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八十二章拦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漫天紫气弥漫整个秦帅府内院,紫气源头,秦无忧卧房内,六根七节紫竹悬浮在盘膝而坐,五心朝天的秦无忧身前。


        

当第七根七节紫竹生出的下一刻,额头渐露汗珠的秦无忧睁开双眼,指尖流转下七根紫竹便很是乖巧的顺意而动,流转在房间之内。


        

“嗡!”


        

如此结果,还不待秦无忧面上露出笑意,七根紫竹便随着秦无忧额间滴落的汗珠一起化成紫雾,消失在卧房内。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擦了擦额间的汗珠,引动紫瞳心眼内视全无动静的天道规则上那淡淡紫气缭绕的七节紫竹,无奈道:“七根已经是现在的极限了吗,不知道靠这第二道功法,能不能从那百鬼夜行下活下来?”


        

“吱嘎。”


        

开门声响起,一身邋遢,不修边幅的药神走进,很是满意的赞叹道:“不错,不错。虽然武道不济,修为一无是处。但能另辟蹊径走到如此地步,单是这份悟性,就配做我药神的徒儿。”


        

“你还没走呢?总赖在我帅府干什么?”秦无忧没好气的开口道。


        

“住口!不得对为师无礼!”


        

药神训斥之语未落,一道紫竹便以朝药神射来。被药神抬手间轻易化解后,怒道:“尊师重道不懂吗?竟敢对为师出手,信不信我现在就毒死你?”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凭我现在的实力与破境强者比如何?”不顾药神的训斥,秦无忧出言问道。


        

药神很是满意的回道:“单论实力,勉强不过顶流九品之境,离破境还遥遥无期。不过以你的聪慧,若是拼死的话,应该能与人玄境巅峰一教高下,但为师不能保证你能活下来。


        

但你若肯拜入老夫门下,假以时日莫说是破镜修为,就算是那玄门封号也定将有你一席之地。”


        

“你可入玄门了?”秦无忧不合时宜的问道。


        

“咳咳,老夫一心救死扶伤,岂会在乎那玄门封号的虚名?”


        

“呵呵。”


        

秦无忧干笑过后,再问道:“你到底干嘛来了?”


        

提及正事,药神也不再自持长者身份,正色道:“被你派去西梁的那两个女娃回来了,吵着要见你。老夫担心她们误了你修习,就先进来看看情况。”


        

“我闭关了多久?”秦无忧问道。


        

“再过半个时辰,刚好十五日。不过半月时间,你就领悟出。。。你给我站住!为师话还没说完呢,不许走。没礼貌!”


        

抛下药神,快步走出房间的秦无忧先一步上前按住欲见礼的春花秋月后,先一步开口道:“此次代无忧西去,二位姐姐一路辛苦了。”


        

“为公子分忧乃我虞美人分内之事,公子客气了。”春花回道。


        

“情况如何?”


        

“如公子所料不差,西梁公主早以将秦家军遗体妥善安置。桓宏将军也以自西梁公主手里接回秦家军遗体,现正送往秦川归葬。此番西行,并未发生战事。”


        

秦无忧点头应下后,再问道:“军情如何?”


        

“西梁大军不战自退,将青沙关让了出来。宇,梁两国各自罢兵,恢复战前状态。晟风月也已经班师回朝了。按脚程算,不日便到。”


        

“梁珺瑶可有话同我说?”


        

春花点点头:“关于杨兴将军之死,珺瑶公主称是有外力作祟,非是两军所为。”


        

“遗体你可有看过,有什么发现吗?”


        

“查过了。依春花判断,乃是毒杀,不过非是人为之毒。”春花回道。


        

“不是人为?”


        

秦无忧自语着思索过后,再问道:“是长白岭?还是龙渊禅院出现的那帮神秘人?”


        

春花摇了摇头:“从死状看,两方势力都做的到。虞美人已经开始暗中调查长白一脉所有弟子行踪了,至于龙渊禅院那帮人,自邪王舍利事件后,他们就像消失了一般,虞美人找不到半点踪迹。”


        

“福伯回来了没有?”秦无忧再问。


        

春花秋月同时摇了摇头:“不曾见到。”


        

秦无忧不再多问,朝外走去的同时,开口道:“叫芊芊去陪夫人,不管谁找她,都不得离开帅府。


        

阑珊苑今日停业,叫夏蝉冬雪带上所有能打的虞美人,随我去西门迎接我西征大军。”


        

“虞美人领命。”


        

秦帅府,阑珊苑依秦无忧之命而动,那些俯视启城的存在也近乎同一时间将目光放在那些莺莺燕燕,眼神中却着藏杀意的虞美人之上。


        

启城西门不远处一座茶楼内,手摇折扇的晟风枫听完身后天叔自西梁带回的消息后,看着自街上走过的虞美人,与当中的秦无忧对视的同时,朝天叔问道:“祖父那边有什么动作是我不知道的吗?”


        

“夜幽骑昨日便以出城,家老随行。”天叔回道。


        

晟风枫应下后,再问道:“您说杨兴将军的死是长白岭,还是那群神秘人所为?”


        

天叔摇了摇头:“老夫不知。不过不管是哪方所为,都绕不开启城里的存在。”


        

“你可找到了当中的联系?”晟风枫再问道。


        

天叔顺着晟风枫的目光朝对街处一身玄色着装的褚师然看去,出言道:“去青沙关暗中查访的人里好像没有发现褚师家有任何动作。”


        

“没有动作?是他不关心,还是他早就已经知道了所有,根本不需要做出动作。”晟风枫暗自沉吟过后,感叹道:“祈祷不是我二哥所为吧,不然事情就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还有,跟在小侯爷身边的那个福伯不见了,我感应不到他的存在。”天叔接着开口道。


        

“知道,已经消失了半个多月了。我动用了所有手段也没能找到他,不知道被他秦无忧派到何处去了?天叔,如果换作是您的话,可做的到?”


        

“七日。以老夫对三公子的了解,最多七日,七日后老夫也不敢保证不被三公子找到。”天叔思虑过后,如实回道。


        

“那如果是家老呢,他比福伯又如何?”晟风枫再问。


        

天叔摇了摇头:“家老从未出过手,老夫也不得而知。三公子是怀疑福伯去拦截家老他们了?”


        

“恐怕不止家老,他秦无忧敢把虞美人都带来,那就说明绝不会有其他人出现在此了。”晟风枫言罢,收起手中折扇,飞身朝秦无忧而去。


        

“怎么不藏了,我还以为你不下来了呢?”秦无忧朝走近的晟风枫笑语道。


        

“小花让我来的,待会儿好给你收拾烂摊子。”晟风枫没好气的说完,看着面前没有城门的西门,晟风枫再度开口道:“被伞下魂打的挺惨的嘛,我启城的西大门都被你撞没了,不疼么?”


        

“你二哥那我绝不会放过他的,一会儿你多帮帮他,我正好也让你试试这种感觉。”秦无忧笑语道。


        

“真的不能息事宁人吗?不管是何人所为,秦家的损失,我晟风枫愿尽数担下。”晟风枫试着问道。


        

没有听到秦无忧的回答,又看着远处扬起的漫天烟尘和身前射出的三道七节紫竹。晟风枫暗暗叹了口气,退至一旁,静观其变。


        

“轰!”


        

漫天紫雾在不远处炸开,一道剑光自当中划出,破开紫雾的下一瞬间,晟风月那透着邪意的面孔出现在了秦无忧眼前。


        

“在下不才,让侯爷您久等了。不过还能在此见到侯爷,倒是让在下有些意外。”晟风月微笑道。


        

“你当真以为随便叫两只鬼来就能收了我吗?既然我还没死,那我秦家军的血债就必须有人加倍还回来。”秦无忧认真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战场牺牲在所难免,连王上都尚未下罪诏,秦侯爷就来向本将兴师问罪。你配吗?”晟风月笑问道。


        

“你的这些废话,就是给我最后的回答吗?”秦无忧不答反问道。


        

“如你所见。”晟风月全不在乎的开口道。


        

“二。。。哥。。。”


        

一旁满是急色的晟风枫,口中“哥”字还未吐出,周身弥漫紫气的秦无忧已然随着其脱手而出的紫竹冲杀而上,与晟风月战在一起。


        

看着面前不过眨眼之间已是十数回合的对碰难分胜负下,晟风枫不禁有些意外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都这么厉害了?我怎么不知道?”


        

“四位美人,你们猜他们两个谁会赢?”晟风枫笑语道。


        

“这好像不是枫三公子现在该关注的重点。我们家公子此番孤注一掷制造出的麻烦,后续还望枫三公子能出面解决。”春花沉声回道。


        

“唉,终于有人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要是你们家公子也懂得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我会省心许多。


        

你们在他身边做事,为什么不提醒一下他,由着他胡来?”晟风枫一副遇见知音的语气开口道。


        

“虞美人只负责。。。”


        

“虞美人只负责待在你们家公子身边,听他行事,负责他平安无虞对吧?”晟风枫没好气的打断过后,看着面前的战局,出言道:“我二哥不是他秦无忧的对手,再这么打下去秦无忧一定会赢。


        

在秦无忧赢之前,玄甲军和夜幽骑都会出手救主,到时候你们虞美人也不会袖手旁观,接下来便是一场混战。


        

这些我想的到,你们家公子也想的到。虞美人实力虽然深不可测,但玄甲军和夜幽骑同样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真要是打起来,届时胜负还未可知?


        

所以他一定还留了什么后手,你们必须告诉我!要保证你们家公子无事,就绝不能死太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