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八十一章态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会是你叫伞下魂来启城阴我的吧?”秦无忧带着笑意朝晟风枫回问道。


        

“别闹!连邪宗都搞不定的人,我哪有那个本事请的动?再说,若真是我安排的,你早就已经死在西门了。”晟风枫没好气的开口道。


        

对于晟风枫的回答,秦无忧不去过多在意,将整个阑珊苑看了一遍后,再度开口道:“还有没有要与本候竞买天衣之人?若是没有,还请诸位尽快离开!”


        

虞美人应声自四面而出,朝依旧不愿离开的众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强制肃清了阑珊苑后,秦无忧随意寻了个位置坐下,朝闻人杰笑语道:“你应该知道,只要有我在,天衣你就拿不走。看来上次打的你太轻,不长记性。”


        

“上次是本公子一时大意,着了你的道!这次本公子定将上次的账一起讨还回来!”闻人杰冷声道。


        

不等秦无忧回话,百里英雄先一步气急败坏道:“你做梦!天衣是小花的,谁想染指就是和我百里英雄手中铁枪过不去!”


        

“一边玩你的铁枪去,这儿没你事,别裹乱!”


        

晟风枫全不客气的说完,不给百里英雄还嘴的机会,转朝闻人杰开口道:“杰公子,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回府去吧。如今的启城,走夜路不安全。”


        

“枫三公子好意,杰心领了。只是我与他秦无忧不共戴天,早晚都要清算干净。本公子又怎会留着他养虎为患呢?”闻人杰满是杀意的目光盯着秦无忧的同时,朝晟风枫回道。


        

“你别拦着他,让他接着浪。我看他还能怎么作死?”秦无忧也满是惬意的朝晟风枫开口道。


        

“作死?哈哈哈,本公子倒是要看看,今天是谁能笑着走出这阑珊苑!?” 记住网址m.dzs5.com


        

听着闻人杰近乎歇斯底里的嘶吼之音,晟风枫心下不住摇头,暗自叹气后强拉着还在不住叫嚣的百里英雄退至一旁。


        

“在你临死前,本公子想知道你把我困在此处三天,到底想要做什么?”恢复了冷静的闻人杰出言道。


        

秦无忧不免意外的看了闻人杰一眼,眼珠转了转,回道:“本来以为你只是个没用的废物,没想到你还是个有点脑子的,没用废物。”


        

“你在红秀坊待了一日,这不世出的天衣就好巧不巧的出现了,又是在秦家军败报传回启城的时候。傻子都知道你要干什么?本公子之所以肯来,就是来看看你是如何自取灭亡的?”闻人杰眼神中满是自信的开口道。


        

“不错,差不多全猜对了。我把你这个闻人家的嫡孙放在这里三天,不过只是想知道你们闻人家会有什么动作?”


        

听秦无忧说完,闻人杰冷笑回道:“祖父既然默许我来此,就绝不会中了你的算计。”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头应下:“没错,只要你们想,连闻人昆那兄弟俩都能拆了我的招,更别说闻人雨师那个老狐狸了,不然我也不会提前来这见你。


        

当朝国相与邪宗叛逆暗中勾结,意图谋害我大宇帝国护国军候。说实话,我想到了所有可能的状况,就是没想到你们会这么做。”


        

“可笑,我堂堂闻人家怎会与邪宗宵小为伍?”


        

闻人杰不屑之语立时引来阑珊苑内所有虞美人的仇视目光,秦无忧一笑置之后,再问道:“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你们做了什么?”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我闻人家有嫡孙,秦帅府同样也有个掌上明珠在。”闻人杰笑的越来越冷。


        

“你做的到吗?”秦无忧不再玩笑,眼神露出杀意,质问道。


        

轮到闻人杰气定神闲,笑语回道:“若是在秦帅府,我确实做不到。可在启城便不好说了。难道在座的各位没发现天衣出世的这等盛况少了个声音出现吗?”


        

“小花!”


        

“闻人杰,你。。。!”


        

晟风枫与百里英雄近乎同时起身朝闻人杰警告道。


        

“近日听闻城南的姻缘庙突显异兆,这城中不少男女都慕名往之。二位大可放心,小花和芊芊两位姑娘现在很安全,一切还在状况之外。不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要看侯爷您了。”


        

“哐!”


        

木门撞碎之音在闻人杰话音落下后跟着传出,门外百里英雄的声音跟着传了出来:“闻人杰!小花若是有半点闪失,本将定会带玄甲军踏平你闻人府!”


        

百里英雄余音消失后,秦无忧才朝闻人杰开口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彼此彼此。”闻人杰很是满意的回道。


        

“很好,你想要什么?”


        

享受着秦无忧吃瘪的表情,闻人杰很是得意的暗爽过后,方才开口道:“侯爷放心,本公子虽然平日里傲慢纨绔了些,但还没到杀人嗜血的程度,不会要侯爷偿命的。”


        

“你也得做的到才行。”秦无忧全不客气的回道。


        

闻人杰全不在意的再度开口道:“本公子要的很简单,天衣——落霞归我,这阑珊苑就当是本公子为今日之事赔罪于侯爷。从此你我二人的恩怨日后一笔勾销,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听起来很公平,我好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只是一件天衣就让杰公子不惜得罪离开的那两位吗?”秦无忧笑语着问道。


        

“没错,就是一件天衣。只要是本公子想要的,就一定要弄到手,不在乎会得罪谁?”闻人杰点头应下道。


        

“天衣不日便会有专人送到闻人府上。夏蝉冬雪,送客!”


        

闻人杰不再多说,朝冷着脸的秦无忧略一施礼后,便在夏蝉冬雪的“护送”下离开阑珊苑而去。


        

“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大意,弄丢了你的落霞。”秦无忧朝走进的青衣开口道。


        

“能在这启城生存下来的人没有善类,不过各自伪装的方式不同而已。现在察觉还不算太晚,到时记得替我把天衣拿回来就好。”青衣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算是自语道:“他不是来夺天衣的,他是来表露态度的。以纨绔子弟的身份隐藏了这么久,却突然来向我表露态度,你猜他要干什么?”


        

“那是你要考虑的事情,我不关心。”青衣回过,接着开口道:“你要我盯着闻人昆的行踪,算是有些发现,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哦?”


        

“闻人昆去了趟天官府。”青衣回道。


        

不见秦无忧再回话后,青衣主动问道:“听说你遇到了伞下魂?”


        

秦无忧收起思绪,笑语道:“连你也知道他,那家伙还真是不简单啊?还好我足够机智,不然我现在已经死了。”


        

“伞下魂只是个开始而已,邪王舍利在你手上一天,你就永远不会安宁。除了邪宗外,还会有除魔卫道的假意正派之人也会来找你麻烦。”青衣回道。


        

“他闻人昆去了天官府,今日就来了个司马世来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说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


        

对于秦无忧的转移话题,青衣很是配合的开口道:“天官府不会因为四大贵姓而出面,他们给你选择,只能说明你现在的选择很不明智。”


        

秦无忧点点头:“晟风枫他和你说的也差不多,看来好像是我一意孤行,执迷不悟了。”


        

“记得叫人来红秀坊取落霞。”知道秦无忧选择后,准备离开的青衣突然顿住,不忘回身问道:“福伯呢,怎么不在你身边?”


        

“哦,有些事情我做不来,只好麻烦他老人家辛苦一趟了。”秦无忧笑语着。


        

“从今日起,福伯若不在你身边绝不可再走夜路,明白吗?”青衣语气不容拒绝道。


        

“百鬼夜行很厉害吗?连你都这么说。”秦无忧好奇道。


        

“传闻伞下魂为了给一个女人报仇欲屠一座城,此事还惊动了那剑道巅峰的玄门封号——广成子。”


        

“然后呢,他做到了?”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等广成子提剑从那座死城里出来的时候只留下了四个字——百鬼夜行。”


        

“为一人而屠一城?倒是个性情中人,我好像开始有点喜欢上他了。”秦无忧笑语着。


        

“可他要杀你。”


        

“嗯哼。”


        

秦无忧耸耸肩:“要杀我的人很多,已经习惯了。”说到此处,秦无忧突然醒悟,玩味道:“闻人杰今天说了一句话,他说闻人家不屑与邪宗为舞。”


        

“所以呢?”


        

“他是来告诉我此事与他无关,所以他应该早就知道伞下魂会来找我麻烦。无常鬼刚被夫人‘劝’离,就来了个伞下魂。无常鬼在启城有晟风月想帮,可晟风月现在远在青沙关,你说伞下魂来启城,他会去找谁呢?”


        

“你打算怎么办?”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后,起身活动了活动:“当然是快意泯恩仇,风流付潇洒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说对我来讲,时间太过漫长了些,我不喜欢。”


        

“你为秦家军报仇乃身为人子分内之事,就算前路是万丈深渊,我亦不会拦你。可那伞下魂是你的无妄之灾,你若胡来,我绝不允许。”


        

“好的,都听你的。”