦无忧身前拍马而过。


        

“枫代玄甲军谢过侯爷的不杀之恩。”目送玄甲军进城后,晟风枫从旁施礼道。


        

“你好像谢早了。”秦无忧看着刚刚离开的玄甲军又被一直旁观的褚师然带回来间,开口回道。


        

“他这又是哪一出?”晟风枫不解道。


        

恢复往日态度的秦无忧耸耸肩:“你猜?反正不是来替百里家收尸的。”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你还是带着你的虞美人离开此地的好。”晟风枫说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跟在玄甲军身后的背嵬军,回道:“你问问他们,同意我离开吗?”


        

“传王上谕旨,秦无忧上前领旨!”驻足在秦无忧身前的褚师然朗声道。


        

“呵呵。”


        

秦无忧干笑两声后,回道:“直接说事儿,大家都挺忙的。”


        

褚师然很是配合的收起谕旨,开口道:“侯爷您屡屡犯上,目无王法,今又无故残杀我宇国军士,罪不容恕。奉宇王命,擒拿侯爷与福伯二人,羁押候审。”


        

“唰!”


        

“候审”二字一出,虞美人齐身上前,挡在秦无忧身前。


        

秦无忧微微笑了笑,分开护在自己身前的虞美人后,朝褚师然笑语道:“你确定要拿我?”


        

“王命难违,还请侯爷配合。”褚师然回道。


        

秦无忧点点头,笑语道:“我要是不配合你,又怎样?”


        

“褫夺爵位,秦家上下以叛国罪论处。”褚师然全不退让的回道。


        

“虞美人上下听命,护送公子回府!”


        

冬雪沉声喝令过后,不待虞美人有所动作,秦无忧便先一步按下,朝走近自己的福伯道:“父帅的爵位不能丢,得麻烦您老随无忧走一趟了。”


        

“公子不可!”春夏秋冬四美同时出言劝阻道。


        

秦无忧微笑回道:“无妨,还要麻烦四位姐姐照看好家里与阑珊苑。要是有人不轨,记下来,等我出去后弄他。”


        

“虞美人遵命。可是公子,您。。。”


        

不等春花说下去,秦无忧便转朝褚师然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天牢。”


        

秦无忧点点头:“带路吧。”


        

随着褚师然的引路,当秦无忧驻足在高墙通天,只留一上书“天牢”二字的厚重铁门前,不免感叹道:“蛮有气势的嘛,比你们褚师府的大门强多了。”


        

“时候不早了,请侯爷早点入内休息。”褚师然全不在乎的回道。


        

“吱。。。”


        

拉长的开门之音传出,铁门自里面被人拉开,官兵列队而出,停在褚师然身前。


        

秦无忧目睹着褚师然朝那带队之人耳语了几句,便转身离开后,自己便也不做过多逗留,同福伯一起主动走进天牢。


        

“头儿,这位爷什么情况?不带枷锁,还这么自觉?”看着秦无忧如此随意,天牢守卫满是不解的问道。


        

被唤作头儿的男子一脸吃了屎的表情,不客气的回道:“哪儿那么多废话!你们都给我记好了,从现在开始,刚才进去的那位就是我们天牢所有人的亲爹!谁要是敢惹他。。。”


        

守卫长官话未说完,秦无忧的声音便打断道:“管事的呢,还不出来见过本候?”


        

闻声,守卫长忙快步跟上,并躬身回道:“下官在,给侯爷请安了。”


        

“叫什么名字?”秦无忧问道。


        

守卫长满脸笑意回道:“下官是这天牢的守卫长——关布祝,侯爷暂住天牢的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下官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名字不错,挺合适这里的。”秦无忧点头应下后,接着开口道:“去准备间最好的牢房出来,给福伯他老人家休息。”


        

“看侯爷您说的,折煞下官了。您大驾光临天牢,怎么能让您住牢房呢?你二位稍候片刻,下官这就叫人去腾两间上房出来。”关布祝谄媚道。


        

秦无忧很是满意的点头应下后,关布祝试着小心开口道:“侯爷,您看时候还早。现在是准备用膳,还是带您四处参观参观?”


        

“你先告诉我,褚师然那货都跟你说什么了?”秦无忧摆摆手后,问道。


        

关布祝忙摇了摇头:“回侯爷,太尉大人他除了告诉了下官您的身份外,其余的什么都没说。”


        

秦无忧点头应下后,吩咐道:“去把天牢内所有犯人名册拿来给我看,死了的我也要。”


        

“侯爷是要找什么人吗?下官可以为您代劳。这天牢历年来所关押犯人多不胜数,您找起来怕是太过麻烦了些。”


        

秦无忧点点头:“有道理,本候确实不喜欢麻烦。你先告诉我,若按典法规矩,本候该被羁押于何处?”


        

“内个。。。回侯爷,若是按照典律,您有爵位在身,就算是降罪也是禁足府内,不该收押于天牢。所以。。。”关布祝沉吟了少许后,如实回道。


        

“哦,是嘛?”


        

秦无忧别有深意的自语过后,再朝关布祝开口道:“我要见一个人,你带我去见他。”


        

“您是要见谁?”


        

秦无忧摇了摇头:“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找人是你的事,我只要求尽快见到他。”


        

关布祝满是为难的点头应下了许久,突然想道:“回侯爷,这天牢里有一位怪人或许您有兴趣见一见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